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节 石棺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节石棺

    看到这块石板后,刑天心中松了一口气,与先前的考验相同,这同样需要强大的神力方才能够开启,不过刑天却并没有急着动手,能够将通道设在这祭祀之地中,只怕眼前这块石板并不是那么简单,刑天可不认为祭祀了如此之多的生灵,这石室之中会没有怨煞之气,不认为这石板之上会没有什么隐晦的暗手,那怕是之前几次的考验并没有,但却不代表这里没有,小心驶得万年船舶,刑天能够自洪荒天地一直活到现在,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疯狂战力,更多的还有他的谨慎小心,对于未知,刑天从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

    神念小心地与这石板联系着,当刑天的神念与那一丝的神力相连之时,一股恐怖的阴煞气息疯狂地向刑天的识海之中涌来,事情果然如刑天之前所猜测的那样,这祭祀之地的确有大凶险,这里有着敌人所留下来的神秘力量,给后来之人一记杀手锏。

    面对如此的惊变,刑天并没有感到震惊,也没有为之愤怒,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对刑天来说,这阴煞之气虽然恐怖,但早有准备的刑天此时早做好了全面的准备,当那阴煞气息涌入到元神识海之时,那坐镇识海之中承载着灵魂大道的灵魂玉树动了,一瞬间将这入侵的阴煞之气给直接吞噬掉,在这强大的灵魂至宝面前,区区的阴煞气息那根本不值一提,想要暗算刑天的元神,想要夺舍刑天,那就是在自取灭亡。

    当这恐怖的阴煞气息被刑天所消灭后,石板之上的神力气息消散一空,整个石板恢复了原本的面貌,这时刑天方才小心地注入神力,将这一道石板给提起来,暴出了石板之下的空间,只见地面之下是一间与上面差不多大的墓室,中间摆放着一口古朴的石棺,不过这口石棺与正常的石棺有着很大的差别,首先在这石棺之上没有任何的装饰性花纹,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神纹波动,同样这石棺也不是长方形,而是有些方方正正,像是一口大箱子一样。

    虽然说刑天经历了无数的文明,经历了诸多世界,可是这样的墓穴和石棺的形式别说从来都没见到过,甚至是以刑天那渊博的知识,都瞧不出眼前这石棺的究竟,这恐怕是一种早已失传的远古之民的墓葬形式,很大程度上受了远古神灵文化的影响,其中很多东西都是远古神灵文明之中独有的,实在是罕见至极,也诡异至极。

    虽然下方的墓室有所诡异,但是刑天却没有犹豫不决,在心神小心地探索了一番,确定下方的石室之中并没有危险的敌人存在后,刑天则是小心地下到了这地下的墓葬室,当他看到周围的情况时,心情不由为之震惊起来,在这墓葬室的四壁之上,全都是精美的彩色壁画。

    刑天看到其中一副,心中也不由为之激动起来,喃喃自语道:“这……这画里记载的事,竟然与死亡沙漠有关,看来这墓葬并不是远古神灵的,而是后人所建造而成的,这真是太意外了,也太不可思意了,究竟是什么人建造了这里的一切呢?”

    壁画虽好,但是记载的内容却是很少,仅仅只是从壁画上,刑天很难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毕竟经历了无数岁月,死亡沙漠是在变化的,远古的记载并不能够给刑天指引出最佳的离开死亡沙漠的路线来,这对刑天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这石室的壁画让刑天有所失望,不堪这刑天却并没有放弃,依然小心地在打量着墓室里的壁画,努力地想要从这些壁画之中找到更多的远古之秘,至于中间的石棺,刑天倒并没有理会,仿佛是已经将它抛之脑后一样,丝毫没有一点想法。

    刑天小心地解读着四周壁画的故事,想要找出这一切的根源,对于最前面的几副画,刑天倒是能够看得明白,是说得是墓主生前的故事,只是因为对远古的了解不足,刑天也不能够确定对方的壁画之中所描绘的情况,这让刑些感叹不已。

    不过很快刑天便从壁画之中找到了死亡沙漠形成的原因,那是因为远古神灵的大战所造成的,而那幅壁画之上有一个淡淡的宝物之影,所有远古神灵因它而展开了一场争夺,于是因为众多远古神灵的大大出手,直接破灭了长生界,造成了现在这死亡沙漠的形成。

    可惜的是壁画的数量有限,根本不能够描绘出所有远古的秘密,刑天所能够了解的信息也是少之又少,最重要的是这片死亡沙漠有多大,如何通过死亡沙漠的方法并没有交待,这让刑天则是大为不甘,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份远古留下来的秘密,竟然所得到的信息却是不完整,这如何能不让刑天恼火,可偏偏这就是事实,根本由不得刑天掌握。

    不过好在刑天也不是完全没有什么收获,至少刑天知道远古神灵大战是为了争夺一件宝物,什么宝物能够让远古神灵都为之不惜生死大战地要争夺呢?难道说那是能够主宰天地的无上至宝,若真是如此那也就能够说明远古神灵是因何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远古神灵的消息是因为战争,文明的破灭也是因为这场大战。

    只可惜,这墓葬之主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信息,让刑天是满头雾水,仿佛是自己身陷入迷雾之中,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应该如何来解决这个墓葬室,更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眼前的那座石棺,不知道在这石棺之中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刑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石棺,仿佛是要将这石棺给看破一样,还好这里没有人,要不然他的这样子可是不好,而且一旦有人在一边出声,甚至会让刑天直接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