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节 魔头出世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节魔头出世

    人心思动,人心思变,这就是如今天星宫世界的大局,无论是什么生灵,无论是什么样的强者,都有着自己的小念头,都明白这局势的恐怖,明白自身所处的环境的险恶,不过危机也是机遇,若是能够抓住机会自然能够有巨大的收获,这个时候站在明面上的那些人自然也就会被暗中的敌人给盯上,这也是刑天与木轩之前所没有想到的结果,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都小看了天星宫的器灵,都小看了对方的布置,所以他们只能吞下这个恶果。

    当然,天星宫器灵现在的处境也并不好过,他自己也太自大了,轻视了血煞魔雾的恐怖,他的布局是很好的,可是现在他却没有力量完全掌握这一切,让局势开始发生了偏移,这对整个天星宫世界来说将会是巨大的威胁,甚至能够让天星宫毁灭。

    不一会儿,大群的魔物将冰湖中心的黑洞给环绕起来,在地穴边上下跳跃着,守护着,仿佛在迎接什么无上的强者一样。片刻,一道墨红色的浓雾裹着一个人形从黑洞之中缓缓升了上来,那黑红色的浓雾则正是血煞魔雾,只不过这血煞魔雾比之前还要恐怖的多,之前的血煞魔雾在这血煞魔雾面前那根本不值一提,这样的血煞魔雾,就算是永恒之主也会被魔化。

    而当这人形出现之时,天星宫世界之上出现了一道玉盘的虚影,强烈的光芒开始从那虚影之上凝聚起来,这玉盘便是天星宫世界的本源至宝,也是天星宫器灵的身体,为了能够清理隐患,天星宫的器灵终于拿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了。

    突然,木轩脸色一变,大喝道:“不要动手,他不是真正的魔头!这是虚假的魔头,不要上当!诸位道友,你们还在等什么,难不成真得想眼睁睁地看着这方世界毁灭吗,那后果可不是你们所能够承担得起,就算是你们能够在这场剧变中活下来,也逃不过永恒界主的追杀,这可是关系到天地大局,没有人能够逃避的!”

    浓雾退到那人影的脚下,那人影的面貌则是清晰地显露出来。一些与此人有过接触的道主立即发现了此人的身份,知晓了这只是一尊一般的道主,是被人灭杀在这冰湖之中的道主,而此刻这道主满脸怨恨地四处张望着,仿佛是在寻找着自己的仇人。

    这时,在虚空之上有人喝道:“孽障!为什么要放出魔头,为什么要与众生为敌!你自己想死不要紧,可不要把整个宗门给牵扯进来!”很明显此人与这尊道主是同门,眼前这尊道主的举动将他身后的宗门给牵扯进来了,虽然说这并非是宗门的意图,可是这一尊道主所为也会让宗门气运大损,这是任何宗门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那尊道主恶狠狠地说道:“没用的师门,无能的长辈,我为什么还要跟着你们?若不是你们无能,我又怎么会身死于敌人之手,你们给我听着!老祖命令你们赶快退走,否则杀光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将你们统统练成魔傀儡,永世不得超生!”

    天星宫的器灵此时非常着急,要知道他所控制的本源之力已经蓄势很久了,如此拖延下去威力就会慢慢减弱,毕竟那仅仅只是一道虚影,承受不了太多的本源之力,而眼前这尊道主的出现很明显就是要用来算计天星宫器灵的绝杀之手。

    “无知的小辈,你既然找死,那本尊就成全你!”虽然木轩并不愿意出手为天星宫挡灾,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却没得选择,要不然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大了,所以他扬手之间打出了一道攻击,只见一道晶亮的彩虹飞出,不同的是彩虹内外散布着无数金色的星光,那是诛魔刺的星光,是永恒世界用来灭杀魔头的无上神通。

    眼前这尊道主早已经被魔化了,对他来说心中有得只是怨恨,想要让整个天星宫世界的生灵都为自己陪葬,所以方才会如此的疯狂,只可惜他的运气实在太差了,木轩打出的神通恰好是他这样魔化之人的克星,晶亮的彩虹摧枯拉朽般地破开血煞魔雾直扑他的本身而去。

    眼前这尊道主可是死过一次,对于任何的敌人都抱有很大的戒心,在看见自己的护身血煞竟然挡不住木轩的攻击时,便将手中的魔器勐地扔了出去,与木轩的神通对上。

    那魔器一出手就化为一道血红色的魔头,可还没有来得及变化,就撞在了木轩的灭魔神通之上,可以说这件魔器算是被眼前这个混蛋给出卖了,或许在他的心中还是那样自私,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上,那怕是魔化之后也是如此,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

    木轩可是一尊永恒之主,虽然身上有伤,但也不是一件魔器所能够抵挡的,在那彩光之下,魔器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那强大的光芒所融化,一声疯狂的悲鸣声在响起,那血**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融着。

    虽然说这只是那黑洞之中魔头的探子,但是探子的死也激发了那还没有出世魔头心中的怒火,让他再也沉不住气,咆哮着要从那黑洞之中冲出来!只见,冰湖在咆哮着,巨浪排空无尽的煞气在疯狂地涌动着,在这疯狂的变化之中,一股红得发黑的液体自黑洞之中涌出,慢慢地一个人形从那液体之中站了出来,他仰天看着头顶上飞舞的血煞魔雾,发出了令人恐怖的邪笑声,在场所有的生灵甚至包括木轩这样的永恒强者,都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那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实在是太恐怖了,直接冲击着所有生灵的心灵,让他们这些永恒强者也难以阻挡这声音对自己心灵之上的侵蚀,让他们一个个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