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节 炼药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节炼药

    对于刑天来说缺少成长的时间,而对于总工少来说同样也缺少休养生息的时间,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与自己部落相接的那几个部落能不能够在这场兽潮之下保全,一但他们失手,对于部落来说那后果可是严重的,部落将继续承受兽潮的冲击,这不是大家所愿意看到的,可是偏偏这又由不得他们来决定,所以只要兽潮还没有全面结束,部落就一直有危险,想要化解危险,想要在兽潮之中保全自身,那只有不断地壮大自身。

    对于部落的那些强者来说,想要加快部落休养生息的时间是困难的,毕竟他们想要提升自身的力量并不容易,而刑天则不同,对于部落来说是一大困难,但在刑天眼中却并非如此,部落之中没有什么高明的炼丹师,但对刑天来说则算不了什么,别看洪荒的境界没有这远古战场高,但是洪荒的传承那是完整的,而刑天则掌握了完整的传承,之前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队长,刑天自然不会拿出这些传承,来壮大自己的小队,免得被部落的首领给盯上,而现在不同了,身为部落的首领,刑天则可以借助着自身所掌握的传承来壮大部落的力量,让整个部落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在刑天的一声令下,部落战士所收集到的凶兽都被集中起来,不是刑天想要独吞这些战利品,而是刑天想要用这些凶兽来炼制宝药,用来为部落战士炼体而用的宝药,对于门路落的战士来说,他们走得是原始大道,肉身的强弱对他们十分重要,而他们不同于刑天,这并非是传承之上的问题,而是体质之上的,那怕是刑天现在传授他们强大的炼体之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所以只有这宝药方才有机会让部落的实力在更短的时间内更进一步。

    偌大的营帐空空荡荡,刑天随便找了块干净石墩盘膝而坐,而在他身前是血腥味扑鼻,堆着两座小山一般的凶兽尸体,在手边放着几个粗陶罐子,里头转满了暗红色,带有丝丝煞气的血液,这些兽血全都是来自于眼前这些凶兽,是刑天用自己的手法提炼出来的本源之血。

    刑天的手指一直都放在陶罐边缘,不时伸指在暗红血液之中沾了沾,紧闭双目用心地体味着凶兽之中的细微变化。用他自身那敏锐的气机感应着陶罐之中的暗红血液,在他的感应之中这些凶兽之血,犹如一团熊熊火光,带着一种异样的炽烈气息显眼之极。

    “真是好东西啊,没有想到凶兽所提纯的本源之血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能量,不得不说部落的那些人都浪费了大好的材料!”仔细体味着暗红鲜血的丝毫变化,同时手上一根细细银针在暗红血液中点了点,放在鼻子前轻轻一闻,刑天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之色。

    提炼出来的本源凶兽之血中的药力之强,实在出乎了刑天的意料之外。刑天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意外之举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此时在他的眼神中闪烁起一道光芒,看样子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然后突然哈哈大笑挺身而起,大步流星地出了营帐。

    刑天加入部落也有一段时间,对部落驻地附近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很多野生的宝药都有所掌握,虽然部落之外还有凶兽大军的存在,不过这些凶兽却困不住刑天,独自一人离开部落小半日后,刑天的手上多了许多不寻常的草药,如果有识货的人在此,就可看出这些草木都是药性浓郁的宝药,只可惜部落之人却是少有人懂。

    其实,刑天原本用不着出部落去采集这些宝药,在他的内世界之中这样的宝药那是应有尽有,只不过刑天并不想要让部落的人知晓自身的秘密,所以独自离开部落去采集这些宝药,免得暴露了自身的秘密,毕竟有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所以方才会危及到自己的性命,若是自身内世界之必暴露了,刑天相信那怕自己是部落中的一员,也会被很多人给盯上,成为别人眼中的猎物,让自己置身于无尽的危险之中。

    当刑天回到部落之后,召集了一队战士,而这一小队战士被他支使得团团转,又是砍树当场拼装木桶,又是引火烧水,等到泛着淡淡木香之味的木桶送入营帐,水也已经烧开。待战士们一桶桶将木桶用滚水装满,就被刑天毫不客气赶了出去,并被告戒没有他的吩咐不许乱闯,否则后果自负,待营帐只剩他一人,随手将经过处理的草木药材,按照顺序还有时间和火候,一点一点扔进滚烫的沸水之中。

    不过一时半刻的工夫,处理过的草木草药在滚烫的沸水中化开,将清澈的沸水染成绿油油一片,一股让人心神舒畅的草木清香扑鼻而至。让人闻上一口,便立即感觉到头脑清明、神轻气爽,体内气血轻轻一震,全身的窍都不由自主地打开了,开始吞吐起那丝丝精纯之极的元气,壮大自身的体魄,增强肉身的力量。

    稍微感受到了一下这宝药的气息后,刑天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远古战场果然非同一般。这里生长的宝药都药性十足,那怕是与自己内世界之中的宝物也不相上下,由此可见这方世界的天地元气有多恐怖,要知道刑天内世界之中的宝药那可都是有意培育出来的,而这远古战场世界的宝药却是野生野长,并没有受到过外力的培育。

    待到宝药彻底化开之后,刑天抄起放在角落的陶罐,将里头的那些本源凶兽之血毫不犹豫倾倒了进去。顿时,简陋营房血腥味弥漫刺鼻之极,木桶里绿油油的沸水迅速变了颜色,先是绿红相交,之后不知发生了何等变化,竟是逐渐变成了血红色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