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节 大错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节大错

    成功了,刑天成功地将一道符纹烙印在自己的气血熔炉之上,引动了气血熔炉的蜕变,让自己的实力大增,而这仅仅只是开始,还有两道符纹需要烙印,若是能够将最后这两道符纹都成功烙印在气血熔炉之上,那自身所得到的好处将会是惊人的。

    一瞬间,刑天从这一次的小小蜕变之中明白最后三道符纹的络印的不同之处,也明白其强大之处,当一切力量都恢复到巅峰之时,刑天继续开始引动第二道符纹,小心地将其烙印在气血熔炉之上,而这一次事情却比之前要有所不同,气血熔炉蜕变之后力量大增,在刑天将那符纹牵引到气血熔炉之上时,一股强大的排斥之力出现了。

    气血熔炉在排斥着这道符纹的烙印,如此的变化让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气血熔炉会排斥这道符纹,难道说气血熔炉的力量与自己所凝聚的大道符纹相冲,两者之间无法做到交融不成,若是如此那强行而为后果将不堪设想。

    头痛,一刹那间刑天无比的头痛,自己原本的时间就不多了,好不容易考虑清楚了问题的所在,成功地烙印了一道符纹,却不想很二道符纹之上又出现了问题,这让刑天如何能不恼火,如何能不心急,可是恼火也没有用,心急就更没有用!

    问题出在那里?刑天不得不再一次静下心来仔细地思考问题的所在,若是找不到问题的所在,只怕刑天自己的修行又将停顿下来,好在之前的成功已经说明这无上神通的完美蜕变并非是不可能的,所以刑天不会因为这一点点阻挠而乱了心神。

    “是本源有问题,以致大道符纹无法与气血融炉相合?不,不是这样,若是如此先前那一道符纹也不会成功!只是若不是本源的问题,那又会是什么问题,难不成这问题还是出在我自己的身上不成?”刑天的心中不由地在喃喃自语着,想要找出问题的所在来。

    刑天之前的蜕变,让天星宫之中的大道再一次更进了一步,而且在蜕变之时所散发聘为的那一丝淡淡的气息也引起了天星宫器灵的警惕,要知道虽然那道气息仅仅只是一闪而过,但是作为天星宫世界的主宰,天星宫的器灵自然有所感应。

    “好强悍的本源气息,难道说刑天那小辈成功了,可是为什么这气息会一闪而过,而且还如此的轻淡?那小辈究竟在搞好什么,若是成功了为何还没有动静?”天星宫咕嘟灵疑惑地说道,不过他的心中虽然有着这般的疑惑,但是却没有大动干戈去察看刑天的情况,毕竟如今的情况可是大有不同,若是不想与刑天反目成仇,天星宫的器灵就不能够轻举妄动,要不然只会激怒刑天,让事情向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在这种情况之下,天星宫的器灵只能继续忍耐下去,等刑天自己主动站出来,而不是自己去催促,天星宫器灵之所以会继续忍耐,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大道的气息还在增强,根本没有消散开来,这说明了刑天还在修行之中,没有出关,也没有摆脱大道气息的纠缠,如今天星宫的器灵还不想与大道正面对上,所以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强出头,引来大道的观注,那对天星宫而言可并非好事。

    在天星宫器灵疑惑之时,刑天的心头再一次灵光一闪,有所明悟起来:“我明白了,一道符纹被气血融炉所排斥,那是因为它会破坏气血熔炉本体的平衡,三是最稳定的存在,自己成功烙印了一道符纹自然让气血融炉有了一丝圆满的迹象,而这一次自己想要再加一道符纹便会破坏其平衡,所以本能的自保之下气血熔炉要排斥这道符纹,自己错了,之前不应该冒然出手,而是应该一次性将三道符比试一同烙印在气血炉之上,让其直接完成最终的完美蜕变才对,可惜现在自己想明白的太晚了!”

    不错,刑天之前的行动虽然成功了,但也同样犯了大错,最后那三道符纹并非是一道一道地烙印在气血熔炉之上,而是应该一次性将三道符纹在同一时间烙印成功,那样方才不会出现意外,不会聘同现在这样的情况,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刑天已经成功烙印了一道符纹,已经让气血迷伙房有了一丝圆满的迹象。

    “不,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就算是自己之前的举动犯了大错,但是天地万物皆有一线生机,自己还没有真得到那山穷水尽之境。”刑天为自己打气地喃自忖道,丝毫没有因为自己之前犯了大错而后悔,而不甘,可是偏偏这一切已经无法改变了。

    “一道符纹既然会引起气血熔炉的排斥,那老子就将这最后的两道符纹一起烙印!”一瞬间刑天的心中生出了这样疯狂的念头来,而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

    心念一动,刑天将自己最后的这两道符纹小心地牵引向气血熔炉,而结果还是让他大失所望,这两道符纹虽然一同被牵引,可是依然被气血熔炉的力量给排斥了,无法被烙印在气血熔炉之上,勉强而为还有着惊人的风险,会引起气血熔炉的反击,而这同样不是刑天所能够接受的,要知道那样的危险太严重了,刑天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已经不是小事,这关系到自己无上神通是否能够完美无缺地蜕变,对刑天来说是天大的事情。

    “混蛋,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老子两道符纹齐出依然无法成功,难道说自己真得是一步错步步错,一次失手机会将会与之擦肩而过吗?”刑天喃喃自语地说道,而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也有是有着无尽的愤怒,这样的结果是刑天所无法接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