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节 血脉狂暴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节血脉狂暴

    空虚不屑地冷哼一声:“反抗,你现在还有能力反抗吗,乖乖受死吧,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对抗神山之威,就算是终极强者也得受到压制,而你这样的蠢货自然是更加不行了!”

    自大,此时此刻的空虚认为自己占据了优势变得十分自大起来,并不认为这已经被自己压制的敌人还能够有翻盘的机会,所以他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威胁,更是铁了心要干掉对方,不想与对方有丝毫的妥协,想想也是很正常,毕竟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牺牲了那么多的部落战士方才布下了这样的陷阱,若是这个时候放弃,那先前所做的一切准备,付出的一切代价都将化为流水,这是空虚所无法接受的,也是部落文明所无法接受的。

    “好,你这混蛋既然不给本尊留活路,那我们就决一死战!”在看到无法与敌人达成协议时,这尊凶兽强者也为之发狂了,原本他并不想拼命,毕竟没有任何生灵愿意面对死亡,而这尊凶兽强者也不例外,可是此时它却没得选择,若不拼命,那只有死路一条。

    在那疯狂的呐喊声中,这尊凶兽强者暴发了,将自己最大的底牌动用了,一瞬间它的身躯疯狂地变大,凶兽最强大的本体显露出来,瞬息之间一尊身高数十万丈,犹如顶天立地的巨兽一样的凶兽巨猿出现了,而这头巨猿在疯狂地咆哮着,仇视着眼前的敌人。

    当凶兽显出本身之时,那就代表着它动用了血脉的力量,代表着它要拼命,原本空虚自大地认为之前自己的偷袭已经重创了对方的本源,已经消除了对方最大的底牌血脉之力,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这一次的错误将自己陷入到了危机之中!

    改变!空虚很想改变这一切,可是他却找不到改变的机会,要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时对方已经没有了退路,已经是铁了心要与自己决一死战,甚至是拉自己同归于尽,这样的情况之下,任何言语都是无法改变战局的,想要改变那就得凭实力。

    “混蛋,怎么会这样,这个混蛋不是已经被我重创了吗,怎么还能够动用血脉之力,难道说凶兽的肉身真得会强到同阶无敌的程度?”空虚的心中不由地在暗骂着,可是这种情况之下骂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同阶无敌?不,凶兽的肉身并湍肝强大到那种地步,而眼前这尊巨猿之所以能够暴发血脉的力量,那是因为它自身的特殊性,它可不是普通的猿族,而是拥有着神魔血脉的狂暴巨猿,当面对绝境之时,当心生与敌同归于尽的念头之时,在死亡的威胁之下,狂暴巨猿的血脉就会被引发,就会主动进入到狂化状态之中,也就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

    不管空虚有多么的不甘心,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狂暴巨猿的血脉暴发,让空虚也不得不施展自己的肉身神通,化为一尊高达数十万丈的神体,让自己犹如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与这眼前的狂暴巨猿来一场生死对决,毕竟这个时候仅仅只是凭借着神山的力量已经无法完成自己的目的,所以空虚不得不继续付出更大的代价。

    空虚的神体显露出来后,那神山虚影并没有消散,依然浮现在他的头顶之上增强着自身的力量,为空虚争取一线生机,要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那已经不是一般的生死对决,或许空虚与这狂暴巨猿之间有着实力上的差距,在正常的对决之下能够完胜对方,可是在这生死对决之中就不同了,这样的对决只论生死,没有逃跑的可能,那怕是胜利了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更多的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所以空虚不得不全力而为。

    战,狂暴巨猿在血脉之力暴发后,可不懂得什么叫谦虚,不懂得什么要退让,此时此刻在它的心中有得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眼前的敌人砸成一团肉泥,至于其他问题,那根本不在它的考虑之中,狂暴的力量已经主宰了它的一切。

    吼,一声巨吼之下,那头狂暴巨猿主动发动了对空虚的攻击,那狂暴的力量瞬间撕裂了虚空,直接向空虚杀了过去,在那巨大的力量面前,空虚的空间大道所凝聚而成的领域直接被撕裂开来,强大的力量直接杀到了空虚的身前,这就是一力降十会,那怕是空间领域的力量再强大,再逆天,但在绝对的力量而前依然不堪一击。

    “混蛋,你要战,老子就与你一战!”面对这样一头已经狂暴的巨猿时,空虚也没得选择,只能够硬着头皮与之对抗下去,那怕是这场战斗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虚空也不得不继续对抗,毕竟现在主宰战局的已经不是自己,而是这头已经狂划时代的巨猿,对方已经占据了主动权,自己只能够被动地接招,没有办法重掌主动。

    疯了,血脉的力量一动,狂暴之中的巨猿已经失去了理智,已经变得无比疯狂起来,除非是能够干掉这头狂暴巨猿,要不然那怕是剩下一口气,这头狂暴巨猿都不会认输,都会继续与敌人对战到底,这就是狂暴巨猿的恐怖之处,面对这样的敌人,那怕是空虚也要为之头痛,也得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而造成这一切的皆都是因为他自己的自大。

    两尊巨大的战体在这战场之上疯狂地对决着,强大的力量疯狂地在这片天地之中肆虐着,这狂暴的力量一出,立即让这战场之中还活着的诸多生灵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如那汪洋之中的一叶孤舟在那风浪之中起伏不定,随时都会有可能被那恐怖的风浪给打翻,葬身于那无尽的汪洋之中,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