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土泥瓦狗
    赵海看着朱道,微微一笑道:“一年一千亿?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朱道看着赵海,沉声道:“怎么?不敢吗?”

    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要说一年一千亿,就算是在多我也应下来,我是怕你们没有那么多的钱罢了。”

    朱道冷哼道:“我们的事儿,就用不着你操心了,赵海,叫你的人吧,我到是想看看,是什么人来与我们一战。”

    朱道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早就调查过赵海,也从龙血界那里知道,赵海确实是有几个破空境的不死生物,在他看来,那是赵海最大的依仗,而他这么说,其实就是想让赵海为了面子,让冥府里的其它人出战,而不是他自己出战。

    赵海看着朱道,冷笑道:“今天就由我自己出战,你们是想一起上,还是想车轮战,来吧。”

    赵海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一片大哗,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自己出战。

    朱道看着赵海,冷笑道:“我听说你有几个破空境的不死生物,今天就让我们来领教一下,放出来吧。”

    赵海冷声道:“放心吧,今天我不用不死生物,就我自己来对付你们,来吧。”说完赵海手一挥,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朱道一听赵海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亮,接着沉声道:“好,有胆量,你这么说。那我们也不会占你的便宜。郝东来。你去领教一下冥王的手段吧。”

    站在朱道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长的干瘦的修士身形一动,出现在了巨蛋上,他看着赵海,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沉声道:“在下郝东来,新界人,我兄长的家族。在你们冥府上一次的进攻中,全家被杀了。”

    赵海耸了耸肩道:“那真是太遗憾了,如果给我们多一点的时间,我们会确认一下,那个并不是你的家族。”

    郝东来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一由得一片的铁青,他看着赵海道:“你没有机会,受死吧。”说完一拳往赵海打去,他这一拳没有一点的声,但是却给一种泰山压顶一样的感。同时这一拳中,竟然还带有一种悲伤的情绪。这一拳击出,天地为之一悲。

    所有看到这一拳的人,都知道这一拳的厉害,把自己的情绪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之中,这正是破空境强者才能做到的,只有少部分凝神期的天才也能做到这一点,而这些天才,无一例外的都会成为破空境的强者,所以看一个人实力如何,只要看看他能不能把自己的情绪论融入到自己的功法之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了,而这个看起来黑瘦的郝东来,却已经很好的把自己的情绪融入到了自己这一拳之中。

    现在所有人与赵海有交情的人,都一脸担心的看着赵海,特别是唐老他们,唐老他们的实力虽然没有到破空境,但是他们却是识货之人,他们十分的qingchu,这一拳就算是他们,他们也不可能接得下,破空境强者,果然就是破空境强者,他们不由得更加的为赵海感到担心了。

    赵海看着这一拳,不由得大喝道:“来的好。”接着他身形一转,身形往旁边让去的同时,手里的长刀也是一刀往前斩去。

    这刀一出,众人就感觉到自己前面一黑,一种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才会产生的绝望之情,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情绪之中,不过在场的也没有一个是弱者,在加上赵海要攻击的并不是他们,所以他们只是一失神,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虽然他们清醒了过来,但是他们却都大吃了一惊,他们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也能把情绪融入到了他的功法之中,而且好像融合的还十分的完美。

    赵海之前与人对战的时候,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力量,看来他之前与人对战的时候并没有出全力。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没有人认为赵海可以战胜郝东来,赵海的实力是很强,这一点所有人都承认,但是他们同样也知道,郝东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这一次六界是为了复仇而来,要是派出来的人,实力不强的话,那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所以这个郝东来的实力,绝对不只这一点,赵海如果只是想凭着情绪融入功法就战胜郝东来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这个时候赵海与郝东来已经交手几十回何了,两人刀来拳往,斗的不亦乐乎,而且一直都是平手,这到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两人相斗到了五十招zuoyou,郝东来突的身形一退,跳出了圈外,他背着手,冷冷的看着赵海,沉声道:“你的实力不错,但是如果你只有这样的实力,那么你今天就死定了。”说完他手一动,一把剑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郝东来的剑与一般人的剑不一样,他的剑剑身就像是蛇一样的弯曲着,整把剑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危险。

    郝东来拿出了自己的剑,他轻轻的抚摸着剑身,喃喃道:“剑名悲伤,这是在我第一个儿子死的时候,我炼制的,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把自己情绪融入到功法之中的,我一生与人对战,很少会动用武器,但是所有让我动用武器的人,最后都死了,我要让他们的家人也感觉到我当时的悲伤。”

    赵海平静的看着郝东来,他的手里也拿着长刀,沉声道:“我有妻子,而且还有好几位妻子,我不想让他们悲伤,所以所有想让她们悲伤的人,最后都死在了我的刀下,所有想让我身边的人悲伤的人,他们最后都要付了代价,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都是一样,你也一样。”

    郝东来转头看着赵海道:“那她们今天一定会悲伤的,一定会的。六月飞雪!”

    说完他手里剑直往赵海点去。但是这一剑的轨迹却让人感到有些吃惊。因为这一剑并不是直着点过去的,而是弯着点过去的,整把剑的轨迹也是弯弯曲曲的,让你不知道他这一把剑到底是刺到那里。

    赵海看着郝东西这一剑,不由得双手握刀,接着他把自己的刀举过头顶,暴喝道:“杀!”说完一刀往前劈去。

    这一刀没有任何的花样,就是那么直来直去的劈了过去。但是这一刀之中冲充满了一片无往的惨烈之气,这种情绪就好像是一个战士,他身在战场上,他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只剩下他一个人,但是他得到的命令是向前,所以他不能后退,那怕是看到所有的战友都倒了下去,他也不能后退,他只能向前。向前,惨烈无比的向前!

    呛~~。刀剑相交,一道巨大无比的能量波,以两人为中心,往四周扩展开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赵海的脸上一片的平静,但是两眼却是战意昂然,而郝东来却是一脸的悲伤,就连他的眼中都带着一丝悲伤之情。

    哈!赵海一声暴喝,两人的身形同时往后退,但是接着马往又往前扑去,两人的动作开始加快,众人就看到两团亮光,听到兵器相交的声音,却看不到两人的身形。

    “悲痛欲绝!”“心灰意冷!”“心痛若死!”突的场中传出郝东西的声音,接加三声,众人就发现,郝东来的剑光扩大了几分,把赵海的刀光都罩在了里剑光之中。

    而赵海这时却沉气开声道:“力劈华山!”

    ‘力劈华山’是所有功法之中,最简单的一招,而赵海却在这个进候用上了这一招,这真的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处,但是人们很快就发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刀芒突然出现,这刀芒是从郝东来的刀光之中破光而出,生生的把郝东西的刀光给劈成了两半。

    接着刀光和剑光都消失了,赵海和郝东西背对而立,赵海手里依然拿着刀,郝东西手里依然拿着剑,两人好像都没有受伤一样,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

    就在这时,突然郝东西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他整个人的从头顶一直往下,在正眉心处,出现了一条红条,这条红线慢慢的变长,变大,最后他整个人分成两半,往两边倒去,他整个人,竟然被赵海一刀给劈为了两半。

    赵海身上的衣服上也出现很多条口子,但是他的身上却是一点伤也没有,也就是说,最后一招的对决之中,赵海完胜郝东来。

    赵海长出了口气,一挥手把郝东西收到了空间里,接着他手里的长刀一点朱道,哈哈哈大笑道:“通快,不过刚刚热身,你们接下来谁来。”

    朱道脸色难看的看着赵海,他已经看出来了,赵海的实力绝对比得上破空境高手,而且他把情绪融入刀法中的时间也很长了,最主要的是,他是一个体修。

    朱道看着赵海,他知道,他们这些人要是单打独头的话,想拿下赵海怕是很难了,就算是他们车轮战,也不一定能把赵海怎么样,要知道体修都是一些气脉悠长之辈。

    一想到这里,朱道马上沉声道:“没有想到,你竟然还隐藏了实力,果然对奸诈,今天我们是来报仇的,不是为了比武的,所以,对不住了,各位,一起动手,击杀此獠!”

    朱道这话一出口,现场又是一阵的喝骂,一个声音突的传来道:“哈哈哈,见过无耻的,还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朱道,你也算是一个成名以久的人物,今天一看,却是一个无耻小人,真的太让人失望了,你们五个破空境的高手,竟然要合力对付一个凝神境的修士,这话传出去,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朱道脸色一冷,沉声道:“谁在说话,给老夫出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本事!”

    “哈哈哈,老夫藏了吗?老夫可是一直没有藏。”随着这话声,一个修士慢慢的从外面飞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个紫色的酒葫芦,正不停的往嘴里灌着酒,一身灰色的修士服,看起来却是邋里邋遢,好长有很长时间没有洗了,而他的脸上,也长着浓密,又胡七八糟的胡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

    但是他的身上,却露出一种玩世不恭,不修边幅,潇洒自然的之气,这让他整个人竟然有一种飘然出尘的意味。

    朱道看着那人,沉声道:“阁下何人,报上名来,莫非阁下想帮着冥府与我等为敌不成?”

    那修士哈哈大笑道:“在下可没想帮忙,不过是看到有人太过无耻,出来说两句话罢了,在说了,可是阁下你让我出来的。”

    朱道看着那个修士,眼中闪过一丝凝重的神情,他发现了这个修士绝对是一个破空境的高手,在这个时候,他实在不想与这样一个不明身份,不明实力的人为敌,所以他冷哼一声道:“阁下不插手最好。”说完转头看着赵海。

    赵海也看着那个拿着酒葫芦的修士,突的冲着那个修士一抱拳道:“也问前辈名讳,日后赵海必然报达。”

    那修士看着赵海,一脸好奇的道:“你小子到是恩怨分明,不过你认为,你还有日后吗?”

    赵海用眼睛扫了一眼朱道他们,冷哼一声道:“土泥瓦狗,不值一提!”赵海这话一出口,让现场一片大哗,朱道他们的脸色一片铁青,就连唐老他们都认为赵海太狂妄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五位破空境的高手,任何人都不敢视五位破空境的强者为土泥瓦狗,他竟然敢这么说,这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那个修士一听赵海这么说,也不由得一愣,接着一脸好奇的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小子,我喜欢你,今天你若不死,老夫定要与你交一个朋友,你小子记住了,老夫唐正洲。”

    一听这老人报名,四周就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老祖,你竟然还在人世,小子唐海见过老祖。”赵海往说话的人望去,却是一愣,因为说话的人竟然是唐老。

    这时就听到有人开口道:“没想到竟然是酒仙唐正洲前辈人,没想到唐前辈竟然还活着,听说他老人家一次在与一只食魂兽相斗的时候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传言竟然是假的。”

    赵海这才明白,这位刚刚出来的高手,竟然是唐老的家人,看样子还是唐老的前辈,这还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而这时唐老已经拜倒在了老人跟前,虽然看起来唐老的年纪更大,但是修真界所有人都明白,不能以面相去分辨一个人的年龄,这位酒仙唐正洲,可是成名十几万年了,他的年纪怕是也不会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