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五大长老
    白光一闪,传送阵里出现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的年纪看起来都不小了,他们的身上都穿着华丽的修士服,每个人身上都是气势十足,一看就是常年身居高位的人。[本文来自]

    而站在传送阵外迎接他们的,就是长孙银他们,当然,赵海也在基中,这几个老人就是五大家族派到血之大陆这里来查看情况的。

    几位长老看了迎接他们的人一眼,很快他们就把目光对准了赵海,其中一个长老冲着赵海一抱拳,哈哈大笑道:“赵海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在下上官风,见过赵海先生。”

    赵海连忙冲着上官风一抱拳道:“原来是上官风长老,在下对长老的大名早有耳闻,当年长老以一人之力,对敌黄金十二盗,威名远播,赵海每每听闻都会感到热血沸腾,今天能见到长老,实在是赵海的荣幸。”

    上官风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接着哈哈大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让先生见笑了。”

    上官风以一己之力,击杀黄金十二盗的事情,是他一生之中的得意之做,当年上官风也算虚空六界这里有名的高手了,不过黄金十二盗更加的了不得,这黄金十二盗也不知道是那个界面的,但是这十二个人的实力却是十分的强悍,他们组成了一个黄金盗贼团,在虚空六界里,横行无忌,而他们的实力却又十分的强悍,一时之间就连五大家族都奈何他们不得,这让他们更加的张狂,屡次对五大家族出手,最后竟然把目标对准了五大家族核心弟子,连杀了上官家族几个核心弟子。

    上官家族大怒。就想派人对付黄金十二盗,而接下这个任务的,正是上官风,上官风一手追风剑,一人一剑闯入黄金十二盗的老巢,力战三天,把黄金十二盗全部击杀,从此闯出了血影追风的赫赫威名,成为了虚空六域最有名的高手之一。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很多年轻的小辈早就忘了这件事情了,在加上这些年上官风慢慢的把精力放到了管理上官家族上面,出手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有很多的都忘了他的存在了,现在在这里突然听到有人得到他当年最得意的事情。上官风自然高兴,对赵海也生出了几分亲近之心。

    这时旁边的一位老者也对赵海一抱拳道:“慕容林见过赵海先生,先生有礼了。”

    赵海连忙还礼道:“原来是雨林先生大架到了,赵海有礼了。”

    雨林是慕容林的外号,当年慕容林也是虚空六域里有名的好手,一手雨林剑少有敌手,这雨林剑是一种水木双属性的剑法。这剑法一位展开,攻击力强悍无比,而且同时还带有幻术攻击之力,是一套十分难学的剑法。自慕容林之后,就少有人能炼成这套剑法了。

    慕容林一听赵海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外号,他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先生太客气了。”

    另一位老者看着赵海。微几天一笑,沉声道:“长孙忌见过先生。先生应该没有听说过在下的名声吧?”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一抱拳,笑着道:“先生真会开玩笑,神算子长孙忌的大名如果我都没有听说过,那我赵海不是白活了?哈哈哈。”

    长孙忌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竟然听说过他的名字,要知道在虚空之界这里,他的名声并不显,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他,当然,让他得到神算之之名的,就是因为千年前的一战,那一次各界面的派出大军,要入侵虚空六域,并且准备在虚空六域一起动手,把五大家族给拖住,然后一举拿下虚空之办。

    而当时虚空六域也得到了消息,那一次正是这位长孙忌的谋划,调动了整个虚空六域的兵力,把各界面的进攻给打了回去了,在那一次的大战之中,长孙忌所表现出来的指挥能力,得到了五大家族的认可,他每每料敌机先,所有被称为神算子,只不过这个外号,一直在五大家族内部的高层之间流传,外面知道的人并不多,长孙忌以为赵海刚刚到虚空之界这里不长时间,是不会听说过他的名号的,却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一口就叫破了他的外号,这真的是让他十分的意外,同时他也对赵海产生了忌惮之心。

    不过长孙忌也是一个老奸巨猾之辈,所以他只是愣神了一下,接着就冲着赵海一抱拳道:“贱名竟然能入冥王之耳,荣幸之至。”

    赵海连道不敢,这时一个长相阴柔的修士,冲着赵海一抱拳道:“东方连见过赵海先生。”

    赵海微微一笑道:“连波无声笛,碧海起风潮,先生之名赵海早有耳闻,在下也略通音律,有时间的话,到想请先生指教在下一二。”

    东方连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笑道:“不敢不敢,有时间的话到要清听先生的雅音。”

    赵海微微一笑,这位东方连可是很有名的,他是五大家族中的一个异类,甚至可以说是整个虚空六域的一个异类,因为他主修的就是音功,手拿法器无声笛,演奏碧海连波,碧海风潮两首曲子,可是十分出名的,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得到了什么传承,只知道他的音攻之术,是整个虚空六域最强的。

    这时一个胖胖的老头冲着赵海一抱拳,这老头一脸的笑意,看起来就像是一尊弥勒佛,老人未语先笑,冲着赵海:“小老儿司马德见过先生。”

    赵海还礼道:“见过德佛爷,我与司马道兄弟还算好友,不敢当佛爷大礼。”

    赵海之所以叫司马德为佛爷,并不是说司马德是一个佛修,事实上司马德修练的功法,与佛门功法连边都沾不上,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名字。就是因为他的长相和他的外号,司马德长的就像是一尊弥勒佛,而他的外号叫血手弥勒,慢慢的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叫他佛爷,所以赵海这样的称呼一点也没有错。

    司马德脸上的笑容不变道:“能与先生这样的人交上朋友,是小道的荣幸,以后还请先生多多指点他。”

    司马德是司马道的父亲,所以赵海才说不敢受他的礼。

    几人寒宣了几句。这才随着长孙银他们到了基地的会议室里,这个会议室在基地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因为这里是基地最少使用的地方,虽然基地建成的时候,就建了这个会议室。但是除了定基的打扫之外,会议室这里几乎不怎么使用,长孙银他们要是有什么事儿,就会聚到他们房间里去商量,没有谁会跑到会议室来,因为基地的人本就少,呆在若大的会议室里。就显得在过了。

    不过这一次上官风他们到来,会议室终于有用了,长孙银他们把上官风他们请到了会议室里坐也下来。

    上官风看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各位发回到家族里的信。家族里已经知道了,说实话,看到你们发回来的信,家族里的人真的十分吃惊。赵海先生坐在这里,我也不怕当着他的面说。其实当初请先生到血之大陆这里来,我们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并没有想过先生真的能帮上多大的忙,但是现在我们却不得不承认,当初我们真的是做了一件在好不过的选择。”

    赵海微微一笑,一点也没有在意,众人也都跟着呵呵轻笑了起来,上官风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先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对付血族的方法,这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家族对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视,如果真的如你们所说的,那么血之大陆这里的血族,就在也不能对虚空之界产生什么威胁了,同时我们还找到了一把对付那几个界面的利剑,所以家族派我们几个老家伙来看看。”

    长孙忌接口道:“这一次我们几个老家伙来,除了要看看你们如何对付血族之外,还想看看那几个界面的基地那里的情况如何,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对付血族的方法,那就太好了,如果他们也找到了对付血族的方法,那我们就要防备他们了。”

    长孙银这时开口道:“请几位长老放心,这件事情千真万确,我们绝对不会拿这件事情来开玩笑的,几位长老当年也在血之大陆这里战斗过,应该可以感觉得到基地这里的变化,这全都得益于赵海先生的防御法阵,如果几位长老想要看看我们对付血族的方法是否有用,我们随时都可以做给几位长老看。”

    司马德笑着道:“确实,现在基地里的灵气竟然变得如此的浓郁,这真的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当初我们在这里的时候,基地里的灵气都没有这么的浓郁,可见这个法阵真的很有用,在这里小老儿要多谢赵海先生。”

    赵海微微一笑道:“前辈客气了,我不过是进了一点绵薄之力罢了。”

    长孙忌笑着道:“这可不是绵薄之力,光是这基地,对我们的帮助就太大了,就更不要说对付血族的方法了,我们几人前来,一是为了看看对付血族的方法是否有用,在也是代表几位族长来感谢先生的,只不过因为家族的事情太多,几位族长不能亲自来向先生表示感谢,还请先生不要见怪。”

    赵海连忙道:“不敢,长孙先生太客气了。”

    上官风沉声道:“好了,客气话也不必说了,我们还是到外面看看吧,说实话,当年我们在这里的时候,血族还没有现在这么张狂,但是我们也知他们的难对付成度,没成想,现在血族已经发展到这种成度了,如果不是找到了对付他们的方法,他们甚至已经威胁到我们虚空六域了。”

    说完上官风站了起来,其它人也都跟着他站了起来,众一齐往外走去,很快众人就来到了护罩的边缘,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基地的外面,基地的外面还有无数的血族正在那些游荡,好像正在徘徊在牲口圈外的野狼一样。

    上官风转头看了上官云一眼,上官云点了点头,转头道:“第一小队,我们出去。”随着他的声音,基地里马上就跑出来一队修士,这些修士跟着上官云直往基地外冲去。

    到了基地外面,这些修士马上几个冰系的法术丢了过去,接着他们十分熟练的把那些被冻住的血族给打碎,然后用精神力找到包括血族灵魂之力的碎冰,把血族的灵魂给抹去了。

    整个过程用时十分的短,他们收拾完了一些血族之后,马上就退回到了基地里,而那些血族这个时候又开始冲击基地的护罩,但是却一点做用也没有起到。

    而上官风他们却一直在盯着血族被冻上的那些冰块在看,他们可是十分清楚的,血族最强的一点就是不容易杀死,就算是你把他们给斩成了碎片,他们还是可以慢慢复原的,他们想看看,血族会不会复原。

    慢慢的冰块都化了,血族却没有复原,只是变成了几滩血迹,一看到这种情况,上官风他们都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接着几人同时转头看着赵海,上官风脸色一正,转头对赵海一抱拳道:“赵海先生,我上官风(长孙忌)(慕容林)(东方连)(司马德)代表五大家族,感谢先生,先生大恩,当受我们一拜!”说完长辑到地。

    赵海连忙还礼道:“各位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要说起来,我做的比起五大家族来,还是差得远了,这些年如果不是五大家族在这里挡着血族和其它界面,怕是虚空六域也不会有如今的安宁,怕是早就成为其它界面的地盘了,与几大家族比起来,赵海做的这些算得了什么,几位请不要在如此客气了。”

    长孙忌长出了口气,喃喃道:“这些年,我们五大家族,无数的弟子死在血之大陆这里,这些人最一开始是死在那些界面的手里,但是后来很多弟子都是死在血族的手里,先生现在发现了这种方法,就等于是为那些弟子报了大仇,我们如何能不谢谢先生,如果不谢谢先生,我们的良心何安那。”

    上官风沉声道:“正是,如果不好好的谢谢先生,我们的良心也过意不去,先生就不必客气了,先生请,我们到里面绪话。”说完对赵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赵海也没有推辞,随着他往里面走去,众人很快就回到了会议室,在一次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