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2607章 金石
    (第三更到!)

    ——————

    “该死!”

    那丑陋老者蟾驼暗骂一声,看向剑无双所在独立房间的目光,也带着浓浓的杀意。

    但这股杀意最终也只能按捺下来,轻叹了口气,蟾驼没有再竞价。

    见蟾驼这么久都没有反应,周围那些独立房间内的地神尊们,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这老蛤蟆,看来是放弃了。”

    “哈哈,四千万太初石,就算是一般的天神尊,也得倾家荡产才拿得出来,这老蛤蟆虽然有些手段,可他怕也拿不出更多的太初石来。”

    “也不知道那房间内的人是谁,连这蟾驼的面子都丝毫不给,不过能够一口气拿出四千万太初石来的,应当也是个大人物。”

    在一道道赞叹当中,这轮回剑阵的拍卖也已经结束了。

    最终,这前四重的轮回剑阵,以四千万太初石的价格,被剑无双买下。

    见轮回剑阵成交,剑无双也轻吐了口气。

    四千万太初石,已经是他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了,若是再多,他估计就放弃了。

    倒不是他拿不出更多的太初石来,而是因为他待会还要更重要的东西要拍买。

    轮回剑阵虽然了得,但别说仅仅前四重了,就算是完整的十二重轮回剑阵,怕都值不得山河社稷图的千百分之一,那才是剑无双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

    至于这轮回剑阵,他只是顺带看来了,觉得有用才会竞价争夺的。

    “刚刚与人争夺这轮回剑阵的蟾驼……我虽然没听过,但他既然报出自己的名字来,想要我给他一个面子,那他的名气肯定不小,实力八成也很强,我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怕是已经将他得罪了,不过这拍卖会的独立房间都是处于禁制覆盖下的,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就算他想要报复我,也根本找不着我。”剑无双嗤笑着。

    很快下一件拍卖的宝物,便出现在了展宝台上。

    而此刻,在第三层一独立房间内,一名光头男子懒洋洋坐在那里。

    这光头男子身穿所穿的金袍,跟下方展宝台上那名主持拍卖的金袍执事,一模一样。

    显然,他也是这点星阁内的一位金袍执事。

    “四千万太初石,买下那轮回剑阵前四重的剑阵?”

    这光头男子看了下方剑无双所在的房间一眼,问道:“地神尊当中,出得起四千万太初石的应当没几个,那房间里的人是谁?”

    恭敬站在这光头男子面前的一共有四位黑袍执事,其中一位黑袍执事立即回答道:“回大人,那房间里的人,是北冥域主剑一大人。”

    “剑一?”这光头男子神色忽然一动,“就是他杀了三兽王,成为了新的北冥域主么?可据我所知,那三兽王虽然是域主,可他漫长岁月积累的财富都用来换去那毁灭兽神了,而他刚成为域主,哪来的那么多太初石?”

    “大人,这位北冥域主这次也拿出了几件宝物在我点星阁内拍卖,其中就有一件天宝层次的护体战甲,另外这拍卖会拍卖的第一件宝物,也就是那天宝层次的灵魂攻击神兵,也是他拿出来的。”那黑袍执事道。

    “什么?”光头男子一怔,旋即目光却是立即变得诡异起来。

    “区区一个普通域主,一个地神尊,竟然得到了一件天宝层次的灵魂攻击神兵,这个剑一……看来,我还真得求亲自找他一趟了,毕竟,那三兽王可是欠下我足足六百万太初石的,他说他会想办法在最快的时间内覆灭他北冥星域的一个大家族,然后将太初石连本带息还给我,可没想到,他竟然死在这剑一手中。”

    “他虽然死了,可我那六百万太初石,可不能也打水漂。”

    这光头男子正在沉吟着。

    忽然……房门被打开,一名黑袍执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什么事,如此慌张?”光头男子眉头一皱,呵斥道。

    “大人,主管大人要你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那位,那位大人来了。”这名黑袍执事却是惶恐说道。

    “那位大人?谁?”光头男子疑惑。

    “孟,孟老。”黑袍执事惶恐道。

    这光头男子也瞬间惊愕而起,下一刻却是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朝外边走去。

    ……

    拍卖会还在继续。

    一件件宝物,接连送了上来,拍卖会上众多强者们,也都在纷纷叫价竞争着。

    一晃,又过了大半天,在这大半天时间里,剑无双最后的那件宝物,也就是那件天宝层次的护体战甲,也已经拍卖了,最后成交的价格,是一千八百万太初石,比剑无双估计的两千万太初石,要少了一些。

    主要也是因为这次拍卖会,拍卖的宝物太多,且价值都不菲。

    像护体战甲方面,从一开始到现在拍卖的天宝层次的战甲已经有两件了,剑无双这是第三件,想要再拍卖出让他满意的价格,自然很难。

    “诸位,接下来要拍卖的东西,比较特别,诸位请看。”

    随着那金袍执事一挥手,立即有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金色石头,出现在展宝台上。

    拍卖会上的人也都立即看了过去,可这一看后,众人都纷纷露出疑惑之色。

    他们根本没能将那金色石头给认出来,甚至不敢确定这金色石头是特殊的晶石,还是那种普普通通的石头。

    那金色石头表面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气息散发出来。

    太普通了,普通的就跟一般的石头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那金袍执事也直接开口了,“诸位,这金石很独特,相信在场没有任何人能够将这金石给认出来,不单单是你们了,就算是我点星阁,其实也不知道这金石到底是什么材质,不知道它又有何特殊之处,甚至我点星阁也无法确定,它是否真的是一件宝物。”

    “连点星阁都无法确定?”拍卖会上的人尽皆愕然。

    连是不是宝物,都没法确定,点星阁竟然敢拿出来拍卖?

    “诸位请听我说,我点星阁的确看不出这金石的所以然来,可这金石来历却不小。”这金袍执事开始叙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