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章 半路喝酒
    赵海他们看着远处的阳顶山,正所谓望山跑死了马,现在他们虽然看起来离阳顶山不远,好像是已经到了阳顶山的山下一样,但是赵海却知道,他们要是真的想要到阳顶山,最少还要一个小时左右。

    不过赵海他们现在就算是已经安全,因为他们刚刚跟这一次大比的第一个接待站联系过了,那个接待站就在离阳顶山两个小时左右的一个小城里,所有来参加大比的修士,第一站都是那里,到那里报道之后,你就可以去阳顶山了。

    当然了,你在那里报道之后,也就算是绝对安全了,就算是你遇到了与你们宗门有生死大仇的宗门修士,他们也不敢对你出手,不然的话,会被所有参赛的宗门联系打压的。

    赵海骑在魔马上,任由魔马慢慢的往前走着,而他的两眼却看盯着阳顶山,说实话,这阳顶山还真的是没有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从他这个位面看,到也算是有点特点了。

    李飞他们跟在赵海的身边都没有出声,他们也在看着阳顶山,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是挺激动的,为了到达阳顶山,他们可是用了不少的招数,如果不是赵海的话,他们这些人怕是早就交待在半路上了。

    现在李飞他们完全是以赵海马首是瞻,赵海说前进,就算是前面有刀山,他们也不会后退一步,可以说赵海用自己的实力,智慧和领导能力。让李飞他们完全的成为了他的崇拜者。

    好一会儿赵海才长出了口气。接着哈哈大笑道:“兄弟们,联着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大家都累了吧?没说的,今天我们也不阳顶山了,就在这路上好好的喝上一回,我到是想看看,这一回还有没有人来打扰我们。”说完赵海也不管不顾,直接就从魔马上跳了下来,走到了路边。

    现在这路边就是一片树林,要说起来。真灵界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很不错,到处都可以看到原始的树林,当然,主要是这些树林里有妖兽。而普通人对付不了那些妖兽,修士不会没事儿到这里来砍树,所以真灵界这里的环境十分的好。

    李飞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都不由得一愣,他们没有想到赵海会在这个时候,要在这里喝酒。

    不过他们随之就兴奋了起来,这些天为了赶路,他们是吃没吃好,喝没喝好,现在有机会了。当然要好好的喝上一顿了。

    李飞也马上就从魔马的背上跳了下来,让魔马自己去吃东西,而他们却是拿出了准备的各种吃食,准备好好的喝上一场。

    赵海更是从空间里拿出了不少的好东西,他确实是准备在这里好好的喝上一顿,这些天除了赶路就是让人追着打,这种感觉十分的不爽,所以赵海才想好好的喝上一顿,来发泄一下,而李飞他们跟赵海的感觉也差不多。所以所有人都同意了。

    他们刚刚把吃的东西拿出来,把酒倒上,就听到跑上传来了一阵的马蹄声,接着一群人从他们来的路上飞奔了过来,赵海他们选的地方。离大路不远,一眼就可以看到他们。不过跳上飞起来的飞尘却是飞不到赵海他们那里。

    赵海看了那些人一眼,不由得微微一笑,因为他认出了那些人,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十分的好认,他们是真道宗的弟子。

    真道宗,那可是霸刀门的盟友,而且还是铁杆盟友,赵海在跃龙界那里的时候,就跟真道宗的人有过接触,事实上如果不是林令打过招呼的话,那现在赵海可能就是真道宗的人了,当时真道中的弟子,乘风凌云风凌云和剑绣百花罗绣儿对赵海可是十分看好的,不过可惜的是,赵海被林令抢先了一步,等他们注意到赵海的时候,林令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他们也不好跟林令抢,最后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赵海成为了霸刀门的人,不过赵海在跃龙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霸刀门跟真道宗的关系很好,而且他也受到了风凌云和罗绣儿的不少照顾,所以一看到真道宗的弟子,赵海不由得升起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赵海看着慢慢接触的真道宗弟子,不由得微微一笑,接着身形一动,出现在了路边,那些真道宗的弟子一看到树林里突然钻出一个人来,不由得一愣,接着都一脸警惕的看着赵海,同时放慢了马速。

    真道宗的这些弟子骑的马可不是魔马那种一看起来就十分彪悍的高头大马,他们骑的马虽然也不矮,但是比起魔马来却是差了不少,最主要是,这种马的身体是细长的,一看就是速度形的妖兽。

    那些真道宗的弟子有些警惕的看着赵海,赵海对他们微微一笑,接着一抱拳道:“各位可是真道宗的师兄吗?”

    一听赵海这么说,那些真道宗的人不由得一愣,接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修士在马上对赵海一抱拳道:“真道宗赵亚龙,请问阁下是?”

    赵海微微一笑道:“在下霸刀门赵海,我们也是刚刚到这里,又不想那么早的去阳顶山那里,所以想在这里吃点东西,喝点酒,好好的休息一下,正好看到真道宗的各位师兄来了,霸刀门与真道宗本就是盟友,各位师兄如果不忙的话,不如一起过来喝上两杯如何?”

    赵亚龙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可是听说过赵海的名字的,而且并不是从外界听来的,而是从风凌云那里听到的,所以他对赵海的印象可是要比一般人深上很多,现在一听赵海自报家门,他不由得更加的好奇了,不由得仔细的打量着赵海。

    赵海一脸笑容的看着赵亚龙。突然赵亚龙的身后传来了一声低咳声。赵亚龙一下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正盯着赵海看,这可是有些不礼貌,他不由得有些尴尬的对赵海一抱拳道:“原来是赵海师弟,在下失礼了,霸刀门的兄弟相邀,我们怎么能不去呢,正好我们也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今天就打扰赵海师弟了。”说完他一挥手。跟着他的真道宗弟子都从马上跳了下来,赵海这才注意,他们这些人竟然全都是合魂期的,而且数量还不少。

    赵海请赵亚龙他们到了他们的那个临时营地。请几人坐下后,赵海不由得笑着道:“赵师兄,这一路上,我们一直被人追杀,可是累得够呛,所以现在安全了,就想要好好的放松一下,没想到正好就遇到了师兄,这可真是缘份,还希望师兄不要怪在下唐突。请各位师兄满饮此杯。”

    赵亚龙连忙举起酒杯来,跟赵海干了一杯,笑着道:“师弟你太客气了,呵呵,说实话,我在师弟这样等级的时候,也参加过大比,那一次也是一路被人追杀,跑的好不辛苦,不过我们这些人就比较死心眼。一直跑到了阳顶山那里才休息,那像师弟你,竟然想出半路就喝酒的点子,这个点子好,哈哈哈。”

    赵海他们也都笑了起来。双方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推杯换盏喝的那叫一个热闹。路上过了几批的人都看到了他们,不过那些人也只是看了看就转身离开了,他们可是知道的,在这里是不准在随意出手的,不然的话会给自己的宗门带来大麻烦。

    好好的喝了一顿,一直喝到天黑了,众人都没有喝下,直到半夜了,众人才散了去休息,第二天一早,两宗的人合起来,直往阳顶山那里赶去,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这才到了阳顶山的山脚下。

    到了阳顶山的山脚下赵海就是一愣,因为这里竟然有很多的桌子,每个桌子后面都坐着一个人,而在这个人的身后,都立着一杆大旗,旗上写着那个宗门的名字。

    赵海看了一眼,马上就找到了霸刀门的桌子,在看了一眼,发现真道宗的大旗,离霸刀门的大旗并不远,赵海就转头对赵亚龙道:“亚龙师兄,我们就此另过了,等到大比之后,如果有机会,在请亚龙师兄喝酒。”

    赵亚龙哈哈大知道:“下次换我来请你,说实话,我可是好长时间没有喝的这么通快了,赵海师弟,为兄先走一步了。”说完冲着赵海一抱拳,领着真道宗的人往他们宗门的桌子那里走去,而赵海也领着李飞他们往霸刀门的桌子那里走去。

    到了霸刀门的桌子那里,赵海冲着桌子后面坐着的修士一抱拳道:“在正赵海,为分身期队领队,特来报道。”

    那个霸刀门的弟子实力并不是十分的强,也只有合魂期,他可是知道赵海的底细,自然不敢怠慢,马上站了起来,对赵海一抱拳道:“赵师弟,你们可算是来了,昨天就听接待处那里的人说,你们往这里来了,怎么到现在才到?”

    赵海笑着道:“对不起,让师兄担心了,因为这些天赶路太累了,所以昨天在来的路上,好好的休息了一下,所以来的晚了。”

    那人也没有在意,只是笑着道:“不碍的,我可是听说了,你们这一路上可是不太平,好在都平安到了,师弟你干的好,快上山吧,我们霸刀门的营地就在山上,到了山上在好好的休息一下。”赵海笑着应了一声,对他一抱拳,领着众人上了山。

    他们早就把魔马收了起来,山上也只是用走的,并不没有用身法加快速度,一边走一边闲聊着。赵海看了身后的李飞他们一眼,微微一笑道:“看来宗门对于这一次的大比还是比较重视的,我们可是要好好的努力啊。”

    李飞呵呵轻笑道:“我们就算是在努力,也是陪太子读书,别的宗门分身期的人实力如何我们是不知道,但是想来也不会比我们强上多少,这一次的第一铁定就是师兄你的,我们有这个信心,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众人都轰的应了一声,他们对于赵海的实力太清楚了,之前说赵海与一个瞬移境的高手交过手,他们还不信,但是现在他们却是信了,不说别的,就光是与勾魂公子的那一场,就让他们知道了赵海的实力。

    “大言不残!”正在众人说笑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赵海他们都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旁边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修士,这个修士一身的黑衣,在他的腰间却别着一个半米左右钱的,铁条一样的东西人。

    但是赵海一看到这个东西,马上就认出了是什么,那是一把蝴蝶刀,正是与霸刀门相邻的蝴蝶宗的招牌武器。

    赵海看了那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蝴蝶宗的师兄啊,我们兄弟不过是说笑罢了,师兄又何必当真呢。”

    那个蝴蝶宗的修士也是分身期,显然他将来有可能会跟赵海遇上,所以他才会说赵海他们大言不残,现在一听赵海这服软的话,他更加的看不起赵海了,冷哼道:“记住了,有些话是不能随便的拿出来开玩笑的,不然的话后果可不是你们所能承受的。”

    “你!”李飞一听这话可就不乐意了,赵海是谁啊,他们的领队,他们的恩人,他们的偶像,你一个蝴蝶宗不知道从那钻出来的家伙就敢教训他,这让李飞他们如何能受得了。

    赵海也有些生气,他刚刚的话只不过是不想跟对方弄得太僵,没想到对方竟然给脸不要脸,顺着杆就往上爬,竟然还教训起他来了,这让他如何能受得了,赵海脸色不由得一沉,他看着那个修士道:“承不承受得了,可不是由你说的算,有本事还是在擂台上见吧,有那个时候在这里管我们的闲事儿,还不如回去提高一下自己的实力呢,可别真的成了一个只会耍嘴的货色。”

    赵海可不是什么善茬,你惹到他,他当然要全力的反击,一点儿也不会客气,所以他这话是连敲在打,把那个蝴蝶宗的人给气得脸色铁青。

    那个蝴蝶宗的人也没有想到,之前看起来脾气挺好的赵海,真要是损起人来,竟然会如此的厉害,他不由得冷哼一声道:“谁只会耍嘴,到时候就知道了。”说完转身走了。

    看着那人的背影,李飞冷哼一声道:“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跟领队交手,最好是在比赛的时候不要遇到我,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你知道知道,谁才是耍嘴的。”

    赵海摆了摆手,微微一笑道:“算了,要是在赛场上遇到了,在教训他也不迟,走吧。”说完领着众人往山上走去。.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