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一章节 出击
    第二千六百五十一章节出击

    如此恐怖的局势会不会继续扩散,会不会波及到自己,一时间刑天所率领的那些部落战士的心中都有着无比的担忧,毕竟这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而且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抵挡住这样的侵蚀,所以他们的心中都有着这样的恐惧与不安,不过好在他们虽然心中恐惧,却并没有因为恐惧而慌乱,没有被这场惊变给吓倒。

    大劫已经开始了,这突然出现的天地本源煞气真得会不扩散到自己这一边吗?对于这一点刑天可不会这样天真,虽然说那两尊顶级强者已经失去了神智,可是越是如此,自己与部落战士越是危险,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之下,这两个混蛋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更何况自己所修行是逆天之路,早已经成为了天地意志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有机会,天地意志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这样的敌人,在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刑天就明白危险要降临了。

    那两个正在疯狂对决的顶级强者或许一时半会还不会对自己有太大的威胁,但是那些被控制的一般部落战士还有凶兽就完全不同了,他们会把矛头指向自己这边,毕竟他们的本能的杀戮已经被唤醒,而自己这边有这么多的部落战士,那就如同一盏明灯一样在指引着他们。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心防范着那些失去理智的混蛋,只要他们敢向我们这边靠近,那就会部将其毁灭,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他们冲到我们大军的面前,这关系到你们的生死存亡,都明白了吗?”面对这突然而来的危机,刑天没有说什么大道理,直截了当地做出了安排,毕竟在这个时候说那些根本没有用,从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在为生存而战。

    事情正如刑天所担心的那样,在一番杀戮之后,当那些失去理智成为杀戮傀儡一样生存下来部落战士或者是凶兽发现自己周围已经没有可杀的生灵时,他们渐渐将目光投向了刑天所在的方向,那么庞大的一支部落大军所散发聘为的生机在吸引着他们。

    一瞬间,一声声的咆哮响彻天地,那些失去理智,被杀戮所控制的生灵全都向刑天这个方向飞奔而来,此时此刻他们这些生灵的情况可不容乐观,一个个皆都双眼血红,喘气如牛,浑身煞气弥漫,若是让他们给冲到跟前,那真得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让那恐怖的天地本源煞气扩散到这边来,一旦这样的情况发生,对刑天部落大军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

    刑天心头一凛,不敢有丝毫怠慢,也没有再做什么交待,身型猛的一晃顿时化成一道流光,直接飞向那些正向部落大军冲来的敌人,刑天有心信能够抵挡得住天地本源煞气的侵蚀,可是他不认为自己的这部落战士也能够做到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之下,刑天只能够选择独自出击,以自己一人之力将这些敌人给斩杀在部落大军之外。

    或许这样做刑天自身会有所危险,甚至是会让自己陷入到生死危机之中,但这也好过让部落大军主动出击,好过让整个部落大军都陷入到死亡危机的好,刑天一个人还有胜利的希望,可是大军倾巢而动那绝对是十死无生,这一点刑天明白,他手下的部落大军也明白,在看到刑天飞身掠去之时,所有部落大军的心都在为之颤抖!

    忠诚,原本刑天的部落大军就是铁了心跟随刑天,而现在他们更愿意为刑天而死战到底,从这一刻起,在他们的心中只有刑天一人,再也没有部落文明,他们真正成为刑天最忠诚的战士,他们愿意为刑天死战到底,而当所有部落战士都忠于刑天之时,刑天身上的气运变得更加凝聚,整个部落的气运几乎完全都凝聚在他一人身上。

    杀,刑天可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那部落大军的变化,对刑天来说,现在心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斩杀这些失去理智的疯子,只有干掉他们自己与部落大军方才能够有一线生机,方才能够在这场突然而来的剧变之中活下去,手中的石剑横扫,一道道剑光如同流光一样斩向那一个又一个敌人,而刑天的主动出击,一瞬间吸引住了大部分的敌人,只有少量的敌人没有在意刑天的存在继续向部落大军方向而去,不过仅仅只有那点人数根本不会对部落大军产生什么威胁,以部落大军的力量完全能够在他们没有靠近之时将其毁灭。

    剑光飞舞,杀气冲霄,失去了理智的这些杀戮傀儡,自身的战力不仅仅没有降低,相反增强了许多,这对刑天来说则是造成不小的麻烦,让刑天一时间无法将他们完全毁灭,要知道能够活到现在,那怕是他们已经没有了智慧,成为了杀戮傀儡,可是他们皆都是半步永恒级的存在,刑天想要斩杀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了解这些敌人的真实战力后,刑天心中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还好自己选择主动出击,在对方还没有靠近自己的部落大军之前将大部分敌人给拦了下来,要不然一但让这么多的敌人靠近自己的部落大军,那绝对会是一场灾难,任是部落大军的力量再强大,也不可能全部将其轰杀在部落战阵之外,在这一刻,刑天心中更是迫切地想要收回自己的战争神国,没有战争神国自己总是有所顾虑,而部落大军也无法全力作战。

    刑天也不是没有想过开启自己的内世界,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刑天根本不敢这么做,刑天可不相信在暗中会没有人观注着这里的一切,一但自己的内世界暴露,后果只怕不堪设想,无论是部落文明也好,还是凶兽文明也好,只怕都容不下自己的存在,那时自己真得就成了所有人要打杀的对象,这样的危险刑天可不敢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