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节 记仇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节记仇

    坑杀所有人,这是刑天的目标,不过刑天的算计虽好,但还是出现了一点点的意外,因为有很多半步道主的强者并没有出现在这传承之塔外,不过若是能够将这被围的强者全部坑杀,对刑天来说也是好事一件,要知道在这些人的身上可都有着一件本命道器,那怕是牺牲这尊傀儡真身,只要能够得到一件道器,对刑天来说也是值得地,理会何况这些人的身上都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宝物,要不然他们也没有底气来夺远古的传承。

    沉默是金,刑天的傀儡分身没有在意地神教那尊道主的吼声,也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毕竟这些人在刑天看来都是死人,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很难活着从葬龙渊中脱身,不说外围那不知多少的巨龙,就仅仅只是要自己眼前这头混沌祖龙也足以横扫一切。

    虽然现在看起来这头混沌祖龙只是与眼前这尊道主打了一个旗鼓相当,但是刑天明白这都只是假象,一但等这头混沌祖龙做好一切安排,那将是在场所有人的死期,之所以会出现眼前这样的局面,完全是因为自己打乱了对方的算计,导致着对方的计划出现了问题。

    别看眼下自己看起来很安全,龙族没有向自己动手,但是刑天心中却明白,一但等对方完全一切准备,这些龙族同样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毕竟自己夺取了一条葬龙渊的龙脉!

    “刑天,你这混蛋在干什么,还不出手与我合力灭杀这头骨龙,你以为这头骨龙会放过你吗,等本道主殒落,它就会对你痛下杀手的!”接连大战之下,地神教的那尊道主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毕竟他先前与刑天对战了一番,本源消耗了一些,现在面对这样一头恐怖的混沌祖龙也有一些力不从心,所以他想要拉刑天下手。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虽然这尊道主说得没有错,可是刑天却不会出手,因为刑天在打对方本命道器的主意,而且刑天也不认为自己出手就能够真得合力灭杀这头混沌祖龙,若是真得能够成功,刑天怎么可能会不动手,一尊道主的身价再多,也没有这一头混沌祖龙的骨骼重要,要知道这可是一头永恒级的混沌祖龙之骨,价值之大那会让所有长生界的强者为之疯狂,只可惜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一点。

    “哼,你把老子当成是傻子不成,就算灭了这头骨龙又如何,老子早已经得罪你们地神教,等这头骨龙殒落之时,只怕就是你们这些混蛋与老子翻脸之时吧,老子可不会傻得为你这混蛋挡灾,而且老子觉得你若是死了那才是最大的好事!”刑天不屑地冷笑着说道,那眼睛之中流露出无尽的杀意来,而他的这番话一出,也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骇。

    “疯子,刑天这个混蛋就是一个疯子,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混蛋还如此记仇,难道这个混蛋就不知道自己也面临着死亡的危机吗?”所有人的心中都在痛骂着刑天,可是骂也没有用,刑天是铁了心要这么做,因为他们这些人都是刑天眼中的肥肉,是刑天眼中的猎物。

    “这个疯了太记仇了,遇到他真不知道是我们的幸运还是悲哀,早知道会出现这样的麻烦,真不该参与到这场探宝之行!”很多人的心中都不由地生出了一丝淡淡的悔意,一丝苦闷的心情自他们内心之中产生,这些人不知不觉之间被那头正在大战的混沌祖龙所影响了,正一步一步陷入到那头混沌祖龙为他们所准备的杀局之中。

    不仅仅是这些道主受到了混沌祖龙的暗算,在这一瞬间,刑天的傀儡真身也受到暗算,又是一道无形的力量侵入到刑天傀儡真身的识海之中,只可惜这仅仅只是刑天的傀儡真身,任是这无形的力量再怎么入侵,都不会影响到刑天本尊,更不会夺取到这尊傀儡真身的掌控权,混沌祖龙这样的攻击,只会给刑天提醒危险的到来,让刑天提前做好准备!

    “哼,这头混沌祖龙还真是阴险狡诈,竟然再一次侵入傀儡真身的识海,难道说自己的举动引起了这头混蛋的怀疑?”刑天的心中则是有了一丝淡淡的压力,一但自己的傀儡分身被怀疑,那对刑天接下来的大计划可是会造成巨大的影响,这可不是刑天所愿意看到的,而偏偏现在刑天却无力改变这一切,放弃傀真身,那会危机到本尊,这是刑天不能够接受的。

    当刑天陷入到犹豫之时,在传承之塔外的那些半步道主一个个也同样陷入到了犹豫之中,无论是地神教的强者,还是其他势和与散修,他们都面临着一个选择,是继续前进去救援,还是就此转身撤退出葬龙渊,离开这个凶险之地。

    夺取远古传承,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半步道主还有这样的念头了,毕竟当整个葬龙渊之中的巨龙从沉睡之中清醒过来时,他们都明白大势已去,想要得到远古传承的唯一希望皆都在那些道主身上,若是他们失手,以他们这些半步道主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勉强而为那也只是在自取灭亡罢了,而让他们转身离开,同样也不容易,毕竟那里面陷落的可是他们的长辈,是他们宗门之中的顶级战力,若是全军覆灭,对任何宗门来说都将是巨大的打击。

    “诸位道友,我们现在是进还是退,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毕竟这不是一个人所能够做出的决定!”一道声音在地神教的那些强者之中响起,而开口之人正是地神教的副教主,虽然他是副教主,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却不敢自作主张,因为他承受不起那份后果,要知道那陷入到绝境之中的可是门派的太上长老,他们身后都有着一大批弟子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