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一章节 恐惧
    第二千五百零一章节恐惧

    那神秘之人仿佛是没有看到众人的震骇一样,冷笑一声又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你出自黄土大部落那却是事实,任是你怎么狡辩都没有用,你的行为说明了黄土大道武,还有整个黄土大部落背叛了种族文明,若是让你们这样的混蛋还继续活着,那就是对种族文明的污辱,你若是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就应该自我毁灭,以消自身之罪孽!”

    狠,不得不说这番话够狠毒的,直接将黄山给逼得无路可退,在种族文明的大义之上他已经落了下风,甚至是再也无力辩驳,当然这番话同样也将刑天部落与黄土大部落之间的争斗给摆在了明面之上,将一切纷争都给拉到明面上来说,直接让双方再也没有了缓和的机会。

    或许这样的行为在很多人的眼中那就是莽撞,那就是愚蠢,毕竟这样的争斗摆在明面之上,对部落文明之中的生灵而言有着太多的打击,会让部落文明之中的生灵感受到无尽的压力,甚至是会因这压力而对周围的一切人员都抱有怀疑的态度。

    一句话,那就是不顾大局,这是在掀桌子,可是却没有人能够站出来指责刑天部落,因为现在黄土大部落已经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一而再地对刑天部落发动攻击,要阻止刑天部落等级的提升,要坏刑天的机缘,断人机缘如杀人父母,这样的恶事自然会招来刑天部落的疯狂反击,现在刑天部落还没有对黄山大大出手已经很不错了!

    “混蛋,刑天这个混蛋果然做好了全面的准备,早已经挖好了坑在等着我们这些人跳进去,这个混蛋真是阴险到了极点!”黄山的心中在不停地暗骂着,可是任是他的心中有再多的不甘与痛恨,在这一刻黄山都不能够表现出来,以免事情真得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让这一切都超脱出自己的掌握来,从而坏了自己的大计。

    忍,黄山在疯狂地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无尽怒火,在强自忍耐着!在几分之后,刑天没有看到这一切,而是继续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这无耻之人不愿意自我了断,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让你知道与我武部落为敌的下场是什么!”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选择性地忘记了黄山之前的话语,忘记了自然之前十分想要知晓的秘密,眼前这神秘之人是不是刑天的又一道元神分身,并且这一点谁都没有发现。

    而在这番话说出之时,在那隐匿之地中,立时升腾起了一股强烈的杀伐战意,好在有那隐匿之地的遮掩,并没有引来他人的注意,而且这道杀意也是一闪而过,要不然任是他的隐藏能力有多强都会被人察觉到,毕竟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往,在兽潮之下所有人的精神都绷得很紧,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来注意。

    “山河大哥,我们出手吧,不能够让这混蛋再这样嚣张下去了,要不然我们的脸面丢尽了不说,连整个黄土大部落都要被这个混蛋给污辱,这样的气我们不能再忍下去了!”一尊尊道武终于忍耐不住,向那山河提出了决战之意,他们不愿意再这样忍耐下去了,他们要出手灭了这突然而来的敌人,还有那武部落的一切众生。

    对于很多人来说并没有察觉得到那一闪而过的杀意,但对于黄山而言则不同,在他出手之后,心神一直都绷得很紧,对于那隐匿之地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当这道杀意出现之时,他的心中无比的兴奋,只可惜这杀意一闪而过再也没有升起。

    此时的黄山可谓是进退维谷,神秘之人挡在他的面前,让他根本无法伤及刑天分毫,而在他的身后还有刑天的那一道元神分身正在持剑锁定着他,让他再也没有后退的可能,进退不得就是他现在的处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根本不敢有半点轻举妄动,要不然立即就会引来恐怖的打击,让自己陷入到那死亡的危机之中,毕竟他可没有信心能够抵挡住这样的前后夹击,没有信心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活下来。

    杀意一闪而过,这表明那些同伴继续选择沉默,这样的结果让黄山心中很是恼怒,若是此刻那些同伴出手,那他的尴尬局面便能立时解除了,可偏偏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这下黄山就尴尬了,而他的心中更是忍不住地暗忖自己是不是也如同那山岳一样被山河大哥当成了弃子,这样的念头一生,让他的心不由地有了无尽的恐惧。

    别看黄山之前表现的十分强势,可是那都是在有山河那强大的后盾之下,若是失去了这样的后盾,他可就没有什么好嚣张的了,凭个人之力与整个部落为敌,那绝对是在自取灭亡,毕竟现在的武部落已经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部落了。

    有了如此的恐惧之心时,黄山不由地生出了逃遁之心,虽然说山岳被他们当成了弃子,可是山岳却有充分的准备,没有傻呵呵地主动杀上门来,而是借助着杀伐至宝的力量对刑天还有武部落进行打击,让自己有逃跑的机会,而黄山现在则完全不同,因为他的自大,因为他对自己同伴的信任,冒然地亲身冲杀到武部落来,这让他陷入到了真正的危机之中。

    那神秘之人仿佛是看出了黄山此刻的想法,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挡在黄山面前,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一身气机牢牢地锁定着黄山。看着眼前这神秘之人如此的举动后,黄山脸上杀机隐现,手中杀伐至宝一阵元气涌动,大有要再次开打之意,只是他的那点杀机并没有引来同伴的帮助,那隐匿之地的虚空之上依然是平静无波,仿佛是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一样,让他的杀气为之削弱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