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节 洪水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节洪水

    心中虽然已经确定了诸多后退之路,可是刑天并没有告诉大家,也没有必要告诉大家,那只会浪费大家的时间,对于部落来说时间是宝贵的,因为在整个部落大军之中没有人会有所置疑刑天的决定,而且这只是万不得已之下的选择,只要还有一分机会,刑天都不会放弃这座山巅之城,毕竟这座城池是刑天用来扩张部落的基地,多拖延一分,那就会增强部落的一分力量,增强部落的气运,这样的好处刑天自然不愿意轻易放弃掉。

    在刑天的坐镇之下,在诸多部落战士的努力之下,整个山巅被清扫,一座巨大的城池将整个山巅给包围起来,不留一点余地,当城池完全建立好时,刑天更是花费了一点时间与资源布下了一座五行大阵,以守护城池的安全,让城池更加坚固。

    当刑天与部落大军将一切都准备完毕时,天灾则变得更加恐怖,暴雨不仅仅没有停下来,而且变得更大,那怕是诸多势力在疏通着水势,但由于暴雨太恐怖了,水势上涨的速度依然惊人,低洼之处最终形成了强大的洪水,一些生存在低洼处的弱小势力直接被洪水所淹没。

    刑天的担心终于暴发了,虽然说部落文明与凶兽文明所选择的战场很不错,一时半会没有受到洪水的冲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暴雨的增强,渐渐在战场之外万里处出现了九天弱水所形成的水浪,大洪水终于全面向各地侵袭而来,诸多部落都面临着洪水的冲锋,而部落文明的各大城池也都响起了警报声,这场天灾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威胁,打乱了他们的一切计划,让所有的部落都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悔恨!当发现洪锋来临之时,所有战场之中的部落首领都为之悔恨万分,自己为何不听从刑天的警告,为何不提先通知自己部落之中的留守人员,为何不派出战士回部落预警,提前做好防御准备,可惜悔恨已经晚了,大洪水已经来临,让他们不得不面对。

    当洪水来临的消息传遍战场之时,这个时候部落文明的命令已经不起作用了,没有人再理会那些战场之中的部落指挥者,一个个部落大军都在拔营离开,返回各自的部落,去救援自己部落,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去幻想部落文明高层会出手相救,他们只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

    人心乱了,若说九天弱水所形成的暴雨出现,还没有动摇部落文明的根基,而这场大洪水所形成的天灾出现,则动摇了部落文明的根基,让那中小部落的诸多首领还有战士的心不再向着部落文明,不再对部落文明死心踏地,或许这些中小部落无法决定部落文明的命运,但是他们的变化却会影响部落文明的气运,会给部落文明的计划带来一定的影响。

    当然,不仅仅是部落文明如此,凶兽文明也是如此,甚至是更重,而其他势力也同样面对这样的问题,而造成这一切的皆都是天灾,这场恐怖到极点的天灾,这天灾的降临仿佛就是要毁灭这方天地一样,仿佛就是要终结这个世界的生命,让世界回归混沌。

    暴雨在继续着,洪水在大地之上不断地肆虐着,而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原本天地本源煞气凝聚之地的气息变得更重了,看来天灾的出现给予天地本源煞气巨大的助力,让其能够得到更多的负面力量,能够更加壮大自身,侵蚀着整个世界的本源。

    面对着这场恐怖的大洪水的侵袭,刑天与部落战士则是能够静观其变,冷眼旁观着一切的变化,看着那不断从山峰之下所起伏的水浪,一波连着一波连绵不绝,带着摧毁一切的气势疯狂地冲击着一切的阻挡,就是山峰也在这恐怖的洪水冲击之下不断地震动着。

    连山体都要承受如此强烈的冲击,可想而知那些一般程度的城池会遇到什么样的危机,在这样的冲击之下,刑天可不看到中小部落的城池,毕竟那些部落根本没有拿得出来的防御法阵,更没有强大的力量,在这洪水面前只怕是难挡其锋,若是运气好的部落可以退入到大部落的主城之中,那还会在这洪锋的冲击之中活下来,而命运不齐的,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轰隆隆大地一阵微微晃动,那山峰之下的山石出先龟裂,不过这样的情况并不能够动摇得了刑天所在的山巅之城,任由随后汹涌而至的波涛狠狠拍击,山巅之城却依然是岿然不动,无视着那恐怖的暴雨,无视着那汹涌澎湃的大洪水的冲击!

    大洪水来的第一日,刑天的山巅之城没有任何的损失,整个山体也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仅仅只是山脚之下的一些泥石被冲走了,不过当第二日时,刑天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虽然这大洪水依然不会对山巅之城造成伤害,可是这洪水却变得更加凶猛,而且水位也在快速地上涨着,这对于刑天,对于部落大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这仅仅只是第二天,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只怕洪锋会更加恐怖,最终必须如同刑天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对整个山体,对山巅之城造成威胁,那样后果可就严重了。

    当然,眼下的变化也能够给刑天还有部落带来好运,如此疯狂的大洪水的侵袭,只怕这周围很多的部落大军会被冲散,许多的中小部落无家可归,而最终这些战士与人口都会慢慢地聚集在自己的山巅之城中,成为自己部落中的一分子,增强部落的气运。只是对于那些部落的生灵来说,却是一场灾难,一场灭顶之灾,失去了部落驻地,那就意味着他们的部落的消散,对于很多部落生灵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结果,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