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节 意外的来客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节意外的来客

    转眼之间就是百年的岁月,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有了一个轮回,海神城这个本为战争而存在的城池在这百年之中则是有了一个惊人的变化,城中的凡人早已经被转移一空,出现在这里几乎都是为战争而来的,当然还有是为了远古之地天星宫而来的,所以整个城池已经变成了一座战争的机器,至于刑天这样的散修在这里那就更多了,战争虽然残酷无情,但是战争也是机缘的到来,也是财富的出现,有野心的都会出现在这里。

    在百年时间里,也有不少人想要拜访刑天,只可惜刑天根本不理会这些人,因为那些散修一个个都是抱着投机的心态而来,实力弱得可怜,对于这样的存在,根本不被刑天放在眼中,刑天的反应虽然很高傲,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什么,毕竟战争即将来临,谁也不想白白得罪人,要知道在战场之中下黑手的机会那实在是太多了,在这个时候得罪人,那就是在自取灭亡,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被人暗中给干掉,死得不明不白!

    而在这一天,这个宁静的小院,来了客人。一行人出现在了刑天的院子之中,为首的一人却不是别人,正是有一些年头不曾再见面的地神教副教主,当年葬龙渊一行中地神教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让地神教元气大伤,而这一次天星宫的出世让他们再一次跳出来。

    上一次葬龙渊之行,虽然地神教没有得到远古的传承,但是葬龙渊之中有龙族的传承之塔,这件事情则是被证实了,而且从葬龙渊逃出来的不仅仅是地神教的强者,还有其他势力的强者,而葬龙渊的情况也渐渐被外人所知晓,正是因为大家都明白了葬龙渊的凶险,连地神教这样的大势力都失手了,刑天这样一个小小的纪元之主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惊人的收获,所以百年的时间里没有人去寻找刑天,对于道主来说,刑天的那点‘收获’看不上眼,而半步道主想要杀刑天,他们也得盘算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毕竟刑天的凶残也是众人所知的,正是因为这诸多原因,刑天在这短时间里是没人打扰。

    这位副教主原本在地神教中的发展可谓是顺风顺水,但自从葬龙渊一行后结果则就大变样了,虽然那些道主的殒落与他无关,可是总得有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身为副教主也就自然成了背黑锅的对象,要不然像这天星宫出世的危险任务也不会再一次落在他的头上,毕竟他已经去过一次葬龙渊,知道这样远古之地的凶险,能够从葬龙渊全身而退,但不代表能够从即将出世的天星宫全身而退,好运不可能一直陪伴着他!

    正是因为自身的发展受到了压制,那怕他是地神教的副教主,但却并没有什么盛气凌人的模样,当然,在刑天这个疯子的面前,他也不敢有什么盛气凌人的姿态。别人不了解刑天,但是与刑天有过交往的他却十分清楚刑天的恐怖,一旦刑天这个疯子全面暴发,那绝对有着与道主一战的实力,这样的存在他可不想得罪死了!

    “见过刑天道友,没有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海神城中相见!”地神教的副教主进来连忙先开口,拉近与刑天的关系,毕竟他们这样主动上门有点不妥。

    听到此言,刑天淡然一笑说道:“贵客临门,真是蓬荜生辉啊,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海神城中再一次见道道友,道友也曾进入过葬龙渊知道这远古之地的凶险,怎么会突然之间再一次冒险,莫非道友的心中还对那远古传承念念不忘,要知道这可不是我们所能够插手的,两大势力的对冲之下,我们这样的‘蝼蚁’那是一触即灭!”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来意,但是刑天相信地神教这些人到海神城来绝对与海神城上空出现的远古之地有关,所以在一开口,刑天就要堵住对方,免得让自己受到影响!

    “刑天道友,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们地神教的太上长老,地眼道主!”地神教副教主仿佛是没有听到刑天的这番话一样,指着自己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随即他又指着另个青年,说道:“这位是地灵子,我们地神教的道子!”

    “两位,这位就是刑天道友,当初在葬龙渊中若不是有刑天道友的相助,只怕我们都会全军覆灭在那里!”地神教的副教主有条不紊地为双方介绍道,脸上的神色极为的平静,仿佛是没有一点波动,这样的心境让刑天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面对这样的人,刑天自然是无法从对方的表情上有所收获,而这也更加证明对方前来是别有用心。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两位道友有礼了,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几位前来找我这个小小的纪元之主究竟所为何事?若是太困难,那就算了,毕竟葬龙渊一行元气大伤,足以让我休养一段时间恢复那一场大战之中的消耗!”

    “刑天道友不要急着拒绝,我们知道你心中的顾及,不过道友也没有必要那么紧张,葬龙渊一行的确是十分凶险,可是这一次完全不同,毕竟有那诸多的无上道主存在,就算是有再大的危险,那也算不了什么?”看到刑天急着拒绝,这地神教的副教主不得不开口劝说,也不得不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的来意,毕竟对于刑天这样的疯子,不能用常理来推断,面对这样一个随时都可能暴发出道主级战力的疯子,再怎么小心对待都不以为过,毕竟在他看来自己完全没有必要与这个疯子成为敌人,那有点不值得,别得不说仅仅只是看刑天这个疯子以往的那血腥手段就能够明白,所以他并不愿意与刑天结怨,那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