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节 信念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节信念

    沉默,如此的一番话落下来,刑天只能够保持沉默,心中有得也只是沉默,这番话对他来说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远古时代曾有大道的力量出现,这让刑天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自己走得是逆天之路,最终所要面对的也将是大道,那么多的远古神魔都倒下了,自己能够成功吗,能够战胜大道,超脱自我吗?这个问题如同巨石一样压在了刑天的心头之上!

    “不,我坚信自己一定能够超脱,一定能够摆脱大道的限制,远古神魔倒下了,不代表我刑天也会倒下,就算是死,老子也要走在冲锋的路上,而不会被一番话语给吓倒,拼搏了那还有一线生,若是连自己都放弃了,那就真得是十死无生了!”以刑天那坚定的意志,很快便摆脱了这番言语对自己心灵的冲击,再一次振作起精神。

    在恢复精神之后,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思考起远古神魔的情况来,连那么多远古神魔都倒下了,这空间之神只怕也是在那个时候,在命运之主的恐怖压迫之下不得不自我毁灭,留下一点点传承,留给后人,让后辈之人能够有所警惕,小心大道的威胁。

    错了,刑天的想法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就在刑天正在暗自猜测之时,那道传承人影的话语又响了起来:“原本我们这些没有想要参与到这场恐怖大战之中的神魔认为接下来自己也要面对灭顶之灾,面对命运之主那毁灭性的攻击,就在我们也准备要誓死一战,与命运之主来一场死亡的交锋时,天又变了,那原本被封印的神秘世界竟然与命运之主的气息交融在一起,世界被开启了,这样的变化一下子让我们这些人都为之震骇,而更恐怖的还在后面,当那神秘的世界完全开启之时,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拉扯之力,仿佛是那神秘的世界要将我们所有神魔接引到其中,要带着我们一起离开这即将毁灭的世界一样!”

    傻眼了,一瞬间刑天有些傻眼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会错得这么离谱,而这却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那神秘的世界开启为何会要接引这诸多远古神魔,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一些远古神魔并没有死亡,而是被那神秘的世界给接引走了,自己所得到的空间之神的传承,也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而是另有隐情不成!

    不得不说,自从得到了这传承人影之后,给刑天带来了太多太多的震骇了,简直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刑天对远古时代的认训,对修行之路的探索,当然也在一次又一次地考验着刑天的意志,考验着刑天的信念,这样的传承真得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心志不坚定者,只怕根本坚持不到最后,就会被那一道道惊人的言语给撼动心神,以致心魔横生,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这样的传承虽然了得,但也有着恐怖的危险。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刑天不得不再一次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的心神重新回归于平静,将自己心中那诸多的杂念给清理一空,免得因这杂乱而影响到自己的主观意识,毕竟这可不是小事,有一点点的差错,对自己日后的修行那都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仿佛那尊远古空间之神在留下这道传承之时,也有所考虑到会对后辈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又或者是他自身也许都在留下这道传承之时受到了那远古剧变的影响,以致这传承烙印再一次停顿下来,留给了刑天足够的时间来调整自身的心态。

    一次次的震骇,让刑天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远古时代真得比自己想象的要危险的多,也要神秘的多,很多事情那怕是有这远古空间之神所留下来的传承,但那也仅仅只是流露于表面之上,真实的情况,仅仅只凭这只言半语是无法解释得清,想要真正明白,还需要新身体悟,可惜远古时代早已经成为了虚无,这就注定了刑天无法了解真实的情况,或许那些一直隐藏在死亡沙漠之中的那些远古神魔的后手会有些知晓,只是刑天并不认为那些远古神魔所留下来的后手真得能够完整地保存一切的信息,大道只怕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或许比其他人知道更多的秘密,但是绝对不会齐全!

    一次次的冲击,对刑天来说多多少少形成了一些影响,让自己的心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而这损伤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恢复的,毕竟这是来自于自己心灵之上的损伤,不是想要恢复就能够恢复的,那南大要时间,而现在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留给刑天。

    “在那意外的力量出现时,在那神秘的世界开启后,一些心志不坚定的神魔,则是承受不住这样的诱惑,一个个不再抵挡来自于世界的接引,纷纷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当有一两尊远古神魔的消失,很快则在众多神魔之中形成了巨大的风暴,要知道之前与命运之主的对抗给他们带来了太多太多的震骇与压力,在那死亡的威胁之下,很多神魔都是无法坚守自己的信念,于是没过多久,我们的队伍就几乎是人走楼空,到了最后,也只剩下了少许一些人还在坚持着,其中有我与时间神魔还有因果神魔最为强大,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都没有能够感受到那来自于神秘巨界的隐隐压力,可是在我们三人的心中却有着一丝淡淡的威胁感,虽然这感受几乎不可察觉,但却并没有让我们放松警惕。在很多人的眼中,那开启的神秘世界就是巨大的机缘,是自己超脱的机缘,而我们三人的心中却感受到的是死亡的危机,仿佛只要我们进入其中,便有身死魂消的可能,这打消了我们离开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