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七章节 修罗魔煞
    第二千三百零七章节修罗魔煞

    “刑罚之雷,天雷动!”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冰湖的上方响起,那虚空之中的玉盘在这一刹那间凝聚成实体,散发出闪耀的金光,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耀眼,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被刺激的不由地闭上了眼睛,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随即席卷而来,就连刑天在这一瞬间都无法完全化解掉这恐怖的冲击力,不由地向后急退。

    沉闷的雷声夹杂着阵阵的怒吼声,直震得天翻地覆,风云色变,整个天星宫都在颤抖,没有人会想到天星宫器灵的杀手锏会如此的厉害,甚至连那些曾经身为天星宫一员的永恒强者也没有想到,毕竟他们都经过远古的那一场血战,都明白在那一战之后天星宫破损到什么程度,在这样恐怖的破损之下天星宫的器灵还能够发私家车出如此恐怖的一击,这让他们如何能不震惊,也让他们对天星宫的器灵有了一丝恐惧!

    当刑罚之雷落下的一瞬间时,刑天突然觉得身上一轻,仿佛是压制自己的力量消失了,而就这时只听那群无上道主之中有人大叫喊道:“诸位道友,禁锢我们的力量消散啦!”

    听到此言,刑天往四下一看,发现很多无上道主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狂喜为,而许多道主的脸上也都露出了一丝喜色,看样子他们都与刑天有着相同的经,都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或许他们之前并没有感受到自身的战力受损,可是这一刻他们很多人都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都明白这变化的因果,所以他们都为之高兴起来,毕竟现在的局势可很不妙,在这个时候自身越是强大,越能够有一线生机,这如何能不让他们兴奋。

    当然,可不仅仅是刑天这些人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就是木轩这样的永恒之主也有着同样的感受,天星宫器灵的这一击虽然霸道无比,可是消耗了大量的本源之力,让天星宫的规则之力再也无法禁锢众人的力量,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

    不过并非是所有人都因此而兴奋,对于那些弱者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可不期待有这样的变化,这会让他们的处境变得更加凶险,也让他们会失去更多的机缘。

    天星宫的规则之力被削弱了,这意味着天星宫的世界用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关闭,他们将会被排斥出去,再也没有机会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大机缘,若是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都将不会再有同样的机会,所以他们的心中则是苦闷无比。

    不管是高兴也好,失落也罢,这都已经成为了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这一切,他们都只能够默默地承受这一切的变化,只能够想办法来化解这场变化对自身的冲击。

    刑天虽然后退的很及时,可是毕竟他站在了明面之上,那怕是有木轩站在前面抵挡了大半的冲击,可是他依然脸色惨白,谁让他的境界还是比较弱小,那怕是意志再坚定,肉身再强大,所能够承受的冲击力并不强,谁让这场大战的境界太高了,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够承受的范围,能够保证自身没有因此而受到重创,能够全身而退,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恢复了一下自己的气血,刑天有些不安地向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木轩开口问道:“木师兄,那魔头被这刑罚之协彻底毁灭了吗?”

    木轩摇了摇头,目光紧盯着那刑罚之雷轰击的中心说道:“不知道,那魔头的神通可不一般,而且是远古那一战之中被禁锢的永恒之主魔化而成的魔头,想要一击轰杀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这一击下,他就算是不死也会受伤,也就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了。”

    随着木轩的话语落下,那冲击波所造成的震荡渐渐平息下来,那些裹着血煞魔雾的魔物几乎被刑天罚之雷全部杀光,冰湖之上满地都是碎骨烂肉,而那冰湖正中央的洞口也比先前大出一倍都不止,黑沉沉的洞口里冒着缕缕黑烟,虚空之上的血煞似乎也黯淡了许多。

    就在这时,木轩的脸色突然为之变色,急声大吼道:“所有人快全力防身!”这番话犹如霹雳一般响亮,这是木轩是用全力在大吼,周围的生灵在听到这番喝声时,立即全力祭起自己的护身至宝,没有任何人敢于马虎大意,谁都明白能够让木轩这样的强者都如此紧张,那绝对不是小事,而是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大事。

    在木轩的语音刚刚落下没多久,整个冰湖四周突然变成一片血红色,除了少数几位强者的神识强大之外,还能够有所察看周围的情况,而其他的人什么也看不到,在他们的神识与视线之中周围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阻挡,让他们一无所知。

    这时,木轩的神色也是很紧张,震惊地说道:“这是修罗魔煞!这个大魔头修的是修罗魔煞,这下我们的麻烦大了,我们都被天星宫的器灵给暗算了,这个混蛋明明知道冰湖之中镇压的是这么一尊修罗,却故意放出来让我们来与他一起承担,这个混蛋把所有人都级算计了,真是够阴险毒辣的,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殒落于此!”

    连木轩都如此紧张,可想而知这修罗魔煞的恐怖,这完全不是一般道主所能够抵挡的,甚至是那些无上道主若是没有强大的护身道器,只怕也是只有死路一条,可以说天星宫的器灵太阴毒了,完全是没有将那些道主与无上道主的生死放在心上,对他来说只要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那怕是死再多的道主与无上道主都算不了什么。

    愤怒,在这一刻刑天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愤怒,可是他却明白自己再怎么愤怒都没有用,自己根本就奈何天星宫器灵不得,所以只能够忍下这口恶气,这就是弱者的悲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