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节 时空挪移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节时空挪移

    “元神燃烧,时空挪移!”一声沉喝突然响彻在刑天的耳中,一刹那间,还没有等刑天反应过来时,一股恐怖的时空之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体之上,拉着自己正飞向那终极战场,直接冲向那两大阵法的交战之地,这让刑天不由心中大骇,当刑天想要反抗之时,却发现自己的一身力量已经被禁锢住,这不是一般的禁锢,而是生命的禁锢,是九头凶蛇用自己的生命在禁锢刑天,在拉着刑天冲向那恐怖的死亡之地,一起去面对死亡!

    “混蛋,这个疯子!”当发现自身的处境时,刑天的心中不由为之狂怒,虽然刑天自认为已经高估了这九头凶蛇的疯狂,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能够用这样极端的手段来自我毁灭,这并不是任何生灵都能够做到的,这样疯狂的手段让刑天都为之骇然。

    在无法摆脱对方生命禁锢时,刑天只能够全力调动自身的肉身世界,用自身那庞大的生机来让自己摆脱这场必杀之局,至于其他力量,刑天根本是连反应都来不及作出,就被九头凶蛇这混蛋拖进了部落文明的地煞灭世大阵与凶兽文明的吞天大阵那激烈的对撞区域之中,直接陷入到了真正的死亡危机之中,直接面对死亡的威胁。

    轰隆隆!一阵的巨响,那带着刑天冲进大阵之中的九头凶蛇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那恐怖的力量所轰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便身化灰灰,彻底是神形俱灭,死得是不能再死了,它之所以连一点抵挡的力量都没有,主要是因为这九头凶蛇已经将自身所有的力量都燃烧掉了大半,自身已经没有什么防御可言了,不过它的目的却是完成了,刑天被他直接给拉入进了这恐怖的终级战场之中,面临死亡的威胁。

    初入这战场之内,一道汹汹毁灭大道之力喷涌而至,刑天知觉心神为之一冷,全身仿佛是要被冰冻一样,他来不及思考其它顺手将诸般大道法则之力加持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以求对抗这恐怖力量对自身的压制,能够让自己在这恐怖的力量压制之下活下来!是的,这是战场领域空间对刑天这样弱者的压制,来自于心灵,来自于身体的全面压制,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根本无法面对这样恐怖的压制,就算是一般的顶极强者也无力面对!

    嗤啦一声轻响,刑天身上那一道道的大道法则的光芒不断地闪烁着,而那诸多法则领域之力瞬间便崩溃了,刑天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丝丝血迹,被那恐怖的战场领域的力量所震伤,好厉害的阵法领域之力,这样恐怖的毁灭之力实在是太强悍了!

    面到如此恐怖的压力,刑天嘴角一阵抽搐说不出话来,心念一动,身形一闪那阵法领域之力所撕开的一点空间裂缝快速地冲去,想要以最快的方式冲出这片危险地带,这片死亡的地带,让自己能够不受这阵法领域空间的威胁,让自己逃过这一劫。

    可惜,刑天的想法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无情,轰的一声巨响,刑天眼前的景象猛的一变,漫天毁灭气息汹涌澎湃起来,滔天煞气冲霄而起,让刑天只觉自己心神一昏,刹那之间心中则是杀念沸腾起来,差点没能守住心神,直接变成一个彻底的杀人机器。

    这是两大文明的主战场,如此疯狂的杀戮之下,凝聚出如此恐怖的杀气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能够直接影响到刑天的心神,这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而是大道之力对刑天的冲击,想要借助着天时、地利甚至是人和这三大力量直接将刑天给灭杀掉,毕竟在天地意志的眼中,刑天这样的逆天之徒是死不足惜,若是能够借刀杀人灭了刑天,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这会大大减少自身的威胁,对整个天地来说那是大好事。

    还没有等刑天做出反应,一道恐怖的煞气则是凝聚成一柄恐怖的神矛直接向刑天轰杀而来,这并非是暗中有敌人要暗算刑天,而是这片天地自行演化出来的攻击,突然出现如此恐怖的袭击,刑天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心念一动挥手斩出,一道强大的剑气如同洪流喷涌一样疯狂地飞斩而出,那剑气瞬间化作一条巨龙飞腾咆哮着与那袭击之力撞在一起!

    刑天的这一道攻击仅仅只是坚持不到片刻时间,就直接被那恐怖的袭击所轰得消散崩溃,而那神矛依然继续向刑天轰杀而来,看不到丝毫的削弱,仿佛是真得有能力一击轰杀掉刑天这个突然闯进这终级战场的无名之辈,要将其斩杀于此。

    “混蛋,这力量怎么会这么强悍,这还是一道普通的余波之力吗?”面对如此疯狂的结果时,刑天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再不敢有丝毫保留,自身所有力量全力启动,瞬息之间庞大的力量加持在自己手中的那柄护道神兵之上,一道七彩光华匹练从刑天的手中席卷而出,瞬间将飞驰而至的神矛给拦了下来,不让其继续对自身造成威胁!

    七彩的光华匹练在连连闪烁着,凝聚出来的那恐怖剑气并没有如刑天心中所渴望的那样将这道袭击给击败,而是不过维持了短短片刻功夫,便又是发出了一声轰鸣,然后这道强大的剑气则直接土崩瓦解、不复存在。

    差距,这是质的差距,这是力量之上的差距,刑天的力量完全无法与这力量对抗,非要正面对抗,那刑天所要损失的本源可就恐怖的多了,而那洽洽不是开题睚所愿意看到的结果,面对如此的问题时,刑天的心则是一阵沉重起来,对这样的结果无比的恼火,可偏偏这一切却让刑天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实力自己的境界就是那样弱小呢,弱小就是罪,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