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节 炮灰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节炮灰

    怎么办,突然之间发生了如此的惊变,整个部落都为之震惊,先前那份高兴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转而起之的是无尽的担忧,若是不能够阻挡住凶兽的步伐,那整个部落都将陷入危机之中,甚至会有灭顶之灾!在这一刻,甚至很多人的心中都不由地怀疑起来先前的杀意对决是不是凶兽王者所故意布下的陷阱,为得就是化解部落的警惕性,然后能够出其不意,直接撕开部落在大河的防御,打部落一个措手不及。

    要知道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很多,就连刑天都有这样的念头,毕竟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就算是刑天也没有想到过,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刑天并没有急着去救援自己手下的那些兄弟,而是带着山泉向黄三首领的驻地而去,这一切需要黄三这位首领来做决定。

    当然,刑天的心中也有私心,甚至是山泉都有私心,要不然山泉也不会独自跑回来向刑天报告,他们都明白一但凶兽大军过河了,以他们那些防御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若是非要与凶兽大军来一场正面对抗,那绝对是有死无生,这样的蠢事山泉不会做,而刑天更是不会做,没有人会傻得自己去送死,更何况无论是刑天还有山泉,都没有真心融入到这部落之中。

    若是黄三部落坚持不住,抵挡不住凶兽大军的冲击,在最后时刻,刑天也好,山泉也罢都会舍弃部落,而独自去逃命,不会与那部落之人一样誓死抵抗到底。

    在看到刑天与山泉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之时,黄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沉的神色,沉声说道:“你们二人不去前方抵挡凶兽的冲击,到我这里来做什么,难不成你们两个想要偷懒吗,要知道现在部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你们身为道武那就要承担起责任来!”

    黄三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神情被刑天看在了眼中,这让原本就对部落没有归心的刑天心中更加有所警惕,而对这可笑的大道理,刑天淡然一笑说道:“首领非是我们想要偷懒,而是现在大河岸边的局势已经十分凶险了,我们两人无法做主,需要你来做出决定,是撤还是继续抵挡,若是还要继续与凶兽对抗下去,那我们需要援兵!”

    想要让刑天与山泉为部落牺牲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援兵,刑天与山泉都不会再前去大河,不会与凶兽对决,或许在黄三部落之中他们两人还有点力量,但是这点力量在凶兽群面前那根本不值一提,对方一个冲锋之下,他们两人就有可能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做为部落的首领,黄三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出刑天这番话中所蕴涵的意思,若是他非要对刑天与山泉下死命令,非要逼这两人前去大河与凶兽做生死对决,那结果只有一个,会直接逼反这两尊道武,若在平常时期,黄三并不担心这一点,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黄三却不敢这么做,那对整个部落来说将会是灭顶之灾。

    黄三的神色一变,淡然说道:“你们不用担心大河的情况了,我已经下令他们撤回,现在我们要依靠部落的防御与兽潮对抗了,你们快点到前面收拢自己的队伍吧!”

    在看到黄三这突然的转变之时,刑天不由为之一怔,不过很快则清醒过来,而此时他的心情则变得更加沉重起来,之前刑天的心中对黄三这位部落首领还有一丝好感,而现在这丝好感则荡然无存了,先前刑天就怀疑对方要拿自己做当箭片,做炮灰,而现在他更加确定这一点,不过现在并不是自己与黄三翻脸的时候,所以这一切刑天只能够忍下来!

    只见刑天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首领,我们这就前去收拢队伍,希望他们撤下来的还及时,没有受到敌人毁灭性的打击,能够为部落保留一点点的元气!”

    说着,刑天没有再与黄三这位部落首领再说什么,直接拉着山泉便离开了黄三,快速地向部落的外面掠去,当离开黄三很远之后,山泉则是忍不住地沉声说道:“刑天兄弟,这部落征召我们这些道武果然没安好心,原本以他们邀请我们加入,会对我们有所不同,看来那不过只是做表面功夫罢了,最终还是把我们当炮灰!”

    刑天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还好我们有所准备,要不然真得被当成炮灰一样给牺牲了,不过现在也好,若是局势能够稳定下来,那我们就继续帮助部落与凶兽对抗下去,一但事情发生变化,一但部落陷入到绝境之中,那也就怪不得我们无情了!”

    虽然刑天并没有说出最后的话语,不过山泉却明白刑天的用意,到了事不可为的时候,自然要与部落一刀两断,毕竟不是他们对不起部落,而是部落太阴险了,要拿他们做炮灰,如此以来也就怪不得他们心狠手辣,怪不得他们过河拆桥。

    对于前方的队伍,刑天与山泉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以仅仅数百人的力量想要抵挡来自于凶兽那成千上万的大军冲击,那是不可能没有损伤,所以刑天与山泉虽然在前进,但是速度并不快,而当他们越是靠近部落的城墙之时,那疯狂的杀戮声音越是响亮。

    正如黄三所说得那样,他已经下令部落大军撤回,依靠部落的城墙来与凶兽对抗,在刑天的神识感应之中,他原本所指挥的队伍已经是被彻底打残了,而部落城墙之外也再也没有人了,所有的部落大军都已经撤退回城中。

    看到一切之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忖道:“好一个黄三,真是好手段,好心机啊,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让部落战士回到城中,若是之前没有一个完善的计划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看来你还是在防备着我们这些人,你既然不仁,那也就休怪我刑天不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