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节 葬龙渊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节葬龙渊

    到了这种情况之时,刑天也不敢大意,这股风暴若是真得落到自己头上,那怕是自己的肉身再强悍,那也得重伤,一但在这样的环境下重伤,就意味着死亡,就算是不死在那些尸龙的爪下,也会被同行的其他人给暗算,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心念一动,刑天的身体如同流星一样飞速地向前冲去,手中的道器再一次绽放出那恐怖的凶威,虽然没有了本源之力,道器的威力有所降低,可是道器本身的锋芒却不会减少,一头头尸龙被刑天斩杀,然后被收入到内世界之中,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但有数百头尸龙被斩落,而刑天也疯狂地冲到了地神教众人的身边。

    不仅仅是刑天全力出手了,其他人同样也在全力出手,他们都明白,这个时候若是自己还不拼命,一但落在众人之后,那就是十死无生,没有人认为自己有能力可以抗得下这恐怖风暴的攻击,能够在那无尽尸龙的围杀之下活命。

    一瞬间,众人如同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都暴发出最强大的力量来,虽然他们没有刑天那样恐怖的速度,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能够冲到地神教众人的身前,可是也没有太久的时间,他们还是冲到了地神教众人的身前,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们一身潜力可是都暴发出来。

    走,合众人之力,任是那前方的尸龙有多强大,但是依然阻挡不了众人前进的步伐,在他们全力之下一切阻挡都被推倒,在全力出击之下,已经没有人去在意时间,一阵的冲锋之后,众人终于冲杀出了一条血路,在那风暴没有落下之前冲出了这方死地,不过他们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说那诸多尸龙的尸体被放弃了,就是他们自身也付出了诸多宝物,甚至是很多人的本源都消耗了大半,由此可见这一战的恐怖。

    稍微休息了片刻之后,众人便继续前进,经历了这么一场恐怖的杀劫之后,众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缓和了许多,毕竟他们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一场,在这片天地之中大家前过日子不知多远,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因为众人这里仿佛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

    突然,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世界,是的那是一个巨大的世界,而这个世界与自己之前所遇到的死气天地仿佛是分裂开来了,在这个世界之中一条条巨龙盘踞在那里,每一条巨龙都有数百丈,甚至是上千丈长,一条条巨龙盘踞起来有如一座座大长一样,只可惜在他们的身上都感受不到一丝生机,很明显他们都是龙尸,不过它们身上并没有恐怖的死气缠绕,这明显与之前死气世界所遇到的尸龙不同。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死气,但是这个世界也看不到光明,整个世界是一片黑暗,不过这里虽然黑暗,但是却阻挡不了众人的视线,毕竟对于这些强者来说,那怕是没有一点光明,都不会影响到他们在黑暗之中视物,毕竟他们都是半步道主级的强者,这点神通还是有的。

    虽然距离这个世界还有不短的一段路,但是远远刑天就能够感受到在那里有着无数法则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并形成了一个恐怖的界域,而这个界域的存在凝聚成一道巨大的天幕,覆盖了整个世界,或许那无数力量交织而成的界域便是这个世界形成的原因。

    “龙,巨龙,这里怎么会有如此众多的巨龙,之前我们所遇到的那些巨龙难不成就是出自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远古之地吗?”看着眼前这个充满着无数巨龙的黑暗世界,陆展元忍不住心中的震骇喃喃自语着,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也打破了自己心中对远古之地的幻想,让他的心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葬龙渊,我早就该想到了,在遇到那恐怖的死气之时就应该想到这个远古之地就是葬龙渊,古龙葬地再强也无法与葬龙渊相比,葬龙渊是远古所有龙族最终的葬地,无论是那一个时代,那一个文明的巨龙当它们的生死即将走到尽头之时都会进入葬龙渊,古龙葬地那仅仅只是为了守护葬龙渊而存在的!”一道声间从地神教副教主的口中响起,而此时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高兴,有得则是无尽的失落。

    葬龙渊,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名,刑天也不知晓,不过对于那些曾下苦心研究远古的强者来说却不同,很多人都知道葬龙渊,在听到地神教副教主的这番话语后,他们的脸色也都变得异常难看,葬龙渊虽然也是远古之地,之中也有着无尽的传承,但是这传承却是针对于龙族的,而在场的众人之中根本没有龙族的存在,就算是他们得到了龙族的传承又有什么用,对他们来说龙族的传承根本就不适合自己修行,或许在葬龙渊之中有着诸般宝物,可是实力到了他们的程度时,宝物虽然很不错,却没有传承来得重要。

    “怎么会这样,费了这么大的心力与付出,难道找到的只是葬龙渊吗?”陆展元嘴里继续喃喃自语着,而他的心神却是承受着巨大的冲击,此时他的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一种可笑的想法,自己之所以一直都没有等到援兵,或许不是那些人有私心,而是永恒天朝军部主动放弃了这一次的行动,因为他们知道地神教不会有什么太好的收获。

    虽然这个想法听起来有些可笑,让人难以置信,不过陆展元的心中却认为事情十之**有可能是这样的,也只有这个理由方才能够解释出来为什么那些镇守将军会对自己的求援视而不见,为什么他们放着巨大的利益而不动心,唯一的解释便是他们得到了军部的命令,不能前来寻宝,或许他们也从军部那里知道这里的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