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四十二章节 神秘的文字
    第二千五百四十二章节神秘的文字

    这座传说之城是如何毁灭的,从现场刑天找不到一点头绪来,不是刑天的眼光不行,而是在这城中刑天能够看到的东西很少,不说房屋被掩埋,就连街道也被黄沙所掩埋,甚至是在这里刑天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看到,想必都已经埋在了这层层的黄沙之中。

    想要移开这无尽的黄沙,仅凭刑天一人那是不可能完成的,除非刑天敢动用神通,而那样做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给坑死在这里,因为刑天也不敢确保在这片古城遗迹之中没有凶兽出没,一但有如同先前那怪蛇一样的凶兽,刑天只怕是凶多吉少,所以在死亡沙漠之中没有到生死危及之时,是不会有人原意施展神展之力,那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灾难。

    小心地在这片废墟中觅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刑天便选择绕道而行,不愿意在这片废墟之中有丝毫的挖掘,走了很久方才来到古城的中部,相比于外部的情况,这里的街道相当宽阔,虽然也是黄沙遍布,但街道的格局脉络却可以清晰地看得出来。

    若是按照正常的设计,城市的中心应该有演武场在,可是这座传说之城中并没演武场,有得只是一座破败的神庙,在神庙之前更是有一座高大的方尖碑,在那方尖碑上刻录着诸多的信息,刑天还没有走近方尖碑就能够感受到其散发的强烈气息,仿佛在这方尖碑上刑天能够感受到在远古之时它曾经守护着整个城市,只可惜现在它所散发的气息也仅仅只能够保护住自身,早已经不能庇护这座传说之城,或许它的核心本源已经在远古之时被摧毁了,又或许是它根本不是庇护整座传说之城的力量,它的存在仅仅只是在叙说着神庙的历史。

    不管这方尖碑是什么样的存在,对刑天来说,这都是一件不错的宝物,只是刑天却不敢轻举妄动,那怕是刑天在看到这方尖碑的一瞬间感受到它有可能对自己的内世界带来好处,刑天也不愿意现在就动手,因为刑天不知道自己收取这方尖碑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会让这座传说之城发生什么样的异变,若是一个不小心惊动了这城市之中沉睡的生灵,那后果呆就不堪设想了,刑天可没有信心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越是如此古老的遗迹之中,越有着大凶险,对此刑天是深信不疑,至少刑天在死亡沙漠之中所经历的情况是如此,面对着一个让远古生灵都恐惧的传说之城,刑天再怎么谨慎小心都不以为过,在这样恐怖的古城之中随时都会有危险出没。

    放弃收走方尖碑后,刑天小心地打量着眼前的神庙,在这神庙周围没有什么建筑,只是在那无尽岁月之中神庙入口早已经被黄沙所掩埋,只是隐约间还能够看到拱形的石门的最上边,从这座神庙裸/露在外面的墙体可能看到,整个神庙都是由黑山之中那种大黑石所建筑而成的,正是因为神庙的材料是黑石,所以这座神庙隐约之间也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大地磁力,而且神庙与那方尖碑也有着一种莫名的联系,仿佛是两者都是黑山的一部分。

    做为神庙的存在,刑天相信在神庙之中会有一些远古的信息留下来,毕竟神庙是祭祀的重地,也是一个城市,一个部落最重要的部分,刑天一短身,小心地钻进了神庙之中,在进入到神庙之后,刑天瞬间为之震惊了,神庙之中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奇特的文字,甚至是在每一个支撑神庙的石柱之上都有,而在神庙之中还有一个黑色石像,仿佛是供奉的神灵!

    对于神灵石像,这倒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这里是神庙,可是在四周那诸多奇特的文字却让刑天感受到了一股苍老的气息,虽然刑天不认识这些文字,但是刑天却能够感受到文字之中那苍老的气息,这都在说明这座传说之城曾经是一个强大的文明。

    难道说这就是部落文明的起源之地?一瞬间刑天的心中不知为何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或许这想法有些不可思议,但仔细一想却有几分可能,毕竟部落文明不可能从虚无中出现,他也有自己的起源,而死亡沙漠之中那诸多远古遗迹很有可能就是它们的起源。

    若是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是不是说部落文明并非远古神灵的直接传承者,在远古神灵与部落文明之间还曾有过一个发达的文明,而这个文明不知因何而毁灭?想要弄清这一切,只怕要解读神庙之中的这些奇特文字,只是任是刑天怎么去了解,都无法解开这些文字之中的秘密,无法知晓远古生灵所留下来的信息。

    一般的文明传承之中文字都可以用精神来阅读,越是古老的传承越是如此,可是在这神庙之中的文字却没有这样的能力,这就大大阻碍了刑天对神庙信息的解读,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发达的文明做出如此的选择?他们用这样的文字来传承自己的文明,是有意在掩饰着什么,还是在躲避着什么?还是这个文明的传承有着特殊的意义?

    无法解读的文字让刑天则是有些苦恼,这不仅仅是因为刑天无法了解其中的秘密,更重要的是当刑天想要用自己的神识来烙印这里的一切时,却发现任是自己的神识如何来扫描,都无法将这些文字烙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仿佛是这些文字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而偏偏刑天的眼睛却能够看到这一切,用手也能够摸触到这一切,证明这并非是虚幻的,它是真实存在的,这样神秘的力量仿佛是天生就在克制着神识的力量,这又是为什么?这一切都让刑天感到疑惑不解,也让刑天心中隐约有所不安,仿佛是在这神庙之中有什么大恐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