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节 恐惧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节恐惧

    “混蛋我们上当了,这就是一个针对我们的陷阱,那混蛋在渡天罚之前就已经算计到我们会来,所以故意布下这陷阱来暗算我们,大家不要再自相残杀了,要不然等待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一道大吼声在众多凶兽的耳中响起,终于有凶兽强者看穿了刑天的布局,虽然说是在天地意志的相助之下,但是这已经很不错了,只可惜它们看穿得还是太晚了一点,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而且它们再也没有回转的机会了。

    天地意志还是小看了刑天的布局,小看了刑天手段,在那杀戮本源爆炸的一瞬间,在那无数的攻击之中,有着一丝丝强大的傀儡大道,而这傀儡大道没有什么攻击力,当接触到那诸多的凶兽时,全都潜伏在了它们的身体之中,在趁着诸多凶兽心神大乱之时侵蚀进它们的心神之中,等待着时机的到来,等待着对这些凶兽行那一击必杀之术。

    “杀,我们一起杀进去,灭了那混蛋,再谈最后的机缘的归属,要不然大家都得被这混蛋给算计死!”在明白了自身的危机之时,那诸多凶兽之中终于有强者站出来喊出了这么一番话来,不过它的这番话喊得很不错,但是却无法得到众多凶兽的认可,虽然说这些凶兽十分痛恨刑天的暗算,但是它们冒着生死危险来这里为得就是夺取那大机缘,若是大家纠缠在一起,那还怎么能够独吞这份大机缘,若是无法独吞,与其它强者平分,那所得到的还没有自己付出的多,所以这个提意听起来很美好,但根本无法实现。

    杀,那些自身没有多大损作呕的凶兽强者可没有在意这番吼声,一个个都放下了彼此之间的仇恨,大步向着刑天的方向而去,至于所谓的联手,那是没有任何一尊强者做出表示,由此可见这些凶兽心中对这份大机缘有多执著,完全到了不顾一切的程度。

    当所有凶兽都放下仇恨时,都不再疯狂地自我残杀时,很快它们便找到了刑天,而这时刑天正一脸平淡地等待着它们的到来,对于眼前所出现的这些凶兽,刑天并没有一点担忧,因为在这些凶兽出现时,刑天已经发现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大半,这些全都中了自己的傀儡大道的暗算,只等待时机成熟便能够将它们一网打尽,成为自己的打手。

    “咦!这里怎么会有部落的人存在,我说是谁这么阴险,原来是部落的混蛋,你这混蛋给本王去死吧!”一头凶兽在看到刑天之后不由地发出了一场惊叹声,然后则是疯狂地冲向了刑天,要在其它凶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干掉刑天,夺取那大机缘!

    在这时,这头凶兽又一次完全被心中的贪婪所控制,想要先下手为强,先一步干掉刑天,然后以种族的大交来压倒其它的凶兽,独吞这份天大的好处,在它的心中则是有着一丝幻想:“这机缘可是自己从敌人的手中抢到的,这是战利品,谁都不能强抢!”

    虽然凶兽之间有着无尽的杀戮,但是却没有任何凶兽敢于挑战种族文明的底线,不敢明抢种族大战中的战利品,谁要是谁这么正大光明地做出来,那等待它的只有死亡,没有那个强者敢违犯这样的铁律,所以在这场争夺之中,谁若是取得了先机,那就战据了主动。

    这头凶兽强者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它只想到了如何针对自己的同伴,却没有想过自己有没有实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拿下刑天,若是做不到,那之前的这番心机也就白费了,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而且自己的攻击也只能够是白白为他人做嫁衣。

    “该死的混蛋,竟然敢抢先机,想要独吞好处,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又是一头凶兽站了出来,然后直接冲向了刑天,而这一头凶兽的出手立即引爆了整个局面,一头头凶兽纷纷向刑天冲杀而去,都想要在第一时间干掉刑天独吞这份天大的机缘。

    一瞬间,刑天被凶兽所包围,一道道恐怖的攻击如同潮水一样对刑天轰杀而来,那攻击无比的疯狂与霸道,仿佛是这些凶兽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力求一击轰杀刑天,灭杀掉刑天这个仇敌,而就在那攻击出现在刑天面前之时,意外发生了,一道银光闪烁而起,一股恐怖的天罚气息涌出,天罚的力量一出,一下子镇灭了一切攻击。

    这天罚的力量一出,一下子让所有的凶兽傻眼了,它们不明白为何天罚之力会在刑天的身上出现,而且还会受刑天所掌握,气息并如此的纯正,难道说这就是渡过天罚之后,这尊死敌所得到的好处不成,若是如此谁又能够与之对战?

    逃!在天罚的威压之下,一小部落意志不坚定的凶兽的心中不由地生出了逃跑的念头来,不敢再与刑天为敌,生怕下一刻那天罚的力量会轰到自己的头上,让自己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于是那后面的一些凶兽则是不由地开始后退起来。

    “大家不要怕,这天罚的力量虽强,但却不是他一个蝼蚁所能够掌握的,这混蛋也只有一击之力,大家不可被吓倒,谁若是在这个时候逃跑,那就是逃兵,就是种族文明的敌人,只要大家同心协力,我们一定能够镇杀这个混蛋!”在感受到后方有凶兽在退缩时,那冲在最前面的凶兽强者立即怕大喝,以此来阻止对方的举动,以防因这些混蛋的胆怯而让局势发生崩溃,让所有人陷入到真正的死亡危机之中。

    这大义一出,没有凶兽再敢退缩,要不然那就是要面对整个种族文明的仇视,就是整个种族文明的敌人,局势是缓和下来了,可是这些凶兽身上气势却并没有恢复,没有凶兽是傻瓜,在情况不明之下没有谁愿意当出头鸟,免得被敌人给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