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九十三章节 担忧
    第二千五百九十三章节担忧

    虽然那些远古神灵并没有把刑天这个小辈当成是一回事,可是在死亡沙漠之中他们依然在暗中监视着刑天的行踪,在看到刑天一连遇到几个远古遗迹都没有去探索后,这方才让他们彻底松了一口气,不再理会刑天,重新沉睡在自己的宝地之中。

    若是刑天在遇到那些远古遗迹之时选择继续探索的话,那结果就不同了,要知道刑天可是有过一次疯狂的举动,引起了死亡沙漠的暴动,惊醒了这些远古的神灵,打扰了他们的沉睡与修行,所以那些远古神灵再发现刑天敢于打那些远古遗迹的主意时,绝对会给予刑天致命的打击,不会再让刑天扰乱他们那安宁的生活,不会让刑天打扰到他们的修行。

    贪婪是死亡的伴随者,还好刑天并没有贪婪之念,要不然后果真得不堪设想,可以说无形之中刑天躲过了一场死亡的危机,时间紧迫对刑天来说也算是一个巨大的好处,让他免受一次死亡危机,而随着那些远古神灵的沉睡,刑天在这死亡沙漠之中的危机已经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只要刑天不再去打那些遗迹的主意,那就能够全身离开这个死亡之地。

    对刑天来说,这死亡沙漠之中虽然还有着无数的宝物与资源,甚至是强大的传承,但是刑天都没有在意,没有想过去打它们的主意,因为刑天的时间很紧迫,不仅仅是有着自己的妻子与朋友在等待着救援,更因为他自身的力量原由,毕竟长时间压制自身的力量,对刑天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而这样的负担会大大加重刑天的负重,早一点突破自身的瓶颈,早一点完成自身的蜕变,这对刑天来说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说那些凶兽已经撤退,那些远古神灵已经不再注意刑天,但刑天依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在这死亡沙漠之中完成自身的突破与蜕变,在刑天看来若是自己这么做的话,那完全是在自取灭亡,只要自己身上的生命之树气息散发出来,只要这生命之树的气息被那些远古神灵所察觉到,等待自己的绝对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远古神灵能够经受得住生命之树的诱惑,毕竟这可是能够恢复他们完整神体的重要至宝,所有的远古神灵都会为之发狂。

    正是因为刑天的心中明白生命之树对于那些远古神灵的重要性,所以刑天在工作上渡过先前那些凶兽围杀的生死危机之后,不再对这死亡沙漠之中的任何东西抱有贪婪之念,那怕是自己错失了一场大机缘,也没有丧失理智,相比机缘,自己的性命方才最重要,若是自己一旦压制不住自身的力量,让那生命之树的气息散发开来,自己的乐子可就大发了。

    刑天快速地在死亡沙漠之中飞奔着,向着一个方向快速地挺进着,没有了凶兽的打扰,没有了对死亡沙漠之中那些远古遗迹的贪念,刑天的速度是之前的十倍,自身快速地向着死亡沙漠的边缘接近着,为了节省自身的时间,刑天一路之上根本没有任何休息,那怕是夜晚之间,刑天也在快速地赶路,为得就是让自己能够快一点脱离这个死亡之地。

    随着刑天的飞速奔跑,渐渐地刑天终于离开了死亡沙漠的中心地带,开始向着另一方向的死亡沙漠边缘而去,在脱离了死亡沙漠中心地带之时,刑天能够明显地感受到死亡沙漠之中那恐怖的吞噬之力在降低,夜晚之中死亡沙漠对自己的影响也在降低,这让刑天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明白自己终于从死亡沙漠之中那最恐怖、最危险的地方脱身了,现在自己只要确定方向,不迷失方向,那就能够快速地离开这个死亡之地。

    轻松,在这一刻刑天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虽然说现在刑天还身处于死亡沙漠之中,但是刑天却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危,只要自己能够压制得住自身的力量,那就能够全身从这死亡沙漠之中离开,不再会有任何的危险发生,当然前题是死亡沙漠之中不会有恐怖的自然危机出现,要不然刑天的情况依然会十分的危险,刑天之所以不停顿地快速前进着,也就是担心会突然之间有那恐怖的自然灾难出现在这里,会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在飞速快奔的同时,又一个问题出现在了刑天的脑海之中,需要刑天警惕起来,那就是在离开死亡沙漠之后,自己所需要面对的危机,对于那部落文明,刑天可从来都没有抱有一丝幻想,毕竟靠人不如靠自己,所以刑天必须要在离开死亡沙漠之前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以免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那里,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在这样一个凶险的世界之中,相信那自己从没有接触到的部落文明高层,相信那所谓的部落文明的规矩,那就是在自取灭亡,刑天可不认为那些部落文明的高层会没有打过自己的主意,虽然说自己创建了新的部落,但是这并不是保护自己生命安全的依伥,刑天相信对于那些部落文明的高层强者,他们一定有办法掠夺自己身上的气运,夺取自己对武部落的控制,在没有确定对方真实的目的之前,在没有拥有自保的战力之前,刑天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刑天要做的自然是隐藏自己,另想办法融入到部落文明之中!

    不过凶兽文明也是横在刑天面前的一大威胁,刑天也不得不警惕它们的威胁,一路之上飞速地狂奔之中,刑天则在思考着如何化解这两大危机,正大光明地离开死亡沙漠,进入到那部落文明之中,那是不可能,刑天直接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仁慈之上,那可不是刑天的为人处事之法,那在刑天看来就是自取灭亡,自我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