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节 斩敌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节斩敌

    血神道一方可不仅仅是傻眼那么简单,他们更多的而是恐惧,在他们的心中,自己的主事人那就是在半步道主级的无敌存在,可是这样的强者竟然不是刑天的对手,而且还不只是不是对手那么简单,更是被对方一招就给搞定了,这让他们难以接受,要知道在他们的原本想法之中刑天可是有伤在身,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可是现在这一切却在他们的眼前发生了,他们错误地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轻低了刑天,他们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走,快走,我们不是刑天这个混蛋的对手!”血神道的这尊强者强行压制住自己身上的伤势,连连后退着,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借助着被刑天轰飞出去的劲道,竟然直接朝后方逃去,生怕自己晚一步会被刑天这个疯狂的敌人给斩杀在这里。

    “现在想走,晚了,给老子留下来吧!”刑天冷笑一声,整个人如同大鹏展翅一样,冲霄而起,然后对着正在疯狂逃窜的敌人便是一脚猛然践踏了下去。

    “嘭!”的一声巨响,血神道的这尊半步道主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身体瞬间在虚空之中崩裂,化为一片血雾,瞬息之间就被刑天给打得神形俱灭,死得是不能再死了。

    “混蛋,我们所得到的信息都是假的,刑天这个疯子真得只是一尊纪元之主吗,不是说他的力量都来源于道器吗,现在这混蛋仅仅只是用肉身的力量就直接灭杀了一尊巅峰的半步道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们都被刑天这个混蛋给算计了不成,这根本就是针对我们的一个局,一个要将我们毁灭的局不成?”诸多血神道的半步道主心中疯狂在在呐喊着,他们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毕竟这一切太超出他们的想象。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们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太自大了,合力来围杀刑天根本没有做完全的准备,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番围杀会不会失手,没有考虑到失败的情况之下该如何化解危机,正是因为他们的自大,他们的狂妄,所以他们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让一尊半步道主就这样殒落在这里。

    刑天的强大那是有着一定的原因,而最大的责任却在血神道自己的身上,要知道这尊半步道主一点都不比刑天之前所灭杀的血修罗弱,若是他之前做了完全的准备,根本不可能被刑天一击重伤,更不可能在两击之下落得一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好恐怖的攻击,好凶残的刑天,我们都小看刑天这个疯子了,还好有血神道这些半步道主挡在前面,要不然我们在没有任何防范的情况之上冒然与刑天这个疯狂之徒对战那也得身死魂消!”隐藏在暗中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诸多半步道主一个个心中则是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来,之前他们虽然也都听说过刑天的战绩,但是他们都并没有放在心上,而现在不同了,当他们亲眼看到了血神道的惨境后,一个个都不得不重视起刑天来。

    立威,刑天这两击灭杀了一尊半步道主的强者直接在所有人面前立威了,让所有想打他主意的敌人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毕竟一尊半步道主的死亡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恐惧,为之不安,这样一尊凶徒若不能够有十足的把握将其斩杀,任何大教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刑天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已经有了道主级。

    “扮猪吃老虎,或许我们都被刑天这个疯子给耍了,这混蛋根本不是纪元之主,而是一尊道主,也只有道主方才有这样的能力能够用如此短暂的时间灭杀一尊半步道主的高手!”

    被刑天这疯狂的一击所震骇之后,那些隐藏在暗中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半步道主一个个相互交流起来,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自信的神色,转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凝重。

    异域的强者此刻也为之震骇,有人更是忍不住说道:“诸位道友现在事情已经很明确了,看来我们用不着继续再停留在这里,要不然一但被永恒天朝的那些混蛋给发现了,只怕我样都难以撤退了,要知道这样一场疯狂的对决只怕早已经震动了整个永恒天朝,对于小辈那些混蛋不会有什么举动,但是对我们他们可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了!”

    此言一落,隐藏在暗中的诸多异域半步道主一个个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番话虽然说中了他们的担忧,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不战而逃的决定,毕竟对他们来说一味地逃避是难以让自己的修为有所增强的,而会让他们的修为出现倒退,影响到自己的心神!

    “再等一等,或许我们还会有机会的,那刑天虽然很凶残,但是血神道却有着数尊半步道主,就算是用人海战术也能够与刑天拼个两败俱伤,到了这一步我不相信那些血神道的半步道主真得会不战而逃,他们丢不起这个人,血神道不可能承受这样的压力,要知道这里可是有着不少的小辈,一但血神道真得这么做了,那他们再也没有办法在长生界之中立足了,这可会动摇他们在长生界的根基,会让他们的名声扫地!”

    不得不说,这些异域的半步道主也够贪婪了,明知道自身有可能会陷入到危机之中,但是依然想要冒险,两败俱伤真得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吗?他们太自以为是了,要知道事情会瞬息万变,特别是这样凶残的对决那更是如此,最重要的是他们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担忧,一个个都将精力放在了刑天的身上,没有注决到被刑天所斩杀的那尊半步道主还有那些殒落在这里的纪元之主的鲜血正被界域战场所吸收,整个界域战场在发生着淡淡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