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谁更聪明
    野狼嚎叫了一声,双脚用力,直往赵海扑来,同时大声道:“风灵狼牙拳!”说完他双手如狼爪一样,直往赵海的脸上抓去,他的动作就像是一只发了狂的野狼,正往敌人扑去。

    赵海一脸平静的看着野狼,同时一拳击出,这一拳的动作十分的快,野狼根本就没有看到拳影,他只是感觉到一股恶风直往自己的面门击来,野狼的脸色一变,他来不及多想,猛的一扭头,让过了那股恶风。

    一直让到让过了那股恶风,野狼才发现,赵海的拳头正从自己的面额处擦过,如果他刚刚转头慢半分的话,现在已经被赵海击中了面门,如果真的被击中面门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野狼急了,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劲敌,如果自己不由小心一点的话,怕是今天就要栽了,虽然心念电转,但是他的手上却没有停,他双手舞动,竟然采取了守势。

    野狼十分的清楚,赵海的动作十分的快,如果他现在不采取手势的话,在他还没有适应赵海的拳速之前,他一定会被打的鼻青脸肿,而且这也是最轻的一种可能,也许他根本就没有鼻青脸肿的资格,而是直接被人杀死了。

    野狼可不认为,赵海会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事实上任何一个修士,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特别他在这生死擂台上,这里可是只有生死,没有胜负。

    野狼猜的没有错,赵海在一拳占得了上风之后,就开始拼命的进攻,一时之间台上到处都是他的拳影,而野狼却是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而这时生死擂这里,那些正在看着两人比式的修士,却都呆呆的看着台上,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说话。

    野狼在生死擂这里连胜了三十场,而且几乎是场场把对手分尸。这样的实力,让这些人对他有绝对的信心,而且正是因为野狼的战法十分的血腥,这让那些来看生死擂的人,都有一种血腥的快感。

    赵海却没有在乎那些修士。他依然在抢攻。抢攻,不停的抢攻,好像在他的眼里,除了进攻之外。在也空不下其它的任何东西了。

    生死擂这里那些观战的人,都反应了过来,但是他们却依然没有出声,他们甚至不敢呼吸,不敢乱动因为被赵海那暴风雨一样的进攻给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观战的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更不要说正在被赵海压着打的野狼了。

    野狼本以为赵海这样快速的攻击,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只要赵海的速度一放缓,就是他反击的时刻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赵海并不是一般人,他这样的攻击速度可以持续很长时间了。

    两人不知不觉中已经交手几百回合了,野狼现在已经麻木了,他就知道机械似的防守。防守在防守,他现在的脑袋里一片的空间,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海突然抽身后退,出于惯性使然。野狼依然在做着各种各样的防御动作,但是赵海却站在他面前百米处看着他,同时他的手里却多了一张黝黑的大弓。

    野狼一直比划了十几个动作之后,这才停了下来。他脸色难看的看着赵海,他知道自己被赵海给耍了。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没面子。

    赵海看了野狼一眼,冷冷一笑,沉声道:“接我一箭,如果你能不死,我放你一条生死。”说完赵海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弓,猛的拉开了弓弦,他的弓上瞬间就出现了一只铁箭,赵海一松手,那只铁箭如闪电一样的往野狼击去。

    说时迟,那时快,从赵海的话出口,到他出箭,也不过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罢了,所以野狼根本就没有想到,赵海的动作会这么的快。

    就在野狼反应过来的时候,赵海的攻击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一只乌黑的铁箭,如遇一把死神的镰刀一样往他挥来。

    野狼也狂吼了一声,接着他的身体四周出现了一只青色野狼的虚影,而这个时候,那只黑色的铁箭也到了野狼的跟前,那黑色的铁箭一射中野狼,马上就爆炸了,接着那只青色的野狼了马上就消失了,同时野狼的身体也出现了,不过他的身体正在往后飞,好像是被人用大炮给射出去了一样。

    咚~,野狼的身体直接撞到了生死擂的护罩上,生死擂这里,为了保证观众的安全,在观众与擂台之间,建立了一层护罩,而这层护罩可是十分坚固的,就算是一个凝神期的大能,相要破掉这层护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野狼的身体在撞到护罩的时候,这护罩却是轻轻的晃了晃,虽然十分的轻微,却让生死擂的那些观众一阵的惊讶,他们怎么了没有想到,赵海这一击的力量会如此之大。

    而这时赵海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弓,他冷冷的看着野狼,野狼现在就像是一张画,正帖在墙上一样的粘在护罩上,好一会儿他才从护罩上护了下来,直往就摔到了地上。

    掉在地上的野狼就像是一团烂泥,有点常识的修士一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被赵海给打死了,而且刚刚赵海好一击,把他全身的骨骼和经脉全部打碎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了。

    一看到这里,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赵海刚刚那一击,到底有多大的力量,竟然可以把一个人给打成这个样子。

    赵海看了四周看台上的那些修士一眼,微微一笑,转身走下了擂台,当赵海过入到那个通道这后,整个生死擂一片哗然,人们实在是没有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不撰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实力,竟然一击就把获得三十场连赢的野狼,竟然不是他一合之敌,那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可怕?实在是想不了来。

    赵海从那个通道那里,直接来到了那两个老人所在的房间,他这一次可是来领取奖励的,虽然只有一百玉精,他根本就看不上眼。但是这毕竟是他赢来了,在加上他对生死擂可没有一点的好感,所以他才会跑到这里来领取自己的奖励。

    那两个老修士正坐在房间里,两眼看赵海的眼神都有点特别,那眼神中有一丝震惊。但是更多的却是欣喜中带着恼怒的复杂神情。

    生死擂可不只是用门票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事实上门票只是生死擂这里最不赚钱的一种收入,他们真正收入的大头,是操纵外围的盘口,赢那些下注的钱。这才是收入的大头。

    生死擂这里的门票,每一张不过只有十块玉精,这对于一个普通的修士为说,并不是很多,真的算不了什么。但是这些修士却可以下注,单注最低只要一玉精,最高却是没有去上限,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每一次生死擂这里开场,生死擂都会收到了大量的赌注,而这些钱中的绝大部分会落到他们的腰包里。

    这一次赵海挑战野狼,是生死擂想了许久想出来的一个噱头,为的并不是让赵海击杀野狼。而是想让野狼击杀赵海,让野狼的名气更大一些,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买野狼赢,到时候他们在派出一个高手出场,直接就把野狼给收拾了。把那些赌注给赢个精光。

    生死擂这里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事实上只要是聪明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生死擂这里的人设下的一个套,但是还是有无数的聪明人上当受骗。这并不是说他们笨,恰恰相反。他们都看清了生死擂玩的是什么把戏,只不过他们始终都认为,自己才是玩弄别人的人,他们总是认为,自己已经看清了生死擂这里的人行事的套路,他们总是认为,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所以他们一次次的去赌,他们认为生死擂的人,不会在这一场弄走他们手里的钱,而最后失败的往往就是他们这些自认为聪明的人。

    但是这些都一次生死擂的人失算了,他们以为野狼可以轻易的收拾了赵海,却没有想到,赵海竟然如此轻松的就把野狼给收拾了,虽然这一场也有很多人卖野狼赢,但是数量远远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可以说野狼的死,让生死擂这里的人少赚了很多的钱。

    虽然少赚了,但是他们毕竟还赚了,而且虽然死了一个野狼,却又来了一个实力更加强大的赵海,他们相信,只要他们能说动赵海,让赵海一场一场的打下去,然后他们在派出高手来对付赵海,那他们赚的一定更多。

    赵海冷眼看着这两个年老的修士,他二盼的清楚,这两个人不过就是生死擂里的两个管事儿,地位并不是很高,但就算是这样,他们的实力依然达到了金刚境,可见这生死擂有多么的强悍,这里面的水又有多深。

    赵海一看那两个老人一点也没有说话的样子,他不得不一抱拳道:“见过两位老先生,我是来领今天的奖励的。”

    那两个老人马上就回过神来,其中一个老人对赵海一抱拳道:“恭喜你打败野狼,给这是你的奖励。”说完老人拿出一个空间袋给了赵海。赵海接过了空间袋一看,发现里面的奖励远远不只一百玉精,而是足有十万玉精。

    赵海有些不解的看了那两个老人,沉声道:“不知两位老先生是什么意思?这奖励的数量好像不对吧?我只赢了一百玉粗,可不是一万玉精。”

    两位老人一听赵海这么说,也不在意,其中一个微微一笑道:“赵海先生不必怀疑,我们对你可是没有任何的歹意,那野狼在生死擂这里已经连赢了三十场了,启去了我们生死擂这里大笔的玉精,今天先生帮我们杀了,我们自然要多给先生一些奖励,虽然说先生得到了野狼的空间装备,但是相信先生一定十分的失望吧?因为他的空间装备里并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矿石罢了。”

    赵海有些不解的看了两人一眼,正像两人所说的那样,野狼的空间袋里,并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被炼废的法器和一些矿石,而让赵海更加无语的是,这些矿石的数量虽然十分的巨大,但是这些矿石的价值却并不是很高。

    赵海就弄不明白了,难道这个野狼是一个拣破烂儿的不成?什么破东西都往空间里拣,还当成宝贝一样的留了起来。

    说话的老人一看赵海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微微一笑道:“你也许并不知道,野狼其实之一个十分狂热的炼器士,对,他就是个炼器士,并不是一个炼器师,更不是一个炼器宗师,他是水平最差的炼器士,还是一个十分疯狂,十分执着的炼器士,他每一次赢了比赛之后,都会把赢下来的钱,拿去买下大批的材料,然后用这些材料来炼制法器。”

    说到这位老人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但是你不得不成认,野狼的炼器天赋,与他的修练天赋完全的成反比,他的修练天赋很好,可以说是天才一别的人物,而他在炼器上的天赋,也是天才级别他的,不过是天生蠢材级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没有得到名师的指导,但是他如果有炼器天赋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炼器师,或是炼器宗师了,因为他这些年赚到的钱不少,珍贵的材料被他弄到无数,普通的材料就更加的不用说了,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没有丝毫的进步,可以说,他是那个完全不适合炼器的人。”

    赵海一听这位老人这么说,不由得叹息口气,他已经明白野狼是一个什么人了,野狼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十分执着的**,面对着完全不适合自己的领域,却玩固的一次次去冲击,还乐在其中,他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而炼器可以说是最废行的职业之一,怪不得野狼这个赢下那么多场比赛的修士,空间装备里装的都报一些没有人要的垃圾。

    老人看着赵海,微微一笑道:“正是因为想到,你这一次战胜了野狼,得到的却全都是一些垃圾,所以我们才决定重重的赏你。”

    赵海看了老人一眼,沉声道:“如此就多谢两位老先生了,噢,对了,给,这是生死擂的身份玉牌,我决定从今天开始,离开生死擂了,反正我也只赢了一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位老人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脸色一变,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只施行了一个开头,就被赵海人挡了回去,而且连一点斡旋的余地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