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节 气血变化
    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节气血变化

    速战速决,刑天可没有时间与这头凶狼做过多的对抗,那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只会落入到敌人的阴谋之中,虽然刑天的精力在这狼群的身上,但是这四周的一切依然在刑天的感应之中,在自己头顶上方出现的那头凶鹰,依然没有逃过刑天的神识感应,有这样一头凶鹰在暗中,刑天更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所以一出手则直接是绝杀。

    刚刚进阶成凶兽的头狼,它的精神是无法与刑天对抗的,而且对于凶兽而言,精神的力量一向是它们最大的缺陷,刑天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要一举轰杀掉这头刚刚进阶成凶兽的头狼,一举清扫掉自己撤退的最大阻碍,只有清除了这头凶狼,自己与身边这百余人方才能够离开荒野,脱离狼群的纠缠,能够有机会撤退回部落之中。

    逃!在死亡的压迫之下,这头刚刚进化为凶兽的头狠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只是它的身体却跟不上自身的反迎,这不仅仅是因为自身血脉之上受到了来自于外界凶兽王者的压迫,更多的还是源于来自于刑天那恐怖杀气领域的压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它的下场那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了,没有任何意外,一声惨叫响起,这头刚刚进化为凶兽的头狼直接被刑天一拳给轰飞,一道血箭洒落在这片虚空之上。

    在死亡之下暴发自身的潜力?直接暴发出与刑天对战的无上力量?不,这头刚刚进化成凶兽的头狼没有做到这一点,毕竟它的身份限制住了它的力量,若是一头实力强悍的凶兽,若许会在压力之下暴发,而这头凶狼只是一个刚刚进化的凶兽,所以它无力暴发,只能够被刑天一拳轰掉了半条命,没有直接被轰杀,这已经是它的幸运了。

    刑天没有力量能够一举轰杀这头刚刚进化为凶兽的头狼吗?不,刑天有这样的实力,那怕是先前的那一番大战之下刑天消耗巨大,但是他依然拥有这样的战力,只是刑天却不能够直接暴发出来,因为刑天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个强敌,在他头顶之上还有着一头正在盘旋的凶鹰,刑天可不想给这头凶鹰偷袭自己的机会,所以刑天保存了大半的力量。

    对于眼下的刑天来说,并不是杀戮凶兽来夺取收获,而是全身从这荒野之中撤退回部落,这方才是他的头等大事,至于杀戮凶兽那都是次要的,正是因为刑天明白这一点,所以这一拳的攻击并没有全力而为,直接灭杀那头凶狼,而是将其重伤。

    当刑天一拳将头狠给轰成重伤后,那刚刚被唤醒的狼群的士气再一次受到了打击,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精神,一个个哀嚎一声,夹着尾巴向后拼命地逃窜着,没有了头狼的血脉压制,这些狼群再也没有了血性,逃命成了它们的第一要务,仿佛是它们害怕自己晚上一步就要步入死亡之中,仅仅只是一个呼吸之间,那原本还想要再次发动攻击的狼群就消散一空。

    在狼群疯狂四散逃去之时,一声鹰鸣声响起,那头凶鹰为之愤怒,可惜它是一头凶鹰不是头狼,任是它再怎么大叫都没有用,狼群根本不会听从它的命运,它的血脉压制对于狼群而言并不存在,它能够控制的仅仅只有那头刚刚进化为凶兽的头狼,只可惜这头狠却被刑天给重创了,根本无力再战,只能在那里不停地哀叫着。

    撤!刑天没有理会那些部落之人的表现,没有在意他们渴望追杀狼群的心思,直接下令撤退,有了这连番的大战,虽然这部落中人心中有所失落,可是却没有人敢战出来反对刑天的决定,毕竟他们的性命是刑天救下来的,没有刑天相救,对他们来说那就是死路一条,所以这个时候任是他们心中再怎么不甘愿,也都听令撤退。

    在回部落的路上,刑天的心神虽然大半还用在了对头顶之上那头凶鹰的防备,不过有一小半精神在仔细地回味着刚才那连番战斗之中自身出现的那种畅快之感。而他的脸上也不由地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体内的气血之力仿佛是有所变化颤动了几下,气血熔炉的品质有了一丝的提升,让自己的身体之中涌起一股浅薄的热流来,一种战斗的冲动涌上心头,自身的气血仿佛是在这热流之下变得又纯粹了一分,实力又更进一分。

    这就是杀戮所带来的好处吗?这就是与凶兽搏杀所引来的血脉进化吗?刑天的心中不由地喃喃自语着,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刑天心中则是有了一个新的决定,接下来自己不能够再只顾吸收天地元气来转化古神之力,或许杀戮凶兽对自己来说也是一条进化之路,那怕是自己没有部落中人那样的强大天赋,但是这样的杀戮对自己而言也是大有好处。在刑天看来,或许这样的杀戮就是肉身证道的方法,是古神之中炼体之路的方向!

    虽然说这仅仅只是刑天自己的猜测,可是刑天却相信自己的判断,那怕是这样的决定会让自己身处危险之中,但是只要能够快速地提升自身战力,刑天都愿意放手一试,毕竟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刑天不得不抓住每一个机会来提升自身的战力。

    对于那些部落之人来说,他们没有感受到这天地的不正常,没有感受到来自于无尽虚空的压力,可是刑天则不同,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无尽的压力!不过,这场杀戮可不仅仅只给刑天带来了好处,同样也有一大隐患,若不是刑天的心神无比的坚定,在那气血变化之时所激发的杀意,几乎让刑天都有些控制不住,要知道刑天可没有那些部落之人的天赋,能够炼化杀戮所带来的血煞气息,周身缠绕这么多的血煞气息,对刑天来说则是一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