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节 不安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节不安

    与此同时,刑天也为整个天星宫之中的生灵而痛惜,这些无知之人还不知道一场恐怖的风暴正要上演,不知道死亡的危机正向他们一步一步靠近着,而且这些人都成了天星宫器灵的棋子,没有人能够例外,而正是因为这些生灵太多也给刑天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并不是这些生灵本身的威胁,而是他们会成全了天星宫的器灵,天星宫器灵则是刑天的死敌,不死不休的死敌,双方再次相见只能够有一人活下来。

    天星宫器灵布了这么大的一个局,会让刑天这个得到最强大,最疯狂传承的人脱离自己的掌握吗?能够让自己的布局半途而废吗?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终有一日对方会找上刑天的,刑天与他要有一场必不可免的大战,一场生死大战!

    “永恒界主就真得愿意看着长生界毁灭不成,愿意看着这一界的生灵全都身死魂消,不开启远古通道,而且若真得如此,长生界也不见得就真得能够毁灭,长生界的生灵也不是傻子,谁又能够保证他们会在死亡之时不疯狂一把,当年天星宫之主能够如此疯狂,如今长生界的那些主宰者只怕也会有这样疯狂的念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没有人知道永恒世界还好,一但有人知道,那一切事情皆都有可能发生!”刑天淡然一笑,平静地说道,别人怎么做他不知道,但若是真得到了那一天时,自己就算是死,也不会让永恒世界好过,也要把他们给拉下水来,要让他们为自己陪葬!

    看到刑天脸上那一丝淡淡的笑意时,木轩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刑天这番话的意思,这个时候他心中则是有些不安起来,之前他对刑天还没有太多的了解,但这一刻他自信自己已经看透了刑天的本质,眼前的这个生灵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不知畏惧是何物的疯子,若真得永恒世界与长生界的远古通道不能开启,只怕这个疯子真得会做出无比疯狂的事情来,会给永恒世界带来无尽的毁灭。

    或许现在刑天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道主,但是一个得到了天星宫中最疯狂传承的疯子,那对于任何强者来说,对于任何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能够将人炸得粉身碎骨的疯子,对上这样一个疯子,谁也不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刑天没有在意木轩会怎么想,实力就是一切,他也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些问题上面,稳固自身境界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将心神收回,丝毫没有担心木轩会对自己有不利的举动,仿佛是对木轩畅开了心胸!

    刑天如此潇洒,可是木轩却是心思起伏不定,刑天的这番话可是将他给彻底惊醒了,是啊如今的天地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是自己所熟悉的了,当面临死亡之时,谁又能够敢保证这一方世界的生灵不会疯狂,那时就算永恒世界再强大,也得为此付出代价,或许在这天星宫世界关闭之后,永恒世界便会开启通道,派出人手进入长生界驻防,免得整个世界走向极端,让一场更加恐怖的大战在这里上演起来。

    虽然木轩在与刑天的对话之中并没有得到太多的信息,并不知道如今长生界的真实情况,但有一点他却能够明白,当年的那一场大战,绝对让长生界的文明出现了断层,要不然刑天也不会不知道一些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究竟当年那最后的决战发生了什么?木轩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一切,因为他的心中隐约地有所感悟,若是自己能够知晓当年最终决战的事情,那么对自己在这接下来的大劫之中将会有着巨大帮助。

    只可惜,以木轩眼下的实力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那怕是从刑天的口中他知晓天星宫还有器灵存在,可是他不想过早与之有所接触,毕竟这个器灵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对方已经开始在布局,这个时候自己若是出现在对方的面前,只怕一场冲突避不可免将会上演,而这不是木轩所愿意看到的,谁让现在他身上还有伤,一身实力损伤严重,没有绝对的把握,木轩是不想与之接触,不想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着,木轩一个人盘坐在那里不断地思考着日后的一切,思考着自己在天星宫世界结束之后该怎么办,对于天星宫的世界,木轩虽然有一些了解,但所了解的事情还是太少了,至少现在是如此,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连对手的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冒然发动战斗,那绝对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经了一场死战的大战后的木轩是不会再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来。

    在刑天躲在木轩这里巩固自身境界之时,天星宫的世界再一次上演了一番恐怖的变化,不知是那天星宫器灵有意引导的,还是这个世界众多生灵自发所引起的,两大势力再一次形成了两大集团开始相互对抗起来,让整个天星宫世界的杀戮变得更加疯狂,也变得更加有秩序,在他们的疯狂对抗之下,天星宫世界发生了变化,生机变得更加强大起来,而这些生机则都是那些殒落的生灵所留下来的,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滋养着天星宫的世界,滋养着这世界的本源,让世界本源的力量来开始复苏,让天地有了新的生命。

    虽然说这一切来得太残酷了,可是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没有人能够改变得了,除非有人敢战出来阻止两大集团的对抗,很明显那是不可能有人做到的,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傻得跳出来做那出头鸟,那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冒险,将自己置于真正的绝境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