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节 黑手浮现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节黑手浮现

    “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幻觉,大家不可被这混蛋给欺骗了,他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不可能瞬杀我们这么多的同袍!”一声声的疯狂吼声在那群凶兽之中响起,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凶兽都在恐惧,都在害怕,可是它们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够硬着头皮继续,要不然等待它们的还是死亡,畏敌不前同样是难逃一死。

    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算计都不值一提,当刑天动用了这强大的杀手锏时,战局则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灵魂大道的力量面前,这些凶兽再强大也难以抵挡住来自于灵魂之上的攻击,更何况刑天的灵魂大道无比的强大,而且为了能够快速解决掉敌人,刑天更是动了自己的灵魂至宝,在灵魂玉树的攻击之下,任是再强大的凶兽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刑天能够瞬息之间群杀这么多的凶兽,也是因为之前做好了诸般的准备,用一次次的算计打落了这些凶兽的士气,让它们的心中有所畏惧,正是这样方才能够有这惊人的结果,能够一击给予这些凶兽这样疯狂的杀伤,刑天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为得就是要在那尊永恒级的凶兽强者出现之前清场,而且在清场之时还能够让自己有更多的准备。

    当心灵风暴再一次暴发,那些凶兽更是无力抵挡,又一次成片地倒下了,死亡的力量笼罩在了它们的身上,让它们是无路可逃,在这样疯狂的杀戮之下,那成群的凶兽倒在了这片大地之上,那无尽的杀机也在快速地消退着,而刑天的脸色则是有了一丝淡淡的苍白,刑天身上的气息也有了一丝淡淡的混乱,仿佛是在这场心灵风暴的攻击之中自身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自身出现了一丝异常,自身的力量消耗过重。

    就在这一刻时,突然间一股恐怖的力量划破虚空直接降落到刑天所在的这片天地之中,而与此同时一声疯狂地大笑声响彻天地:“哈哈哈!好,实在是太好了,你这小辈终于被这些蝼蚁给消耗掉了自身的力量,现在是将你身上的机缘交给本尊的时候了!”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一尊气息恐怖的凶兽降临到了刑天的面前,这是刑天一直都在等待的那尊永恒级的凶兽,随着它的出现,最终的决战开始了,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大战。

    “好,好一头阴险的凶兽之王,没有想到你为了自身的利益连自己的手下都可以坑杀掉,真是阴险到了极点,你难道就不怕被种族所惩罚吗,用这么多的手下,牺牲了这么多的半步永恒的强者,为得仅仅只是消耗掉我的力量,你难道心中就没有一点惭愧吗?”面对着这突然破空而来的凶兽强者,刑天一脸镇定地开口说道。

    “哈哈哈!小辈,你休要用这可笑的言语来影响我的心境,你这点手段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那些蝼蚁的死可不是被我所害,而是为种族荣耀战死的,而且只要能够达成目的,能够消耗你的所有力量,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地,能够毁灭一个部落文明的强者,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地,更何况,等本尊夺取你一身的潜力,实力将会更加强大,又有谁敢来指责本尊!”

    说到这里时,那头凶兽王者的语音来之一顿,脸上浮现出无尽的疯狂之意,片刻之后它又沉声喝道:“小辈,你用不着再强装镇定了,到了这个时候你已经是山穷水尽,乖乖地投降,本尊还能够让你死得痛快一点,要不然你的下场要比它们更惨!”

    投降,一尊凶兽强者竟然想要让刑天投降真是可笑至极,虽然说现在的局势看起来对刑天十分不利,可是刑天真得没有一点反击的力量吗,刑天身上就真得会没有一点威胁吗?

    不,事情并非如此,这头凶兽之所以会这么说,那就是对刑天的一种试探之举,它想要知道刑天现在是不是真得到了山穷水尽之境,是不是真得已经再也没有反抗之力了。

    可惜,此时刑天的脸色依然是平静如初,仿佛丝毫没有为之所动,平淡地说道:“投降,想要让我投降那是不可能的,你若是真得有碾压我的实力那就动手吧,我们之间只有一战!”

    刑天越是表现的如此平淡,越是让那头凶兽王者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之前刑天可是动用了天罚的力量,它不知道刑天是否还能够暴发出这样恐怖的力量来,而偏偏现在场中已经看不到其它活着的凶兽存在,没有炮灰来试探刑天的虚实,这让这头凶兽王者的心中不由地蒙上了一层阴影,心中不免开始怀疑起这是不中敌人针对自己的阴谋诡计。

    看到那头凶兽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鄙视的神色,冷笑道:“怎么你一尊堂堂的永恒强者面对我这样力量消耗一空的敌人却不敢一战了不成,若是如此的话,那你现在退去还来得及,若是等老子的实力恢复,那你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面对着刑天讥讽,这头凶兽王者的脸色是一变再变,根本弄不清刑天现在的虚实,而偏偏如今它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正如刑天所说得那样,若是等刑天的实力恢复,那等待它的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刑天无法斩杀它,而它也得为这么多凶兽强者的死亡负责,凶兽文明是不会放过它这样一个畏敌不前,暗算同袍的混蛋,所以现在这头凶兽的处境则是十分的尴尬,它所要承受的压力无比的惊人,这对它来说可是巨大的威胁!

    一瞬间,场中的情况陷入到了沉寂之中,这头凶兽在心中不断地盘算着,想要弄清刑天的真实情况,想要知道对方这样疯狂的举动是不是在虚张生势,有故意地引导自己向不利于自身的方向去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