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节 无尽虚空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节无尽虚空

    “够了,木轩,有些事情是你不应该知晓的,你还没有见过界主大人,所以还没有资格了解这次行动的安排,对我们来说眼下并不是争吵的时候,而是应该想办法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永恒世界,将一切告诉界主大人,你明白吗!”盘尊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大声地怕对木轩说道,从他那语音之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心情有多么的恶劣。

    看着一脸怒气的盘尊,木轩摇了摇头说道:“盘尊,你用不着拿界主大人来压我,当年的事情你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你真得以为我木轩好欺负吗,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而已,不过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那我们之间也真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分开吧!”说着木轩连给盘尊开口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大步离开,一头扎进了无尽虚空的深处。

    无尽虚空与一般的世界可不同,无尽虚空也是会层次的,越是往深处而去,那空间之力越是狂暴,危险也就越大,也就越容易迷失在其中,被无尽虚空给侵蚀而亡。天星宫器灵对盘尊可是怀恨在心,直接将他们给扔进了无尽虚空的中心地带,想要活着离开,只怕需要无尽的岁月,而那时只怕整个长生界早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巨变了。

    说起来无尽虚空也是长生界一大险地,一大绝地,只是这个绝地大家很容易接触到罢了,正是因为能够有所接触,所以这个绝地很多强者都有所了解,当然在这里死亡的强者也不在少数,至于永恒世界的强者对其了解的可并不多!

    木轩与盘尊也陷入到了这无尽虚空之中,而身在无尽虚空之中刑天同样处境也并不好,来到这么一个无法感应外界的绝地之中,刑天自然也是一头雾水,弄不清方向,不过刑天倒是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毕竟三千大道同修的刑天是最能够适应恶劣环境的,任是这无尽虚空之中的空间力量有多么狂暴,都无法给刑天造成伤害,让刑天能够轻易地在这里停留。

    三千大道与强悍的肉身配合,让刑天能够轻松地在这方迷一样的虚空之中行走着,虽然说刑天对这片虚空是一无所知,不过刑天在进入之后没有多,心中则是有着一丝淡淡的感悟,仿佛是在这片虚空之中有什么大机缘在等待着自己,仿佛是这片虚空之中有什么宝物在诱惑着自己,可是当刑天想要用神识去感悟之时,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挡着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在这片无尽的虚空之中还有与自己有缘宝物不成?若是如此的话,那可真是一件好事,能够在这样的绝地之中出现的宝物,绝对是真正顶极本源至宝,一件空间本源的至宝,可是十分难得地!”刑天想到这里时,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来,这对刑天而言可真是事来运转。

    机会出现了,虽然刑天还没有能够感受到宝物的方向,不过刑天却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该是你的宝物,就算是有再多的变化,都还会落入到你的手中,所以刑天心念一动,向着一个方向而去,而刑天所前进的方向并非是安全之所,而是直接向那空间之力最狂暴的方向而去,因为只有在最危险的地方,方才会有真正的本源至宝孕育。

    行走在这无尽虚空之中,每时每刻都承受着来自于外界狂暴空间之力的侵蚀,对于刑天的身体而言则是有着不小的帮助,对刑天的修行也有着巨大的作用,至少如此狂暴的空间之力作用之下,刑天在空间法则的掌握之上则是更进了一步,若不是现在刑天需要找一个地方好好体悟一下那古神传承,重新整理自身的修行体系,一直压着自己的境界,只怕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刑天在空间法则的掌握之上将会更进一步。

    无尽虚空之中可是危机四伏,应征虎是睚对自己的战力再怎么自信,也不敢放开心神全力来感悟这无尽虚空的本源,那可不是在提升自身的境界与实力,而是在找死,稍微有一点意外出现,刑天就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

    木轩为什么那么急着与盘尊分开,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信不过盘尊,不敢把自己的性命放付在对方的手中,生怕自己一个失神会被盘尊给暗算了,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盘尊能够暗计那些永恒之主,能够暗计刑天,能够暗算天星宫器灵,自然也能够暗算木轩这样一个原本就是弃子一样的存在,面对这样的局面,木轩自然要小心谨慎,自然要早点离开对方,免得一个不小心步上了那些永恒之主的后尘。

    无尽的虚空之中,没有什么参照物,没有方向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进前,那可是很容易迷失自我,渐渐被这无尽虚人给同化了,前进了没有多久后,刑天便感受到自身出现了异常,失去了方向感,整个身体仿佛都要融入到这狂暴的虚空之中。

    道主,虽然刑天的战力很强,但是他的境界还仅仅只是道主的层次,以道主的境界在这无尽虚空之中行走,而且还是在向更深的层次而去,刑天的处境那是可想而知的了,能够保持住心神不被外力所动摇已经很不容易了!

    行走了没多久之后,刑天则是停了下来,在他的目力所及之处,依然只是无尽的虚空,没有什么参照物,仿佛是在这无尽虚空之中什么物体都不存在,所有的只有那无尽的虚空一样,这样的情况让刑天的心头之上不由地蒙上了一层阴影,让他的心境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波动,让刑天的心中有了一丝不安来,那是对这未知虚空的不安,并不是对自身安全感到不安,虽然这无尽虚空的空间之力十分狂暴,但刑天还是有信心可以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