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章节 生与死
    第二千七百二十章节生与死

    这是死亡的威胁,这是毁灭的象征,但这也是无上的机缘,在这恐怖的震荡之中,刑天心中突然间有一种明悟,目光微凝,顺着之前顿悟的感觉,突然震动体内气血,耳中轰隆隆的洪流奔涌之音不绝,浑身上下一阵燥热好象有什么东西突然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开启一般,自身之中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来,那是神力的波动,在这场恐怖的冲击之中,刑天成功地借助着外力让自身的古神之力蜕变,虽然说这样的蜕变十分的凶险,可是他最终成功了。

    只不过刑天的这种力量蜕变并不是完整的,因为古神之力的蜕变仅仅只是与自身的三千大道本源有了一丝的联系,想要完全蜕变成为更为强大的存,那还需要机缘,需要时间,而在这突破的一瞬间,刑天的心中又是一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仿佛是抓住了什么,却又好象是什么都没有抓住似的,这感觉十分的诡异,让刑天不由地轻轻皱了皱眉头。

    感悟,这就是刑天的感悟,自身对力量大道的感悟,只可惜刑天的境界还是太低了些,那怕是有这样的大机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依然没有能够抓住它,没有能够借助着这场大机缘一飞冲天,不过好在刑天也是有所收获,而且那机缘也并没有与自身擦肩而过,而是沉演于自己的身体之中,等待着下一次机缘的出现,化为自身的积累。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刑天一时间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心中虽然满满都是喜悦,却也不乏隐隐有所担忧,这样的变化叫他大感吃惊,一时间更是根本就不清楚是好是坏,毕竟这突破来得太快了,也太诡异了些,让刑天多多少少的心中有所不安。

    不过,对于拥有敏锐的知觉的刑天来说,本能告诉他,这是一件大好事,至于到底好在哪里,刑天不清楚,而且古神之力虽然有所变化,但是这变化是否是有限制的一切都还不知晓,所以刑天还是不敢轻下结论,不过有一点刑天却明白,自己的肉身又增强了许多,能够承载的大道力量又多了许多,只是越是如此,刑天心中越是有一点不安,这样的增强会让自己大境界的突破更加困难,底蕴越深厚,在突破永恒之时自身所面对的危险就越是恐怖,天罚之力就会变得越凶残,外劫就变得更厉害,这对刑天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不能继续停留在这终极战场之中了,一切已经开始失衡,若是再留下来,只怕只有身死魂消的下场了!”刑天的心中在喃喃自语着,这场机缘的到来让他感受到了无尽的压力,战争到了这一步,说明两大文明这两座大阵的对抗已经到了最恐怖的程度,这样的力量已经有够威胁到神山,已经不再是刑天所能够面对的,再不走那只有死路一条。

    刑天倒是很想离开,可是如今整个战场之中充满了无尽的狂暴之务,在没有强者帮助的情况之下,仅仅只凭刑天自身的力量想要撕开这空间壁垒,想要从这战场之中脱困而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两大阵法所形成的阵法领域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悍了。

    怎么办?刑天的心中在思考着对策,只是面对如此恐怖的局势,面对如此惊人的大阵,刑天的实力太弱小了,根本无法从中有所明悟,不过战争到了这种地步,两座大阵的力量虽然已经催发到极限,但这样恐怖的大战之中,主持两座大阵的强者也是有所损伤,这就让两座大阵出现一点点的异常,而这就是刑天脱困的唯一机会。

    强行破开阵法领域空间,这对刑天而言是遥不可及的,虽然刑天的实力有所增长,但与这阵法领域空间相对那是不值一提,刑天所能够做的仅仅只是取巧,空间法则之力这就成了刑天唯一的希望,面对这样恐怖的局面,空间法则的力量是唯一能够依靠的。

    时间不等人,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让刑天去仔细思考,每拖延一分钟,对刑天来说那都会增强一分危机,狂暴的力量在不断地增强着,若是等那狂暴之力达到极限之时,等待刑天的只有死路一条,那恐怖的狂暴之力直接就可以将刑天给震杀,让刑天步上那些身化飞灰的两大文明强者的后尘,彻底身死魂消于这终极战场之中。

    刑天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求助于部落文明的强者,不过这样的念头在刑天的脑中是一闪而过,然后就直接被放弃掉了,求助部落文明的强者,先不说能不能够得到救援,若是被凶兽文明的强者先看到自己的存在,那就真得是十死无生了,靠人不如靠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把自己的生死交托于别人的手中,这是刑天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

    想要成为一尊强者,一尊能够站在巅峰之上的强者,那就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念头一生,那就会让自己的心中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烙印,真正的强者那是勇往直前,永不妥协,所以刑天只有自己动手,自行暴发撕开这阵法领域空间,从这死亡的战场之中脱困而出,这样的生死大劫就是刑天的考验,若是连这一关刑天都过不去,那他也就没有资格去挑战更高的境界,也无望证道永恒,可以说这就是天地意志留给刑天的一道生死考验。

    生与死只在刑天的一念之间,是否能够成功渡过此劫,是否能够坚定自己的信念,是否能够舍弃一切负面的力量,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大劫之中,这就要看刑天自己的心,真正能够决定他生死的并不是那终极战场之中的两大文明的强者,也不是这可怕的阵法领域空间,而是他自己的心,是生是死皆是由他自己做主,他的生命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