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节 天星宫
    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节天星宫

    疯狂的抽取之下,内世界在不断地吞噬着对方的本源,而刑天自身也在疯狂地分析着道主境界的诸多奥妙,只有当刑天不断地分析这尊道主的本源之时方才发现道主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也并非是如同之前所了解的那样只需要积累就能够成功的,还有更重要的要明白自身修行大道的奥意,当道主的诸多奥妙在刑天的分析之下一点一点地解析出来时,道主之境在刑天的面前再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当然,刑天疯狂地吸收这一尊道主的记忆,还有他对大道的灵悟时,自身的大道感悟在上升着,渐渐地境界在提升,而积累还有所不足,不过积累并不是问题,只要内世界能够完成蜕变,那时自己的修行必会踏上快车道,而这些道主元神便是自己的养料!

    在葬龙渊之时,刑天不敢放手吞噬这诸多道主的元神,毕竟他没有脱离危险,而现在刑天则可以疯狂地放开手脚,不断地将一尊又一尊的道主元神吞噬,而与此同时,那各大宗门之中又是引来了一场震骇,一尊尊道主元神的破灭让他们为之失声。

    那怕是如同地神教这样派出了生命几近到尽头的太上长老,当这些长老的元神破灭之时,他们也都为之震骇,为之不甘,要知道这可都是他们宗门的积累,没有了这份积累,他们的底气也就没有那么足了,要知道道主可是长生界之中真正的顶极战力,每一尊的殒落都能够让宗门元气大伤,地神教这一战可真是得不偿失,得到的那点收获少得可怜,却陪上了宗门的诸多太上长老,这让他们的心中都为之苦闷。

    时间在刑天不断地吞噬着那诸多道主元神之中疯狂地渡过,而外界则如同刑天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发展着,整个海神城彻底闹翻了天,远古之地的出世让整个长生界都为之震荡起伏,就算是原本一直对葬龙渊置若罔闻的永恒天朝也不得不做出反应,毕竟海神城可是永恒天朝的城池,是不能够让这座用来抵御外敌入侵的大城出现任何的损伤。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强者出现在海神城中,原本海神城的城主早已经换人了,要知道之前的城主实力太弱了,在这些强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为外界来的压力,海神城中已经由永恒天朝派出了数尊道主的强大存在坐镇,正是因为永恒天朝反应及时,所以那怕是有诸多强者的到来,海神城也没有陷入到混乱之中!

    不时间飞度时,渐渐许多强大到了极致的传说中的强者,甚至一些不曾在传说之中的强者也都出现在这海神城中,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海神城上空的远古之地。

    与此同时,深海之中,铸造了无比辉煌的异域霸主,同样也出现在海神城的边缘,将目光盯在了海神城上空的那一片裂缝之上,远古之地让它们也忍耐不住跳了出来,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更多的异域强者不断地从各方赶来,若不是他们都保持着足够的克制,只怕一场种族大战就会在这里上演开来,甚至是席卷整个长生界。

    随着诸多老古董的出现,渐渐海神城上空的裂缝中所隐藏的远古之地则被一些强得给解读出来,随着那一段尘封的历史开始被人所翻起,所有人这才知道,这座刚刚出世的远古之地那是一个何等可怕的存在,天星宫,便是它的名字。

    天星宫是一个怎么样的势力,已经无人可知了,只知道它从一开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就已经是称霸天地的可怕存在,后来更是多年征战,最终甚至统一了整个长生界,让长生界之中无数种族都臣服在它的座下,为它所用。

    在那一个时期,天星宫无比的强势,只可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天星宫消失了,毕竟那些老古董也没有经历过,他们也仅仅只是从历史的传说之中知道一星半点天星宫的强大,而当众人知道海神城上方这出现的远古之地的来历后,他们变得更加疯狂,能够称霸长生界的大势力,那其中若说没有恐怖的传承,谁都不会相信,那怕是之前出世的葬龙渊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甚至可以说两者不在同一档次之上,龙族也仅仅只是一方霸主,而天星宫则主宰着整个长生界的命运,这之间的差跟那是难以衡量的!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消息被披露出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强者开始觊觎天星宫,虽然这个念头无比危险,但是一旦成功的话,毫无疑问,最终一举登天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有道是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样的事情在诸天万界之中并不缺少,而在长生界之中也是如此,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就算是永恒天朝在这一刻也都为之心动了。

    随着这个裂缝之中关于天星宫的消息逐渐传扬开来,伴随而来的是永恒天朝和异域双方的无数高手赶到,许多强者根本不用别人催促,只要有天星宫三个字就足以将他们给吸引过来,而这样的局势之下,那些弱者渐渐被踢出局了,半步道主,在这里那都上不了台面,没有道主的实力,根本无法在这海神城中立足。

    对于那些大势力来说,也没有什么,毕竟他们都有道主级的强者,但对于中小势力来说可就傻眼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即将了世的远古之地而无能为力,这让他们一个个的心中都不由地生出了无尽的怨气,让他们一个个都痛恨起这些要抢他们机缘的强者。

    怨恨是没有用的,谁让他们是弱者,而这又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若是他们非要勉强而行,那结果只有一个身死道消,在道主面前,半步道主只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