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五章节 疯狂的杀戮
    第二千一百一十五章节疯狂的杀戮

    在做好准备之时,刑天一马当前,进入到了死地之中,没有丝毫的犹豫,那怕前面有再大的危险他也必须前进,时间不等人,因为刑天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那葬龙渊之中的那头混沌祖龙会不会追出来,未知是最危险的,所以刑天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要知道这一次他可没有傀儡真身可以供自己挡灾之用,刑天必须要提高警惕,不能够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要不然只会白白丢掉自己的性命。

    随着刑天的进入,其他强者也随之进入到了死地之中,当一进入死地之时,所有人都为之脸色大变,一个个的脸上都布满了恐惧,死地之中的死气比之前他们所遇到的要浓郁了数十倍,如此恐怖的死气环绕之下,他们都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危机,死亡的气息正在疯狂地侵蚀着自己的防御,不断地涌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磨灭自己身体之中的生机。

    这可不是一般的磨灭,而是全面性的磨灭,若是自己的生机被这死气给磨灭一空,那就真得要身死魂消在这里,连元神都无法逃脱,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再对先前的那些探路上者抱有信心了,他们相信那些人早已经殒落,一些自大到没有警惕的蠢材,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之下进入这样凶险的绝地之中,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灭杀掉。

    快,加快速度冲出这死地之中!这是所有人此时的唯一的念头,一瞬间所有人都立即启动自身的力量疯狂地向前冲去,要知道每在这死地之中多停留一秒,他们的生机就会被磨灭一分,没有人愿意这样等死,所以他们都疯狂地向前冲去,而这时他们也不得不佩服刑天的先见之明,若是没有刑天的提醒,只怕他们大多数人都会步上先前那些蠢材的后尘。

    可是这死地之中真得只有死气存在,没有尸龙的阻挡吗?他们这些人真得能够顺利地冲出死地,逃出这场大劫吗?答案是否定的,当众人疯狂地前冲之时,一声怒吼在那死气环绕的中心地带响起,随着这道吼声的出现,一阵阵的龙呤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危机,刹那之间所有人都陷入到了真正的危机之中,被尸龙从四面八方给团团围住,而每一头尸龙都与他们之前所见到过的尸龙不同了,他们都吞噬了入侵者的身体,都拥有了一丝生机,拥有了智慧!正是因为这些尸龙有了智慧,所以他们布下了如此的陷阱,等着众人自投落网,一步一步将所有人给困死在这里,成为它们的养分。

    “混蛋,一切果然如刑天道友所说得那样,这里就是一个大陷阱,我们真得被一群尸龙给暗算了!”一尊尊强者在怒吼着,疯狂地暴发出全部的力量,死命地向前冲杀而去。

    考验,这绝对是他们所有人离开龙族世界的考验,一场真正的生死考验,能够活着逃出去的,那就能够获得新生,若是逃不掉,那只能够成为这些尸龙的养分,身死魂消在这片死地之中,落得一个神形俱灭的悲惨下场!正如刑天所说的那样,在这样的凶险之地中,没有人会出手相救其他人,唯一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手中的宝物,凭借那强大的战力从这里杀出一条血路来,除此之外那是别无他法,要知道在这样的死地之中,任何大道的力量都会被死亡大道所压制,这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可是巨大的影响。

    刑天可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反应,当进入到死地发现这里那浓郁的死气时,刑天便疯狂地向前冲动,若是三千大道能够动用,死气对刑天来说没有太大的威胁,毕竟三千大道在身,任何大道的力量都无法给予刑天压制,而现在不同了,刑天只能够动用自身的气血与之对抗!

    好在刑天的肉身强大到了极点,肉身已经凝聚出了一丝永恒的气息,有这一丝永恒气息的存在,死气的侵蚀虽然很恐怖,但是短时间内却无法给予刑天造成伤害,刑天所要忌惮的而是那些恢复了智慧的尸龙,它们方才是这死地之中最危险的生灵。

    枪打出头鸟,虽然在这种情况之下,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人肯定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受到尸龙的重点‘照顾’,可是刑天却没得选择,就算是再危险,他也奋力地前冲着,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道器,将一头又一头的尸龙斩杀,从那密密麻麻的尸龙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这样的绝地之中,想要死中求活,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任借自身的战力杀出一条血路来,聪明的人是不会选择跟随在刑天的身后,而是另开一路,看起来跟在刑天身后的压力会轻一些,但是凡事都有利弊两面,在最初的时候跟随者的压力很小,能够保存实力,但是当随着刑天的疯狂前进后,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而且要比其他人危险的多。

    跟随在刑天身后的并没有几人,毕竟能够活到现在的都不是傻子,大家都明白跟在刑天身后的危险有多恐怖,只有一些无力自开一路的那些强者方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想要搏一下自身的气运,希望能够借助着刑天的力量逃过这一劫!

    吼声连连,血雨纷飞,在这死地之中不断地上演着一场场疯狂的杀戮,在这个时候早已经没有人去在意周围其他人的情况,大家都在拼命前进着,谁都明白,在这种情况之下是不能掉队的,若是掉队那便意味着死亡,没有人会停下脚步来救自己,最重要的是所有人几乎都是独行,没有人愿意结队而行,大家都不相信其他人,那怕是同出一门也是如此,因为所有人都不相信其他人,他们只相信自己,在这样的凶险环境之下,谁也不道下一刻为了活命的同伴会不会暗算自己,以求保全自己的性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