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节 无知
    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节无知

    “哼,刑天你休要以势压人,大道武让我来通知你,要你在一月之内赶到部落主城,接受大道武的任命!”黄土部落使者闻言心头一凛,顾不得身上的难受,一瘸一拐从墙壁砸出的大洞走了回来,满是不爽开口道,对他来说真得担心刑天这个疯子会直接干掉自己。

    “接受部落的任命,他黄土大道武也太自大了些,如今我已经不是黄土部落的人,我的部落已经得到了天地的认可,得到了部落文明的认可,根本用不着听他黄土大道武的命令,想要从我武部落身上抽取气运,那是不可能的,你走吧,回去告诉黄土大道武,不要把主意打在我武部落的身上,我武部落与他不是一路之人,我们没有他那样无耻,只知道吸取他人的气运!”刑天目光平静淡淡开口说道,丝毫没有把黄土大道武当成是一回事。

    “什么?刑天,你疯了,竟然敢如此放肆?”那部落使者听到刑天的话后立即失去大喝道,在他看来刑天这就是以下犯上,这就是在自取灭亡,就是在背叛部落文明。

    当这失声之言刚出口时,部落使者便觉眼前一花,刑天以出现在身前,不等他有何反应只觉脖子一紧,被刑天拿手轻轻捏住往上一提,顿时将后面的话憋回了肚子里,高大雄健的身躯不由自主离地而起,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小子,我再警告你一遍,不要拿黄土大道武来压我,也不要拿部落文明来说事,你们那黄土部落还代表不了部落文明,以你们那无耻的举动方才是在背叛部落文明,你们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分部落的毁灭而无动于衷,是何等的无耻,可等的卑鄙!”刑天脸上表情依旧平静,一手提着使者像提小鸡一般,将他的脑袋提溜过来,目光森冷无比。

    “你,你想干什么?你难道要与部落文明为敌吗?”那部落使者被刑天的举动给吓住了,满脸则是恐惧的神色,刑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一丝杀机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时,刑天的眼中猛然爆发凌厉凶光,冷笑着说道:“小子,这里不是黄土部落,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千万不要试图触碰我的底线,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得起的,黄土大道武再强,他也代表不了部落文明,也没有资格来对我武部落这样自主的部落指手划脚!”

    “你,你真得疯了,刑天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面对刑天近在咫尺的脸膛,听到这疯狂的话语之时,部落使者顿时心慌意乱大叫出声,在他的心中黄土大道武就是这片区域部落文明的天,黄土大部落就是这个区域之中所有部落文明的主宰,刑天此举那就是叛逆。

    “嘿嘿,用不着你来提醒,老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黄土大道武还不能够一手遮天,你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如果我说你在见我时出言不逊,还主动挑衅动手,结果被我没收住手误杀了,你猜黄土大道武会不会替你出头?黄土大部落敢不敢无视部落文明的存在与我武部落来一场大战!”刑天森然一笑,看向部落使者的目光满是不屑和冷漠。

    明明比刑天高出一个脑袋不止,可在此时这部落使者却像足了一只弱鸡连奋力挣扎的勇气都没有,说话声音都带着无尽的恐惧与颤抖:“你不要乱来啊,我可是代表黄土大道武的!”

    刑天那毫无感情又充满无尽杀意的话,顿时就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顿时叫部落使者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冰寒彻骨,什么叫恐惧,瞬间不仅心头颤抖连身子都跟着微微发抖,满脸惊慌地大叫着喊道:“刑天,我可是黄土部落的使者,你要是敢对我下手,那就是与黄土大部落为敌,会受到部落文明的惩罚,到时你们整个部落都会因你而受罚!”

    “是么?你区区一个小小的使者会让黄土大道武,会让整个黄土部落为你而报仇,与我武部落为敌,真是可笑!”刑天冽嘴不霄地冷笑着说,丝毫没有把这威胁当成是一回事,而部落之中其他的道武强者同样也是如此,都没有把这使者的威胁当真。

    部落文明是以什么为尊,那是以实力为尊,只要部落有强大的实力,那怕是黄土大道武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兽潮之中,若是这个时候黄土部落敢对武部落动手,那就会被部落文明所遗弃,就会成为部落文明的公敌,他黄土大道武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后果。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对于刑天来说也仅仅只是吓下这个自大又无知的混蛋罢了,根本没有想过要杀他,捏着那使者脖子的手掌轻轻一松,这体魄高大雄健的部落使者,好似一瘫软泥般扑通摔倒在地,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额头冷汗滚滚而落,双手撑着地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中暗自庆幸着自己从鬼门关跑了回来,没有被刑天给干掉。

    在逃过一劫后,这部落使者不仅仅没有醒悟,相反则认为自己之前的那番威胁起到了作用,于是又大声说道:“刑天,你可要想清楚了,在这片区域之中只有黄土大道武掌握了部落祭坛建造的方法,你若是不前去黄土部落接受任命,那就得不到部落祭坛建造的方法,你的部落永远都不可能发展壮大起来,永远都得不到部落文明的认可!”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双手抱胸居高临下,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恶劣冷笑,目光森冷地缓声开口说道:“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就算不会杀你,也有的是办法叫你生不如死!,而且你也太自以为是了,部落祭坛对我武部落来说根本无用,我部落有自己的战旗,又何必祭祀他人,你还真是无知的可怜,连这可笑之言都说出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