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节 破灭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节破灭

    这个时候,若是有道武敢保存实力,敢拖大家的后退,那就是与整个部落为敌,战争结束之后,他们都将遭受到部落的惩罚,会成为部落的敌人,而这并不是仅仅只在黄土部落之中如此,而是会成为这战场世界所有部落的敌人,对于部落来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样的叛徒,所以他们没得选择,那怕是他们的心中无比的痛恨着刑天,也只能够全力冲锋。

    阳谋,这就是刑天的阳谋,当大军整体冲锋起来时,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无论是外敌也好,还是内在的那些无敌之人也罢,都无法阻挡大势,逆大势者死。

    看到整个部落大军冲锋起来时所形成的恐怖冲击后,诸多凶兽王者傻眼了,它们没有想到局势会瞬间发生这样的转变,让它们一个个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不由地怒声吼道:“快点出手干掉这些混蛋,不能够让他们冲锋过来,要不然我们都要死!”

    之前那些凶兽王者虽然重视刑天,但是它们都有自信可以灭杀掉刑天,可是现在它们不敢再有这样的想法了,虽然他们没有见识过军阵的冲锋,但是本能却让它们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而这样的威胁是它们在黄三那些人身上所没有感受到的。

    别看黄三是部落的首领,而且他当初带领着部落绝大部分的力量与凶兽大军对战,更是灭杀了大半的凶兽王者,但是他的行为是愚蠢的,若是让刑天来主持大局,绝对不会如黄三那么傻,做出那样可笑的英雄主义的傻事来,凶兽再恐怖,但是部落并不是没有反抗的力量,当部落大军凝聚成一股劲时,当大军整体发动冲锋之时,可以横扫一切敌人。

    刑天正是明白大军整体力量的恐怖,所以方才会主导出现在的这一幕来,想要破掉这样整体的冲锋,那需要高于部落大军数十倍的力量,而这力量还不能够分散开来,可是对于凶兽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毕竟它们的智慧有限的很,而且凶兽王者之间也是存在着杀戮,现在它们之所以能够聚集在一起对付部落,是因为兽潮的原因,没有兽潮,它们这些凶兽王者之间也存在着冲突与杀戮!

    一刹那间,那诸多凶兽王者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向刑天冲杀过来,气势汹汹势欲将刑天灭杀当场,因为在它们的眼中,真正的威胁只有刑天,在他们看来,只要是能够杀了刑天,这部落的冲锋就会因此而破灭,一切的威胁都将烟消云散。

    不得不说凶兽就是凶兽,那点智慧有限的很,到了这个时候,刑天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那怕刑天还是大军冲锋的矛头,但是部落大军的冲锋却不会因他而停下来,在这个时候部落战士心中对凶兽的恨意主宰了一切,只要这恨意没有消散,那他们就不会停下,那怕前方是无底深渊,那怕明知冲锋在前是必死无疑,他们也不会退缩。

    这是种族之间的战争,种族之间的战争那是无法调和的,只有一方倒下方才能够结束,而现在刑天直接激化了这场战争,让其直接进入到了**,直接进入到了决战之境,在这种情况之下,什么力量都难以阻止,凶兽王者将目光仅盯在了刑天的身上不得不说是它们的愚蠢,也是它们最大的败笔,若是刑天没有蜕变之前,他们还有能力斩杀刑天,而现在没有人能够直接秒杀刑天,至少在被卷进这场大战中的生灵做不到。

    “杀!”一声的暴喝响起,那数以万计的部落战士发动了最终的冲锋,一柄柄的战矛如同流星一样地向那凶兽飞射而去,而那些凶兽王者自然也成了打击的对象,一两只战矛的突袭对它们来说算不了什么,挥手就可以灭掉,可是数以万计的战矛飞射而来,就算是它们的战力再怎么强大,也无法抵挡住这样疯狂的突袭。

    这就是刑天的计划,这就是刑天的算计,在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之中,只有如此密集性的攻击方才能够横扫强敌,在这样恐怖的攻击面前任你有多大的实力都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在这如同暴雨一样的战矛飞射之下,凶兽王者的脸色瞬间为之大变,一个个都为之恐惧起来,这时它们方才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而自己明白这个错误已经太晚了。

    相对于凶兽王者的恐惧,那诸多部落的道武强者一个个的眼睛为之一亮,这时他们也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可笑,明白之前黄三首领与部落长老他们的死有多愚蠢,若是在先前的那场大战之中,黄三首领能够想到这样的战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兄弟白白死去,部落根本不会面临到崩溃的危险,可惜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看着那如同暴雨一样的战矛后,诸多道武一个个都不得不对刑天心悦诚服,而部落战士那更是铁了心认准刑天这位首领,因为他们皆都在刑天的身上看到了部落壮大的机会,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再怀疑刑天的决定会让部落陷入危机,那怕是面前的凶兽大军再怎么强大,但是在这样的杀戮之下也是无力反抗。

    如此恐怖的战阵冲击之下,凶兽大军损失惨重,那诸多凶兽王者更是倍受打击,一阵战矛突袭之下,让它们想要对刑天发动致命一击的计划破灭,仅仅只是一击,这些凶兽王者个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而这还是因为他们皆都有着强大的防御,那些一般的凶兽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一阵战矛给击杀当场。

    残酷,这是一场无比残酷的杀戮,更准确地说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屠杀,一场部落大军对凶兽的屠杀,凶兽一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杀得血流成河,死伤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