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节 担忧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节担忧

    躲闪?不,现在这尊伪道主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他已经被刑天的神识给死死地锁住,在自己的主场被敌人的神识给锁定,这不得不说是他的悲哀,而造成这一切的却并不是刑天有多恐怖,而是怪这伪道主自己,若不是他将战争神国的所有力量全部都动用了,没有给自己留一丝余地,也不会陷入到这样的危机之中。

    落得如此的下场怨得了谁,只能够怨他自己太贪婪了,若不是他那么贪婪,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这时这尊伪道主的心中可是无比的怨恨,不仅仅在怨恨刑天的疯狂,也在怨恨血神道的那些混蛋背信弃义,更要怨恨暗中那些观望此战的高手不愿意站出来阻止刑天这个疯子,同样他也在怨恨那些与自己一同镇压界域战场的将军,是他们的见死不救方才会让自己陷入到这样的绝境之中。

    都到了这个时候,这尊伪道主依然在怨恨别人,没有反思自己的错误,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在别人的身上,不得不说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太以自我为中心了,而就算是他是永恒天朝的将军又如何,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给永恒天朝面子。

    不过能够被永恒天朝定为镇压界域战场的将军,这尊伪道主也有一定的能力,在看到自己陷入到绝境找不到出路之时,他一狠心做出了同样疯狂的决定!只听,他怒声大吼道:“刑天,你这混蛋想要本尊的命,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吧,还有你们那些在暗中观战的混蛋,想要混水摸鱼,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吧,给本尊爆!”

    疯狂之下的伪道主指使着那一尊尊战魂疯狂地向刑天冲去,然后一阵阵的雷鸣声不断地响起,一尊尊战魂直接自爆,强大的冲击波不断地攻击着刑天,大有要将刑天给埋葬的架式,如此疯狂的自爆之下,就算是刑天的肉身再强,就算是他的实力强大,但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肉身再一次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再一次承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疯了,这个混蛋疯了,他怎么敢这么做,他这是要与我们所有人为敌吗?”看到那尊伪道主的举动,听到对方那番疯狂之言,地神教的教主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沉喝着,不仅仅是他如此,所有暗中的强者都在疯狂地痛骂着这尊伪道主,因为这个混蛋的话,他们都感受到了一丝不安,都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之中,自己的所有计划只怕都将承受到巨大的损伤,甚至会直接破灭,而这些人之中最担的自然是地神教的强者还有那异域的强者,毕竟他们这两方的算计最多,也最容易失手。

    “副教主,我们动手吧,这个疯子这一吼,我们的计划只怕都要失败了,若是让那些异域的混蛋逃走了,我们的血祭大计就完全破灭,时间不等人,再没有精血的输入,只怕先前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化为流水!”一尊地神教的高手忍不住心中的那份担忧,开口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想要不顾一切地大战一战完成血祭。

    听到此言,那尊副教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仔细地沉思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不能动手,至少现在还不行,我们继续静观其变,虽然我们的计划出现了意外,但是事情还没有到那最坏的一步,我们得继续等待,你们现在仔细地盯着异域的那些混蛋,若是他们想要逃走,那就直接动手,若是他们继续隐藏,那我们则静观其变!”

    “副教主,这是为什么,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了!”有人忍不住地开口问道,而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人心中的疑惑,更是地神教诸多强者的疑惑,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副教主还是要继续等待,这让他们难以理解!

    目光扫视了这些跟随自己而来的人后,地神教的副教主长叹一口气说道:“你们以为我不想动手吗?我也想直接大干一场,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那样我们全盘的计划都会暴露,这对我们地神教来说可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你们觉得一但我们动手,那永恒天朝的混蛋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要知道在这片界域战场之中可不仅仅只有他这一尊镇守将军,惊动了整个界域战场的镇守将军,对我们来说威胁可就大了,而且现在刑天这疯子与对方还没有分出生死来,若是刑天这个疯子真得能够灭了眼前这个混蛋,夺了他的战争神国,那时我们就没有那么多的担忧,永恒天朝的注意力就会被天这个疯子所引走,我们就能够继续完成计划!”

    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还能够看穿事情的虚空,这地神教的副教主眼光的确够厉害,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有这么一尊敌人在暗中,对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随时随地都会有危险。

    “可是事情一但再出现变化,那我们岂不是更加被动,如今这种情况之下,只怕这一切都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掌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并不认为继续等待是好事,毕竟这个疯子可是将我们的存在给暴露了出来,以刑天那个混蛋的疯狂,只怕这一战又会出现新的变化,副教主对此我们可不能不防啊,毕竟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死!”

    没有人不畏惧死亡,虽然说这些人在加入到这个疯狂的计划之前就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打算虽有,但不代表他们愿意面对这样的情况,所以他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毕竟如今的局势变化的太快了,谁也不敢保证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新的变化,要知道他们面前的那两个混蛋都太疯狂了,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