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节 怨恨
    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节怨恨

    刑天说得没有错,对于一般的部落来说或许需要建造部落祭坛,但对于武部落来说则用不着,因为部落早已经得到了天地的认同,得到了部落文明的认可,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部落战旗,根本用不着去祭祀别人,用不着将自己的气运分给他人。

    刑天的话虽轻,可听到部落使者的耳中却好似地狱恶魔之音,他刚刚恢复了一点力气的身子又是一软,没能再从地上爬起来。他此时满心满眼都是难堪和恐惧,从来都没料到下面的边缘分部落,竟然还有刑天这样的恐怖存在,竟然如此不给本部落面子的人。难道他就不怕,本部落爆发雷霆之怒,直接将他从部落首领之位跌落么?

    只能说这部落使者太无知了,刑天的武部落已经与黄土部落没有什么关系了,是一个独立的部落,这个时候黄土大道武却让一个独立的部落去朝见,去接受他这大道武的任命,想要掠夺武部落的气运,那就是在与刑天为敌,在与整个武部落为敌,既然是敌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刑天没有直接干掉他已经很不错了。

    可惜,眼前这部落使者根本不知道的这一点,或许在黄土大道武的眼中,他只是一个棋子,而且还是一棵随时都可以被抛弃掉的棋子,让他前来刑天的武部落,那就是在让他送死,用他的性命来为黄土大部落制造针对刑天与武部落的借口。

    对于敌人的想法,刑天自然是一清二楚,毕竟刑天的眼光与计谋可不是眼前这个愚蠢的笨蛋所能够相比的,只不过刑天并没有中计,并不是刑天怕了黄土大部落,怕了黄土大道武,而是刑天不愿意恶了部落文明高层的强者,毕竟这是在兽潮之中,那怕是自己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够引发部落文明之间的冲突,毕竟这关系到部落文明的气运,关系种族的战争。

    看到部落使者现在的丑态后,刑天脸色一正,沉声喝道:“说吧,告诉我黄土大道武派你前来有什么阴谋,黄土大道武想要如何暗算我武部落,在开口之前,我要提醒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那对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说吧!”

    刑天目光突然然变得森冷凌厉起来,好似两柄锋利长矛直刺到部落使者的心田之中,那声音声是霸道无比,好似惊雷炸响震耳欲聋,直接打掉了这部落使者心中的诸多顾虑。虽然说出卖部落那是不对的,可是与自己的性命相比,这部落使者自然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性命。而且此时他的心中对黄土大道武也十分的怨恨,若说之前在接受到前来武部落传答命令的任务时,他的心中有着无尽的兴奋与喜悦,那此刻他则是有着无尽的怨恨。

    这个部落使者虽然有些愚蠢,但并不是一个傻子,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明白自己的处境,自然明白自己所接到的这个任务就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自己在黄土大道武的眼中那就是弃子,所以他心中无比的怨恨着黄土大道武,怨恨着自己所接到的这个命令。

    “是是是,我不敢有所隐瞒,大道武派我前来的确是有着其他目的,因为兽潮的疯狂,数个分部落一下都被兽潮所毁灭,而阁下的部落不仅仅没有毁灭,相反壮大了起来,所以大道武认为阁下的部落应该承担起抵挡兽潮,保护本部的重任!”在刑天严厉不带丝毫感情的冷漠目光注视下,部落使者吓得心胆俱丧再不敢作妖,急急忙忙将真实情况述说清楚。

    听到这番话后,刑天的表情依然平静,但对于其他部落道武来说一个个的脸上都流露出无尽的恨意来,这根本就是摆明了想要拿部落开刀,想要用武部落的众人来为黄土大部落挡灾,这样的情况如何能不让他们为之愤怒,如何能不让他们心寒。

    “好了,你可以滚蛋了,回去告诉黄土大道武,我武部落是不会听从他的命令,我们是独立的部落,不要再试图挑战我们的底线,这是兽潮,我们虽然不想让那凶兽得利,但若是他想要把事情做绝,那也就休怪我们不顾部落大义了!”刑天的这番话说得虽然很平淡,但在那平淡之中却有着无尽的杀意,让这部落使者为之恐惧。

    事情到了这一步,刑天没有退路,也不会退缩,因为如今的武部落已经不是先前刚刚成立之时那样虚弱,有了十几万人的加入,而且大半都已经成为道武后,刑天有实力与黄土大道武对抗,用不着担心兽潮之后对方的报复。

    随着兽潮的不断发展,刑天心中隐约间有一个疯狂的念头,这一次的兽潮一起,只怕是不会再平静下来,或许这就是部落文明与凶兽之间的大决战,一场生死决战,在兽潮结束之后,黄土大道武还有他身后的黄土大部落只怕能否存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刑天的话虽然十分的霸道,让部落使者感到羞辱,可是他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来,因为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他心中深深地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真正的凶人,与这样的人为敌,那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就算是天大的耻辱他也只能够忍受下来!

    “首领阁下请放心,我一定会转告黄土大道武你的意思!”这部落使者低声地回答着,生怕自己若是不回答,会引起刑天还有周围那些道武心中的杀意,将自己给留在这里,毕竟自己早已经成了黄土大道武手中的弃子,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了。

    “走吧,日后不要再来这里,我们部落不欢迎任何黄土部落之人,再想拿我们当替死鬼,挡箭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刑天不屑地冷笑着说道,然后挥了挥手让那部落使者离开,不再理会这个被自己部落所抛弃的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