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节 诡异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节诡异

    在如此一个诡异而危险的环境之中,刑天也不得不谨慎小心,那怕在这里有着无尽的宝藏,有着强大的传承,刑天也不敢被其诱惑,黑暗之中,刑天在不断地抵挡着外力对自身的影响,在努力地恢复着自身的消耗,以求能够安全地渡过这个危险的夜晚,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行的,刑天现在的处境便是如此,在进入到了这山中之后,一切都已经由不得刑天自己掌握,主动权已经交给了那神秘之地。

    原本在刑天看来,夜晚自身用不着承担白天那恐怖的太阳之力对自身的侵蚀,可是很快刑天便明白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他用之前在死亡沙漠之中的经验来对待这山中的情况,这可是犯了天大的错误,在死亡沙漠之中的夜晚虽然很冰冷,但还在刑天所承受的范围之内,可是在这山脉就不同了,当那一轮皎洁的圆满升起时,当那光芒散落在这片黑暗之地时,一冷发自心灵深处的冰冷侵袭着刑天的身体还有灵魂!

    这冰冷可不同于死亡沙漠之中的那冰冷,因为它的力量要更加恐怖,更让刑天为之震骇的是这月光落下之时,仿佛是引动了这黑山的力量,两种力量交融在一起对于所有入侵者进行一场恐怖的大清洗,在那冰冷之中还夹着恐怖的大地磁力,在腐蚀着其身体与灵魂。

    相比白天的太阳之力,这与大地磁力交融的冰冷之力更加恐怖,面对这样突然而来的异变之时,刑天不仅仅没有能够恢复自身的消耗,还不得不调动内世界的力量来抵挡这股力量对自身的侵蚀,因为仅仅只是依靠肉身的力量那是无法消除这股恐怖的力量。

    冰冷对于刑天来说并不算什么,也仅仅只是与白天的太阳之力相等,可是融合了大地磁力那就完全不同了,磁场的力量不仅仅增强了重力,更是有着强大的腐蚀性,这对刑天来说可是有着致命性的威胁,出现如此的异变又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震骇。

    在抵挡着突然而来的恐怖力量时,刑天的目光在快速地扫视着周围的情况,希望能够找到一处可以让自己容身之所,能够减轻自身所承受的压力,在那皎洁的月亮下,刑天看清了前面山谷中的一小段路,在其两侧全是漆黑的山石,地上是厚厚的黄沙,空山寂寂连棵草都没有,哪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更是没有让自己容身之所。

    刑天不能够一直苦苦地站在原地硬抗这股力量对自身的侵蚀,当下便快步向前走去,很快刑天疾行了几步,而这时他的眼前突然一亮,只见在远处的地上坐着一个人,当刑天走过去一看,只见那人身穿兽皮,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刑天仔细一感应却发现其身上没有半点生机,原来这是一个死人,一个不知什么时候死在这里的人。

    这时,刑天心中不由为之一惊,在死亡沙漠中遇到死人或者干尸,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这具尸体却是与众不同,死者是个男子,他的头颅高高地仰起,那两只眼睛直视着天空,一付死不瞑目的样子,也许是他死得太快,还来不及闭眼,所以那神情表露得十分清晰。

    不知道此人是死亡的时间很短,还是因为这里的天然环境,此人的身体并没有腐朽,也没有干枯,仅仅只是他露在外边的皮肤有一点稍稍干枯感,最古怪的地方是他的皮肉发青,在那皎洁的月光的照射下,泛出丝丝蓝光,让人见了不由头皮发麻。

    此人并不是正常死亡的,而是一瞬间被一种恐怖的力量直接杀死,有可能是那恐怖的冰冷之力,也有可能是强悍到极点的毒素,能够走到这里的那绝对不是什么凡凡之辈,一定是强者,而这样的强者却被一击灭杀,这样的结果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震骇。

    想到这里时,刑天的目光没有停顿,继续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很快刑天又发现在不远处带有一具尸体,而当刑天继续将目光向前探去时,发现在这条小路之上并不止有两具尸休,在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之上横倒竖卧着四五具尸体,而这些死者的装束都相同,死去的样子也几乎是一样的,都是惊恐的瞪着双眼,死得怪模怪样。地上还散落着几件气息依然强大的武器,从那冷冽的寒光上便知晓这可不是一般的武器,而是真正的神兵。

    刑天原本还想继续向前探索,可惜的是前方已经是一个弯道,刑天不可能看到弯道的另一边,不过刑天相信在前方只怕还有更多的尸体存在,若是这一条小路之上有无数的尸体,那究竟是什么力量杀死了他们,而这些人的目的又是什么?他们的身份又是什么,是远古的生灵,还是如今的部落文明之人,甚至是从那偏远地区出来的部落强者?

    在没有弄清楚这一点,刑天可不敢大意地向前继续前进,毕竟有那未知的凶险存在,一但有事那就更有可能直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刑天可不认为自己有强大的肉身体魄,还有坚强的灵魂就能够抵挡这未知的凶险,站在那尸体之外不远处,刑天小心地打量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具尸体,想要在他的身上找到其死亡的真实原因。

    可惜,任是刑天在远距离外如何打量都仅仅只能够看到一点点的情况,想要弄清对方的死亡原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无奈之下,刑天心念一动,挥手之间一道由气血之力所凝聚而成的锁链缠在了那具尸体之上,然后迅速地收回,将这具尸体带了出来,而与此同时,刑天的身体则是急速后撤,不敢与这具尸体冒然接触,害怕在这尸体之上有什么危险因素存在,或许刑天的举动有点胆怯,但在这样未知的诡异之地,再怎么小心都不以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