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节 无知者无畏
    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节无知者无畏

    看到这里时,刑天的心中更是冷笑连连,没有想到这大军还没有完全聚集起来,这青玉使者与这位指挥使大人就已经暗自下手,拉拢各个部落的首领,为自己而战,而自己没有接到拉拢,只怕是因为自己早已经被排除在核心之外,为何会如此,这最大的原因只怕还是源自于刑天部落的本身,谁让刑天部落中的人全都是游离在部落文明之外的存在,在这样的种族大战之中,若是自己的部落不被抛弃那什么部落会被抛弃。

    心中越是冷笑连连,刑天的脸色越是平淡无波,仿佛丝毫不知道对方的算计一样,刑天能够平淡对待,但是做为指挥使的这尊来自大本营的强者却不行,不得不说这尊指挥使实在是太高傲了,到现在为止,他竟然没有向刑天介绍自己,刑天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仿佛是这尊指挥使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告诉刑天自己的名字一样。

    部落文明的高层安排这么一尊无知而自大的混蛋来这里召集人手,这真得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任是你再狂傲,再自大,但你总得给手下人一点尊严吧,可是这尊指挥使丝毫没有这么想过,就他这个样子还妄想要让刑天听从其指挥,真是无知得可怕,无知者无畏,说得就是他这样的无知之徒,这样的狂妄之徒,这样的人能够走上高位这让刑天有些无语。

    看着那一闪而过的几人时,指挥使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仿佛是被那些人给激怒了一样,刑天看到这里时不由地开口问道:“指挥使,那些部落首领他们这是去干什么时候了,怎么没有来拜见你,难道说他们敢违背部落的意志,不想听从你的指挥?”

    刑天的话语虽然很平淡,但是这番话却引起了这尊指挥使心中的怒火,瞬息之间这厮的脸色是青白交加,变得异常难看起来,不得不说若论气魄来说他还差得很远,就这么一番小小的言语都能够激起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无知。

    “不用理会他们,一帮心高气傲无知的混蛋而已,迟早会让他们这些混蛋吃不了兜着走!”这指挥使气哼哼地冷喝着,那眼睛之中满是森寒,摇了摇头大步前行不愿意与刑天深谈此事,直接将刑天给抛之一边,一点气度都没有,这样的指挥使真得让刑天鄙视。

    “草,用不用这么夸张啊?部落文明的那些高层是无知的可怕,还是对大本营的自信过高,竟然派出这么一个混蛋做为一方大军的指挥使,以这样的心态,这样的气魂也想指挥大军取得对凶兽的胜利,这真得是太儿戏了些,或者说这个混蛋本身也是被部落文明高层给抛弃掉的混蛋,也是一个弃子不成?”很快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有所怀疑起来,虽然说这尊指挥使很不合格,但是部落文明的高层用这么一个混蛋来指挥这偏远之地的部落大军,就算是这些大军再怎么不合格,也不应该如此儿戏啊,若说解释,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个混蛋也是弃子,都是被部落文明高层给放弃掉的,都是炮灰一样的存在。

    看着那指挥使离去的背景,刑天不屑地摇了摇头,然后没有再去理睬对方,既然自己早已经是被抛弃的存在,既然自己的部落已经成为炮灰中的炮灰,那刑天还有什么好顾及的,于是刑天连招呼也没有打,直接就返回了部落大军之中,至于说日后的大战,刑天已经想清楚了,自行做战,根本不用去理会这个无知的混蛋,刑天可不想让自己的部落大军成为这样无知混蛋的炮灰,死得不明不白,一个连自身情况都弄不明白的混蛋,那就是一个死人,对于一个死人,自然也就用不着去在意他的看法,在意他的命令!

    在回到部落大军之后,很快一切皆都明朗起来,在这偏远地区之中的各个部落分成了两个部芬,一方是被之前刑天所见到过的青玉使者所掌握,一方则是被这指挥者所掌握,相对来说那青玉使者所掌握的力量要镪大许多,不过前题是不计算刑天部落的大军。若是将刑天所掌握的大军计算在内,那双方的力量则是相等。

    身临这样的局势之中,那尊指挥使大人竟然还能够无视刑天,在这样的领导指挥下作战,那就是在自取灭亡,刑天真得不明白那几尊投靠这指挥使的部落首领是怎么想的,不过这不关刑天的事,对刑天来说,这些人的死活与自己无关,刑天没有义务去告戒他们。

    生死有命、福贵在天,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这些部落首领也不例外,他们既然选择了错误的路线,那就得来些付出代价!当然,对刑天而言,不仅仅看不上那指挥使,同样也看不上青玉使者,也并不认可他的领导才能,在没有了解刑天部落的战力之前,就做出了放弃刑天部落的举动,不管这个理由有多么充分,在这样危险的种族大战之中,那都不昨智者所为,一个合格的指挥,那就要团结一切有用的力量,而他却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同样也是刑天鄙视对方的原因,对方同样也是一个被部落高层抛弃的弃子!

    刑天不知道对于整个部落文明高层抛弃的人有多少,但是想象这么大的远古战场世界,便能够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部落文明尚切如此,可想而知那凶兽文明又是何等的凶残,何等的疯狂,又会有多少生灵会被它们当成是弃子一样放弃掉!残酷、无情?这就是种族大战的残酷性,或许在一般的时期中,部落那些强者不会这么无情,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总得有人牺牲,而牺牲一些无知、自大的混蛋,总比牺牲一些天赋强大的人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