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五章节 死亡冲锋
    第二千五百八十五章节死亡冲锋

    生死如今已经不在刑天的考虑之中,对刑天来说杀敌便是一切,若不能够斩灭前方的一切凶兽,那么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生死之间也有大机缘,之前刑天在那杀戮之中感悟到了杀戮的真意,感悟了杀戮大道,而这一次刑天更希望将这大道更进一步,而杀戮大道只能够在杀戮之中得到,所以刑天也只有杀戮。

    说起来在进入死亡沙漠之后,在接触到死亡沙漠的恐怖后,刑天也想过要借机感悟大道,而在死亡沙漠之中最能够感应的大道自然是死亡大道,毕竟在这死亡沙漠之中有着太多太多的亡灵,而且这些亡灵之中有着很多的远古神灵,他们死亡所产生的死气那是最纯正的死亡大道,三千大道同修的刑天,自然也修行了死亡大道,所以应该很容易感悟这死亡大道才是,可是进入到死亡沙漠之中刑天根本没有时间来感悟这死亡大道,毕竟时间对刑天来说那是太紧迫了,让刑天不敢有丝毫的浪费,所以这死亡大道也就与刑天擦肩而过,好在与死亡魔蝎的大战之中刑天总算是有了收获,感悟出了杀戮大道,这也算弥补了之前的损失。

    当心神完全投入到这场杀戮之中,刑天的心念这中再也没有了恐惧,再也没有了仁慈,面前的一切凶兽皆都是死敌,皆都是自己要斩杀的死敌,杀气在刑天的身上则是疯狂地暴涨着,而每一道杀气的增长都会给刑天注入到无尽的战意,让刑天的冲锋变得更加疯狂,变得更加恐怖,而这样的冲锋如同死神一样,在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死亡冲锋,也只有用这个词方才能够形容刑天现在的情况,而这死亡冲锋可不仅仅只是要与凶兽搏命,用自己的生命来杀戮,更多的是在刑天的冲锋之中无意之间已经贴合了死亡沙漠的真意,有了一丝真正的死亡的本意,死亡是什么,那是收割生灵的力量,而如今刑天则如同一尊恐怖的死神,正在不断地收割着那诸多凶兽的性命。

    每一个被刑天所斩杀的凶兽,它们的一身精华都被刑天手中的石剑所吞噬,成为了石剑的养分,而随着刑天的疯狂杀戮,石剑之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变化,不仅仅是再只有那一道血色的杀戮神通,那原本烙印在方尖碑之上的神秘文字则重新浮现出来,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现在了这柄石剑之上,做为刑天用自己心血所血炼而成的护道神兵,当石剑发生变化之时,刑天自然会有所察觉,而当刑天感受到这神秘的力量时,刑天为之震惊了,这股力量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很难明白它的本源,可是对刑天来说则十分熟悉,这是祭祀的力量。

    祭祀的力量出现在自己血炼而成的护道神兵之上,这对刑天来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道力量的出现,将会改变自己的护道神兵,会让自己对护道神兵的掌握出现问题,祭祀的力量对于任何修行者来说都是一件大事,特别是对刑天来说更是如此,如今刑天不知道这石剑之上的祭祀之力是针对于自身,还是被那远古神灵给隔空收走,若是针对于自身的话,这祭祀的力量只会壮大石剑的剑灵,而若是后者,那自己杀戮所吞噬的力量皆都会被远古神灵所吸收,而因果却要由自己来承担,这样的结果对刑天来说就十分不利了。

    对于这样的异变出现时,刑天的心跳不由地加快了起来,而这样的异变也影响到了刑天的心神,让刑天无法完全投入到这场疯狂的杀戮之中,这将大大影响到刑天的机缘,可是护道神兵与众不同,这是与自身有着紧密联系,若是不能够弄清其本源,刑天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所血炼的护道神兵就会被那远古神灵所控制,就会成为夺取自己性命的杀手。

    没有人愿意接受自己的护道神兵会有隐患,会成为夺取自己性命的杀手,所以刑天此时此刻的心神出现异常那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话虽如此,但现在刑天却是身陷于无尽的杀戮之中,是正在与那诸多凶兽搏命,心神这一出现变化,立即影响到了自身,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刑天的身体之上则是多了几道伤口,这是因为他的心神失守所造成的结果,若是刑天不能够改变这一切,不能够收拢心神,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死亡的对决之中,那等待刑天的只有死亡,要知道这些凶兽可不会对刑天有任何的仁慈之心。

    后悔吗?后悔自己不该轻易做出决定,不该用这不知底细的方尖碑来血炼护道神兵,不该让自己陷入到这样危机之中?不,刑天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怕是事情出现了意外,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但是刑天从来都不后悔,这一切是自己的决定,那自己就应该承担起后果来,那怕是现在自己所面对的局势再凶险,刑天都不会后悔,在刑天的心中后悔那只是弱者的表现,做为一个走逆天大道之人,心中有得只有勇往直前,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隐患出来,危机发生了,但这都不算什么,只要自己的信念坚定,只要自己不被这力量所动摇,那一切都能够被克服的,都能够被化解的,祭祀的力量出现的虽然不是时候,可是很快刑天便稳定了自己的心神,让自己的心神快速地镇定下来,不再为这祭祀之力所困惑,那怕是自己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也要等这场死亡的对决结束之后再说,若是自己都渡不过这场死亡的对决,想再多也是没有用的,那时自己早已经身死魂消,一切的想法自然也就化为虚无,没有半点的意义,不想死亡,不再倒在这死亡沙漠之中,刑天只能稳定住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