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节 召集令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节召集令

    尽管天荒山脉高不可攀,就算是天灾继续下去,没有十数年也威胁不到部落的生存,可是看着这天灾的持续,感受着那天地本源煞气的不断增强,刑天的心中每每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总会生出一丝莫名奇妙的不安来,而这就是天地大势给刑天带来的威胁。

    天灾的时间拖得越长,天地本源煞气就越恐怖,一但当这天地本源煞气凝聚到一个极限点时,只怕就算是那些终极强者现身,也无力回天,也难以逆转这天地大势,会让这片天地真正走向毁灭,真正引来一场恐怖的天灾灭世之局,让一切生灵陷入到死亡的危机之中。

    一般人是无法感应到这天地本源煞气的变化,无法从这天地本源煞气的变化之中感受到来自于天地大势的压力,而刑天融合了一丝天地本源煞气却能够做到这一点,能够明白这天灾的恐怖,明白这天灾对世界的威胁有多大,只可惜刑天自身的实力太低,在部落文明之中更是没有什么威名,改变不了这一切,只能够默默地旁观一切的发生。

    刑天在暗思着,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整个洪水将世界给淹没之时,那天地本源煞气一发不可收拾之时,只怕这方世界能够活下来的生灵则是少之又少了,想想刑天都会感觉一股冷气直冲头顶,被心中那恐怖的结局所震骇。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刑天也没有自信自己可以活下来,毕竟当天地大势走向毁灭时,以刑天现在的实力根本无力与之对抗。

    虽然说刑天并不好权,早将部落的权力下放,也为部落安排好了一切,可是随着天灾的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诸多部落文明的高层还没有现身,让很多部落战士都更加不安,而部落之中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事情,刑天身上的压力自然也是与日俱增,这日子过得自然就是一个糟心,刑天对部落高层的那些掌权者心中更是不爽到了极点。

    要知道,每多拖延一分钟,这天地间的本源煞气就会重一分,对日后的大劫就多一分助力,而自身就多一分威胁,没有人愿意看到这一点,刑天也不例外,可是偏偏刑天能够看透一切,却改变不到了大势,这如何能不让刑天心头冒火,如何能不让他为之愤怒。

    就在刑天为这局势的不断恶化而恼怒时,就在部落之中的气氛不断地凝重时,一道声音隔着无尽虚空在刑天的耳边响起,那是部落文明高层的声音,是部落文明召集所有部落战士决战的声音,很明显这道声音无比的严厉,容不得任何人反抗,根本不在意这些部落首领身上何方,直接下了死命令让所有部落首领召集大军回战场。

    “各部落大军,速回战场,违令者死!”在这番话出现在自己耳边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真以为十几年后你们还是那一言九鼎,掌握部落文明大势的掌权者了,违令者死,你们有那能力吗,有本事先破了这天灾再说吧!”

    部落文明的强者是出关了,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如刑天所料想的那样,这些强者要出手破开天灾,消除这九天弱水所形成的大洪水,让那恐怖的暴雨停下来,而是直接召集部落大军与凶兽文明决战,这样的决定真得让刑天为之震惊与愤怒。

    刑天震惊的是没有想到对方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与凶兽文明决战,愤怒的是很明显这些部落文明的掌权者根本没有把下面的部落战士的生死当成一回事,让诸多幸存下来的部落首领率领大军与凶兽文明决一死战,这摆明了是将所有部落战士当成炮灰来用。

    人心易变,若是在十几年前,这一声令下没有人会反对,也没有人敢反对,更不会有人违背,可是十几年后的今天一切都不同了,所有部落首领都有了自己的想法,都不可能再听从部落文明这些掌权者的命令,不可能召集部落大军参战。

    当然,不管怎么说各大部落首领都会有所付出,都会带领一部分部落战士参与到这场种族文明大决战中,毕竟这关系到自家的生死存亡,一旦部落文明失败了,那么就算是他们保存实力也免得了自家部落的破灭,谁让他们的部落都身处于那中央的世界之中,不是每一个部落首领都有刑天那样的眼光,能够提前做好一切准备的。不过,那些部落首领保存一定的实力是必然的,谁让十几年的时间里部落文明的高层已经失去了人心,没有人愿意拿整个部落去为这些部落高层拼命,所以虽然有大军开动,但各大部落都有所保留。

    命令已至,刑天也没有做什么犹豫,立即召集部落之中的强者,沉声说道:“诸位都准备好了吗,战争来临了,现在我们的那些掌权者,那些部落文明的高层统治者已经下达了战争的命令,只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混蛋竟然会如此的疯狂,可以不顾这天灾这恐怖的威胁存在,要在天灾之下与凶兽文明做生死决战,所以我们也不得不做出改变,没有水属性,或者并没有修行水性法则的人留下来,我不能让你们白白牺牲!”

    刑天的话一落下,部落之中原本要跟随刑天参战的几尊强者走了出来,他们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首领,我们不能够退出这场战争,要不然将会对部落不利,若是我们部落出战的这些人身上都没有一点异样,全都能够无视九天弱水的影响,那部落文明高层的强者会怎么看待我们部落,又会怎么对待首领还有诸位同袍,所以我们愿意为部落而战,那怕是为部落而死也死而无憾,毕竟我们部落能够参战的人数太少了,少到让人无法接受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