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节 讽刺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节讽刺

    乱局来得太快了,快到让部落文明与凶兽文明这两大势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好在种族大决战已经拉开了序幕,这两大势力早都做好了全面开战的准备,对于任何危机都提前做了全面性的准备,当这场意外降临后没多久,两大势力便立即抽调强力人员,一举将这股歪风给镇压了下去,将那一切失去理智的人员给清扫而空,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之下,无论是部落文明也好,还是凶兽文明也罢,他们都直接痛下杀手,直接灭杀了一切人员。

    相对于部落文明与凶兽文明,在这远古战场之中其他小势力可就惨了,毕竟他们可没有这两大势力那样恐怖的力量,于是在这场突变之中他们损失惨重,甚至是有个别的小势力直接在这场乱局之中被毁灭,这就是天地大势的恐怖,在大劫面前,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没有充分的准备,那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毁灭,没有第二种可能。

    对于这场突然而来的剧变,刑天的心情也是无比的沉重,要知道这一切也超出了刑天的想象,也让刑天有些措手不及,毕竟这场危机来得太突然了,那神山虚影的力量太恐怖了。待刑天灰头土脸从几乎断裂的山腹中飞出来,打量战场的情况时,眼前的一切让刑天忍不住心头发寒,那场面实在是太骇人了,也太恐怖了,千创百孔已经不足以形容眼前的一切。

    在两位顶级强者的大打出手之下,在那恐怖的余波扫荡之下,整个战区中的一切物质都被摧毁,那恐怖的余波所过之及是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留下叫刑天看得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心寒之极。面对如此情状,刑天满心满是忧愤,却又是无可奈何。

    不说刑天刚刚挨了神山虚影一击,身体之内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利索,就是他全胜之时也不敢冲过去找死,两位顶级强者的实力太过于强悍了,而且他们现在的战斗那是在全面狂暴之中,仅仅只是外泄的余波都不是刑天这样的半步永恒强者可以应付的。

    对于刑天来说,此时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位实力强悍的顶级强者在这里大打出手,战斗中的余波犹如狂风呼啸,一路扫荡着,不断地制造一片又一片虚无区域,代表着无数生灵的毁灭,无论是有智慧的还是没有智慧的,而它们的毁灭连一点痕迹都没能留下来,便彻底湮灭于这场恐怖大战所形成的余波风暴之中。

    讽刺,真是天大的讽刺!在这最弱小的战区之中,有着无数的生灵毁灭于自家文明的顶级强者手中,这是何等的笑话,是何等的可笑,而这就是事实,不可逆改的事实。刑天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两尊顶级强者,小心地察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在暗自推算着这场恐怖的风暴会不会侵蚀到自己的这边来,会不会对自己部落大军形成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一刻,刑天已经放弃对那几尊还活着的杀戮傀儡的注意,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了这两尊顶级强者的身上,至于那几尊杀戮傀儡,刑天完全将其交给了部落大军,刑天相信自己所率领的这些部落大军一定能够毁灭这几尊杀戮傀儡,不让其对自身形成威胁。

    要知道这一场恐怖的惊变实在是太恐怖了,整个战区实在是太惨烈了,不说那无尽的生灵被毁灭,就是这片战区已经很多地方化为虚无,成为一片彻底的死亡绝地,看不到一点生机,甚至是这片死亡绝地要比刑天之前所见到过的死亡沙漠还要恐怖,至少在死亡沙漠之中还有生灵的存在,还有着那一丝淡淡的生机,而在这里却看不到半点生机。

    刑天站在那山峰之巅上,死死地盯着那正在交战的两尊顶级强者,足足坚持了九天九夜,眼睁睁地看着战区的毁灭,看着这片天地的湮灭,看着大地龙脉的消散,看着一切的消散,在这场恐怖的变局中,刑天冥冥中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却又说不清楚,摸不着头绪,仿佛是自己与这感应隔着一层膜,一层看不见的膜,而这层膜在阻挡着自己。

    战斗打到了这种程度,刑天的心中都忍不住怀疑起部落文明的这一场算计是否是错得太离谱了,让局势一变再变,最终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而且战斗打了这么久,无论是部落文明也好,还是凶兽文明也罢,他们都没有出手阻止,而是任由着这一切继续向那死亡深渊滑落,这样的情况让刑天的心中更是怀疑这两大文明想要干什么。

    部落文明布下了那么多的暗手,为得真得仅仅只是毁灭这么一尊顶级强者吗,他们就真得没有其他的算计吗?凶兽文明又真得不知道部落文明的算计吗?这两尊强者他们是不是也成为了两大文明的弃子,与自己还有那些被毁灭的生灵一样,都是被人舍弃了?

    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刑天的脑海之中不断地闪过,一种又一种的猜想不断地涌上了刑天的心头,只可惜任是刑天有再多的猜想都没有用,都得不到答案,谁让刑天所了解的信息太少了,根本无法接触到这种深层次的布局,根本不知道文明高层的最终计划是什么。

    战争在疯狂地继续着,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恐怖的天地本源煞气也在不断地扩散着,不停地壮大着,而留给刑天还有他所率领的部落大军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小,甚至是是在这样的压迫之下,刑天都有心想要继续后撤,想要完全脱离这战场,只是每当这样的念头出现时,刑天的心中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恐惧来,仿佛是只要自己这么做了,那就会危及到自己的生命,就会让自己还有手下的整个部落大军全军覆灭在这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