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2537章 武斗场
    (第三更到!)

    ————

    “还真是疯狂。”剑无双看着前方战场上的场景,暗暗轻叹。

    “敢来这武斗场内赌战,本就是疯子。”萧铁心道。

    剑无双微微点头,而他脑海当中却是瞬间回想起自己上一世,年少的那段时期。

    当初,他为了一个女人带来的屈辱,疯狂去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就为了得到更多的修炼丹药,也去了武斗场内跟人生死赌战的。

    那个时候,他似乎才十来岁,幸运的是他最后赢下来了。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他,还真的有点天真,有点可笑。

    “铁心,你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去报名赌战。”剑无双道。

    “嗯。”萧铁心微微点头,随后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剑无双则是在一位侍者的引领下,来到了武斗场的报名处。

    这是一片空地,除了剑无双之外,这空地上还有不少修炼者站在那里,大多数都在那等候着上场,只有少数几人还在那排队报名。

    “人还真不少。”

    剑无双环顾着眼前这些人,这些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神魔境,实力参差不一,二等神魔、一等神魔、巅峰神魔都是有的。

    但神尊,面前却一个都没有。

    这也很正常,一位神尊放在这北冥大陆上也算是强者了,不管是加入府军还是去北冥大陆的那些家族当中,都能够得到不小的地位,没必要来这武斗场赌战。

    就算是有,也是想要历练,或者是像剑无双这样想最快时间内得到一大笔太初石而已,才特意前来赌战,但这样的神尊还是很少的。

    剑无双也走上前去报名,很快便轮到了他。

    “将你的名字留在这玉简内,另外展露下你的神力气息以及你的赌注,然后在这里等着就是了。”一名黑袍老者坐在桌案旁,徐徐开口,却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看剑无双一眼,只是将一枚玉简递给剑无双。

    剑无双接过玉简,却没有任何动作。

    “快一点,后边还有很多人在排队呢。”黑袍老者立即呵斥道。

    “那个……我想挑战血斗者。”剑无双淡淡道。

    这话一出,那黑袍老者骤然抬头。

    空地上,那些静静等候着自己上场的修炼者,也都齐刷刷朝剑无双看了过来。

    整个空地都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你刚刚说什么?”黑袍老者问道。

    “我要挑战血斗者,怎么,难道不行吗?”剑无双道。

    “不不,当然可以,挑战血斗者的规矩就摆在那,只要阁下有那个自信,当然是可以去挑战的,但还请阁下展露下你的神力气息。”黑袍老者对待剑无双态度明显变得客气起来。

    挑战血斗者,在这武斗场乃是最为特殊的赌战方式。

    这种赌战非常残酷,也非常不公平,但回报却极大。

    而一般情况下敢来挑战血斗者的,必然都是一些对自己实力有着真正自信,在同阶当中非常了得的强者!

    对待这种强者,这黑袍老者当然不敢像对待其他人一样了。

    剑无双身形一震,神力气息在那黑石的掩盖下,直接爆发出来。

    “神尊?”

    周围的人再次一惊。

    堂堂一位神尊竟然来这武斗场来赌战?而且还是要挑战那残酷无比的血斗者!!

    “原来是位神尊大人,不知大人的名讳,还有大人您的赌注是多少?”黑袍老者询问道。

    “我叫剑一,至于赌注嘛,你们武斗场挑战血斗者,赌战上限不是五千太初石吗?我就赌这五千太初石。”

    说完,剑无双便直接拿出一枚乾坤戒来,乾坤戒内刚好有五千颗太初石。

    “五千颗太初石作为赌注!!”黑袍老者大吃一惊。

    周围的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五千颗太初石,那就算是对神尊而言,也是一笔巨大数字了,起码一般的初等神尊是拿不出如此多的太初石来的。

    而现在,这剑一既然以五千太初石作为赌注,那他挑战血斗者,若是挑战成功,五场全部胜了的话,那他最后能够从武斗场带走的太初石,那可是足足十六万!!

    十六万太初石,这是何等巨大的一笔数字。

    就算这武斗场背后乃是三大顶尖家族之一的石家,估计也会心疼的死吧。

    深吸了口气,那位黑袍老者则是恭敬道:“大人请稍等片刻,我立即将您要挑战血斗者的事禀报给我家主管大人,另外会最快给你安排血斗者的对手。”

    “嗯。”剑无双微微点头。

    黑袍老者也顾不得理会其他人的报名了,而是立即朝武斗场内层而去了。

    剑无双也不着急,就在这空地上静静等候着,而旁边的那些修炼者则时不时的看向他,目中都带着一丝惊叹与敬畏。

    ……

    武斗场内层,一精致房间内。

    “一个初等神尊,要挑战血斗者?”

    一名穿着雪白色华贵绒衣的雍容女子面色平静端坐在那里,而之前那名黑袍老者则恭敬站在身前。

    “我们武斗场平均十年下来,都未必有一人赶来挑战,且就算有来挑战的,大多也只是一些神魔境而已,而现在竟然来了一位神尊?而且赌注还是五千太初石,看样子是对自己的实力颇有自信嘛,有意思。”雍容女子淡淡一笑,“对了,这位初等神尊叫什么名字?”

    “他叫剑一,我已经询问过族内的情报部门了,可似乎他们并不知道这剑一。”黑袍老者道。

    “家族的情报部门不知道,也就是说,这人有可能是刚来到北冥大陆不久,说不定是刚从一些荒域当中走出来,在北冥星域没有什么名气的强者了。”容易女子喃喃着,旋即却是吩咐道:“去安排吧,先给他随便找两个对手,试试他的虚实再说。”

    “是。”黑袍老者立即躬身离开。

    巨大的武斗场,最中央的战场上,正在厮杀的两人也终于分出了胜负,同时也分出了生死。

    一战结束,周围观众席上依旧喧哗无比。

    这时,武斗场内一名专门主持对战的紫衣中年走到了战场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