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节 心境的蜕变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节心境的蜕变

    安全!若是死亡沙漠之中真得有这么一条通道存在,刑天相信部落文明是不会不知道的,也不会放弃对死亡沙漠的探索,毕竟这死亡沙漠之中有着数不清的远古遗迹,有着无穷的财富,同样道理凶兽也不会放弃,而现在这主宰着远古战场世界的两大势力都没有这么做,这足以说明问题,若说之前刑天还抱有一丝幻想,那么现在他的心中一点幻想都没有了,靠人不如靠自己,若是一味将自己的性命与前途寄托在那未知的存在之上,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那是在自取灭亡,对于强者来说生死与前途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

    突然间,刑天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一丝笑意驱散了刑天心审的疲惫,驱散了刑天身体之中的寒冷,驱散了心中的一切杂念,路已经走到这里,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忧的,还有什么好恐惧的,有什么不安的,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寄托在那虚幻的安全通道之中,那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多么无知的念想。

    经历了这番磨砺之后,刑天的心境再一次突破了,在这种不断的死亡威胁的压力之下,不得不说只要能够坚持住,能够走下来,心境都会得到飞速的增强,而刑天便是如此,危险虽然可怕,但在那可怕的危险之中也有着巨大的机缘,只有经历无尽的磨砺心境方才能够增强,自身的精神方才能够升华,意志方才能够更加坚定。

    或许这一次刑天的战力并没有得到提升,但相比战力,心境的提升方才是最困难的,战力只要有无尽的资源,那是很容易提升,特别是如今刑天已经修成了神体,而且拥有了杀戮神通,只要有敌人,那就能够无限地提升自身的实力,而心境可不是杀戮能够换来的!

    眼前这座古城之中若是没有安全离开死亡沙漠的路径,那这里有什么?自己冒如此的危险来到这里又能够得到什么?那些死在这里的人,他们又是为何而来,远古生灵所留下来的信息壁画又在叙说着什么,这个世界的核心真得就是部落文明的中心吗?这死亡沙漠会不会就是世界的核心,要不然如何解释远古神灵会在这里进行一场恐怖的大战,会让这片天地变得如此危险,如此诡异?一连串的念头又不由自主地涌入到了刑天的心头,这种种的疑惑,让刑天的心中为之迷惑不解,也让他心中涌出一种想要弄清楚这一切的想法来。

    或许这里真得就是远古世界的中心,或许在这片死亡沙漠之中方才真正隐藏着远古神灵之秘,至于部落文明与凶兽之间的种族大战,双方所争夺的中心,那是远古大战之后另行演化出来的世界中心吧,而整个世界的根本秘密还是在这片死亡沙漠之中。

    虽然心中有如此的想法,而且刑天也相信自己的猜测是不会有错的,但是刑天却无法停留下来,不说这死亡沙漠的恐怖,就是刑天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在这里,毕竟刑天身上背负着整个洪荒众生的生死,他不得不离开这死亡沙漠,那怕是这死亡沙漠之中隐藏着再多,再重要的秘密,都无法改变刑天离去的心思。

    只可惜现在刑天却被眼前的古城给挡住了去路,而且刑天也不得不一探虚空,或许在那古城的另一面就是离开死亡沙漠的路径,离开这黑山大地磁力影响的唯一途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快速地调整好自身,刑天便准备出发进入这古城之中,虽说这古城很有可能没有自己想要离开死亡沙漠的安全路径,但是这也算是刑天离开死亡沙漠的一大考验,而且之前自己的目的地已经达到了,刑天只希望在这古城之中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不要再有什么危险在等待着自己,不会影响自己前离开的时间。

    心中虽然明白在自己前方这座传说之城,这座有着无尽岁月的古城必有大凶险,可是刑天却没有犹豫大步向前而行,在大步跨出的一瞬间,刑天肉身神通气血熔炉再一次启动了,庞大的气血形成的罡气护住自身,手中的本命之剑也散发出无尽的杀气。

    古城就在刑天的眼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刑天便来到了城门前,如今这城门早就坍塌得不成样子,城前的护城河也早已经被黄沙填平,虽然城门还能够行人,不过刑天却没有走这城门,而是轻松从城墙残**进入到城内,毕竟刑天也不敢保证在城门之中会不会还有陷阱存在,在这样危险的环境里小心谨慎总是没有错的。

    进入到城中,四周的废墟中是一片死寂,看不到一点生机。这与先前想象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刑天的心中不由得大失所望,城中的街道和房屋不是坍塌,就是破败,在远处看觉得还行,颇有些规模气势,到跟前进里面一看,什么都没有,全是沙子和烂木头,碎石头,与之前所遇到的遗迹相比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差距,这样一座破败之城真得会有宝物吗?对此刑天的心中无比的怀疑可靠性,这样的破城,刑天也怀疑是否真得有人来过!

    心中虽然有着无尽的怀疑,但已经进入城中,刑天并没有因为心中的失落而停下脚步,也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要知道这里是死亡沙漠,之前的危险足以说明这里有大凶险,若是因为其破败不堪而放松警惕,那绝对是自取灭亡,刑天可不会这么傻。

    走进城中,刑天没有去在意最边缘的那几处房屋,不是刑天不想一探究竟,而是情况根本不允许刑天这么做,要知道那些破败的房屋之中早已经被黄沙掩埋,只留下一个破败的房顶半露在黄沙外面,想要探索那需要时间来挖掘,刑天可不愿意为此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