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节 世界之力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节世界之力

    “等,你们都不机再多说了,这就是命令,只要刑天与这个疯子的对决没有结果之前,只要那异域的混蛋没有逃跑,我们都静观其变,就算是有再大的意外出现,我们依然保持沉默,不做任何反应,就这样静静地冷眼旁观!”

    能够做到这尊副教主的心态之人那是少之又少,毕竟不是任何强者都能够如此冷静地面对一切危机,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的危机,要知道如今地神教众人可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他们所面对的压力一点都不比刑天少,刑天所面对的那是外在的压力,是实体性的压力,而他们则是来自于内心,来自于心神之上的压力。

    此刻,异域强者也出现了争论,是离开,还是继续隐藏,这成了他们争执的焦点,原因也正是因为伪道主这番怒吼,让他们一个个不安起来,仿佛是在暗中有着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让他们一个个心头仿佛被巨石所压着一样。

    对于伪道主的这番怒吼,刑天并没有在意,就算是没有这番怒吼,刑天也知道在暗中一定有着很多强者在盯着这一场对决,所以他并没有被这怒吼声所撼动心神,伪道主的那点阴谋诡计丝毫没有给刑天造成影响,刑天手中的道器依然如同闪电一样地劈斩着。

    一剑落下,伪道主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惨叫,一道恐怖的伤痕出现在了他的身上,鲜血不断地从伪道主的身上流下来,虽然刑天受到了战魂的袭击,身体受伤,可是如今伪道主的伤势可要比刑天更重,刑天能够依靠着自身那强悍的恢复力坚持下去,可是这尊伪道主却不行,那怕是刑天手中的道器失去了本源,但是依然有着一丝丝大道气息侵蚀着伪道主的身体,让其无法恢复伤势,体力不断地被削弱着。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依靠着战魂的力量来斩杀刑天这个疯子,那最先倒下的一定是自己,既然已经走上了这么不归路,那也只有动用神国的最后力量了!”心念一动,战争神国的上方出现了一副巨大无比的图卷,在这图卷之上有着清晰可见的山川河流,如同是一个小世界的投影一样,这就是战争神国的本源。

    当这图卷出现之时,一股恐怖的压力瞬间碾压在这片虚空之中,不仅仅是身在战争神国之中的刑天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就连那些远远躲藏着的各方强者,他们同样感受到了来自于战争神国散发出的那恐怖压力,这份压力的出现让他们为之心惊。

    “难道自己真得暴露了,引来了永恒天朝这个疯子的疯狂报复不成?”一刹那间,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来,毕竟他们受到了这个疯子的攻击,虽然仅仅只是一阵威压,但是这也足以让他们心生恐惧。

    “咦!这是世界之力的投影,难道说那副图卷是由一方小世界所凝炼而成的,若是如此这永恒天朝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刑天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份压力的来历,毕竟刑天自身就拥有强大的内世界,对于世界之力那自然是无比熟悉,只是与自己的内世界相比,这图卷之上的世界之力还是弱小得很,毕竟这个图卷之中的世界之力是死的,而刑天的内世界却是拥有着无尽的生机,两者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上,不能相提并论。

    当然,做为对世界之力十分熟悉的刑天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视之心,再小的世界之力那都拥有着恐怖的杀伤力,更何况这世界还被炼成了战争神国,拥有着数不胜数的战魂,刑天若是敢小视这战争神国,那绝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是他自己的生命。

    在这个时候,刑天所面对的已经不再是这尊伪道主的力量,而是伪道主用自身力量所摧动的世界之力,一般情况之下世界之力是很难完全集中到一起,而现在不同了,这个伪道主已经疯了,根本没有任何的顾及,疯狂地将战争神国的所有力量都摧动起来,而这全面发动的力量能够爆发出让人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力。

    “混蛋,看来这个疯子真得是要想与我同归于尽,不能再等待了,要不然等这世界之力爆发,那后果不堪设想,给老子去死吧!”刑天怒吼着手中的道器化为一道流光向伪道主飞斩而去,血光一闪,刑天手中的道器已经出现在了伪道主的身前。

    任是在这战争神国之中有着那无数战魂的阻挡,任是那战魂疯狂自爆所产生的冲击有多么恐怖,但是都没有能够阻挡住刑天手中的道器的突击,仿佛在那一瞬间,刑天手中的道器破开了空间直接出现在了伪道主的身前,躲过了那冲击波的阻挡。

    是的,事情的确如此,在刑天沉喝的一刹那间,刑天的空间法则全面启动,全力加持在了自己手中的道器之上,直接破开空间对这尊伪道主行那一击必杀之力。

    这一次刑天敢如此放心大胆地动用空间大道之力,其实还要感谢这伪道主的疯狂,若不是这尊伪道主失了心神要与刑天同归于尽,命令那无尽战魂自爆,让整个战争神国变得混乱不堪,刑天可不敢这么疯狂,要不然他的手段一出,立即就会被暗中的那些强者所看穿,这对刑天可不是什么好事,暴露的手段越多,对刑天来说越是危险。

    剑光闪过,刑天手中的道器直接出现在了伪道的身体之上,在血光消散之后,一柄血色的长剑盯在了伪道主的心藏之上,一身的精血疯狂地被这柄失去本源力量的道器所疯狂地掠夺着,而随着伪道主这一身精血的涌入,一丝丝本源开始复苏,道器那原本消散一空的本源之力竟然在恢复,这让刑天的心中不由为之震惊,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