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四章节 杀威棒
    第二千四百七十四章节杀威棒

    “首领,这可不是小事,我们不得不防啊,对方在这个时候突然到访,只怕是来意不善……”山泉闻言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则有些茫然起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毕竟在他的心中对黄土大部落本部依然有着一丝淡淡的恐惧,那黄土大部落的威严已经深入到了这偏远地区所有部落文明之人的心里,那怕是如今武部落无比的强大,但是在山泉他们的心中依然对黄土大部落有所恐惧,所以他的心情自然有所焦急不安。

    只是,山泉错了,如今他所处环境已经与以往不同了,如今的武部落虽然还没有黄土大部落强大,但是却有了自保的能力,更何况武部落已经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中落,根本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最重要的是做为部落的首领,刑天自始至终老师没有过于担忧。

    “刑天首领,你好大的架子啊!”当刑天带着山泉缓步走到议事大殿旁的偏殿时,迎面就撞上了黄土大部落本部而来的使者那阴阳怪气的怒声讥讽。

    “大胆,你不过只是区区一使者,也敢在首领大人跟前如此放肆?”无需刑天开口,跟随在侧的山泉当即脸色大变,瞪起一双铜铃大眼,毫不客气厉声呵斥:“还不速速向首领道歉,看在你是黄土大部落本部使者的面子上不跟你一般计较!”

    “道歉,做梦去吧,刑天你有这个资格吗?你们这小小的部落也配让我道歉!”那使者满脸张狂,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看向刑天的目光中满是愤怒与挑衅,丝毫没有将刑天还有武部落的诸多强者当成是一回事,仿佛是无视了众人的存在一样。

    “无知的混蛋,你这是在找死!”山泉怒吼着,所谓主辱臣死,虽然他没听过这个说法,可此时他的心中却是有着同样的感觉,愤怒外加滔天不爽,脚下前跨身形一闪,瞬间跨越十丈距离来到那狂妄使者跟前,不管不顾暴烈一拳轰出。

    “哈哈哈,我们谁找死还不一定呢,就让我好好领教你这狗腿子的能耐,让你明白在这整个区域之中是谁在做主!”那使者猖狂地大笑着,浑身气势大开如狂涛巨浪塞起阵阵狂风,冲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一头狂野乱法倒竖而起,周身战意冲霄而起挥拳与山泉战了起来。

    能够被黄土大道武派出来当使者,此人自然是有两下子,虽然现在山泉的实力有了明显的提升,但与此人相比还是明显弱了一筹,双方对战之下,还是有所不敌,一击之下不由地被敌人那恐怖的力量给重伤,高大身躯犹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阁下好胆,这是来砸场子的么?你真以为这里是黄土部落吗?”刹那之间,刑天眼中精光闪烁,冷哼一声踏步前行,飞起一脚如鞭横扫,腿压凌厉气势狂暴,根本不给刚刚取胜的使者丝毫反应之机,一腿抽在肩头直接将他抽得凌空翻滚着横飞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整间巨石垒就的大殿猛一阵抖动,灰尘簌簌而落旁边的坚实墙壁硬生生砸出一道大洞来,若不是刑天还想要从此人身上了解一下黄土大道武的想法,刑天完全能够一击灭掉这个黄土大部落的使者,不过就算如此,刑天那恐怖的暗劲也深入到此人的内腑,将其重伤,甚至是直接断掉了此人修行的前途。

    “刑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无视本部的威严,你要与黄土大部落为敌吗,要与整个部落文明为敌吗?”那使者措不及防之下,那高大强壮的身子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瞬间消失于弥漫的尘土之中,过了半晌才传来清晰的痛吟和哑着嗓子的低沉怒吼。

    哼,刑天不霄地冷哼一声,然后大掌一挥,一股狂风呼啸,瞬间便将弥漫尘土从砸出的大洞卷走,缓步而行走到使者跟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对方,那目光无比的森冷,语气则平静不起丝毫波澜地说道:“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这里是武部落,休要拿什么本部来说事,而且你们也没有资格代表部落文明,收起你那所谓的高傲!”

    “哼,今日之辱,它日定当十倍偿还,你休要得意!”感受到刑天身上那好似山岳般的沉重压力,使者躺在地上不住扭动着身体,缓解自身的伤势,双手按地飞身而起,一双铜铃大眼睛里是血丝密布、恨意满满,嘴角溢血披头散发好不狼狈,不过他身上却是杀气澎湃,很明显已经将刑天当成是死敌,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杀意。

    “好,很好,你若是有胆子的话,尽管来试,看看老子会不会斩了你,黄土大道武还不能在这里一手遮天!”刑天淡淡一笑,根本没将使者的威胁放在心上,区区六品道武,对刑天来说那是顺手就能捏死的货色,他还真没心思多浪费精力。

    “你……”瞬间那使者一张大脸是气得通红,怒视刑天却是不敢有丝毫动作,刚才那一腿,让他明白自己与刑天之间的差距很大,远远不是自己所能够与之对抗的,他虽然痛恨刑天不假,但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博,他赌不起也不敢赌。

    “说吧,黄土大道武突然派你过来又何事?”刑天轻轻摆了摆手,毫不客气打断了使者的憋气,刑天转身回走,漫不经心开口:“你现在最好还是把正事先交代清楚,至于你想找茬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黄土大道武亲临这里也救不了你!”

    说着,一屁股坐到房间里的主椅之上,目光炯炯如两柄利剑直视满身狼狈的使者,眼神说不出的深邃骇人,那神情丝毫没有将他这黄土大部落使者的身份当成是一回事,所谓的黄土部落使者的身份在这里根本没有一点用处,无法给他带来丝毫的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