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节 血屠
    第二千零四十一章节血屠

    为了道器,永恒天朝的这尊将军心中可是没有任何顾及,在自己一击没有能偷袭到刑天之时,立即挥手示意大军压上向刑天发动了冲锋,他要以是快的速度来结束战斗,在所有暗中的野心家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夺得刑天手中的道器。

    “你激怒我了,既然你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虽然面对着千军万马,但是刑天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恐惧,不过只是有一点点的不甘心,因为这个永恒天朝将军的出手让自己斩杀血神道那几尊半步道主的计划要落空了,更是难以斩了这个正在进阶的伪道主,给自己留下了诸般的隐患,所以刑天心中可是将永恒天朝这尊将军给恨之入骨。

    死,此人必须得死,这就是刑天的心思,也是他的决定,没有人能够在坏了自己大事的情况之下还能够全身而退,没有人能够偷袭自己而不付出代价的,现在此人两样都犯了,所以他必须得死,只有这样方才能够消刑天心中的那口恶气。

    虽然说刑天之前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刑天依然湍肝想到镇压界域战场的永恒天朝大军会对自己出手,这可是大大超出了刑天的想象,让刑天的处境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杀,大开杀戒,当最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后,刑天自然也不会有所保留,要放开手脚横扫千军,心念一动,刑天身上的庞大气血之力疯狂地运转起来,一阵血色的力量也在疯狂地暴发,一朵血云笼罩住了以自身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地!

    领域,这是刑天用血道法则所凝聚出来的血之领域,血之领域一出,被领域所笼罩的所有众生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笼罩在自己的心头,紧接着他们感受到自身的血液在沸腾,仿佛是要冲出自己的身体,让所有人都为之恐惧。

    “混蛋,刑天这个混蛋疯子,竟然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来,他这是想要将所有人给一网打尽,他就不怕得罪了所有势力,成为众矢之的吗?”那隐藏在暗中的诸多半步道主为之愤怒地大吼着,因为他们也被刑天的血之领域所笼罩了,若是不快点退出,他们也得承受刑天这疯狂的攻击,甚至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刑天这个混蛋的确该死,可是更该死的是永恒天朝那个混蛋,若不是这个混蛋心生贪念非要与刑天对决,那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让刑天这个疯子如此不顾一切地出手,永恒天朝怎么会派这个混蛋镇压这界域战场,这不是在给我们找麻烦吗?”

    正如此人所说得那样,对隐藏在暗中的所有半步道主来说,他们虽然痛恨刑天,不过他们原本就是带着邪恶目的而来,天生与刑天是处在敌对的位置上,刑天如此放大招他们也只能承受,但是对于永恒天朝那个混蛋,这些人则为痛恨,因为这个混蛋的出手,给了刑天全力暴露的机会,若是刑天能够逃过这一劫,事后他们连针对刑天的借口都没有。

    不过有人则是高兴了,而这些人自然是那些隐藏在暗中的异域强者,他们一个个因为担心这是一个陷阱,所以一个个都躲得很远,刑天的暴发没有让他们受到影响,至少刑天的血之领域湍肝将他们给笼罩起来,让这些敌人能够坐山观虎斗,而现在刑天与永恒天朝的大军都大大出手,这样的情况出现如何能不让他们高兴。

    “打吧,你们这些混蛋快点打吧,最好是一个个都拼个两败俱伤才好,我们正可以借机打扫战场,来个坐收渔翁之利!”不得不承认这些异域的强者想法是好的,可是他们想要做到这一点却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毕竟这天下可没有白得的好处,想要有收获,那就得有所付出,坐山观虎斗听起来是一个很美好的选择,可实际上若是他们真得选择这么做了,那他们也香精自己的选择付出惨重的代价。

    “血之燃烧,血屠天下,杀!”刑天一声沉喝,血云笼罩之下的所有生灵一身的鲜血开始燃烧起来,肉身失去了控制,而他们头顶之上的血云则趁机爆发出一道道的血影对他们发动了致命的一击,血道法则在刑天的手中瞬间爆发出了强悍的战力。

    对于半步道主来说,刑天的突然打击虽然来得很快,可是他们却能够抵挡得住,但是对于那诸多纪元之主来说则就不同了,一瞬间他们都失去了对自身血液的掌握,原本战场之中的纪元之主本已经受到了恐怖的打击,早已经是有些力不从心,再被刑天这一击,一个个纷纷倒下了,将自己的性命断送在这里,为他们的贪婪而付出代价!

    对于刑天来说,这些人的死活并不是刑天所在意的,刑天发动这一次大规模的攻击也不是针对他们,而是针对于永恒天朝的那些大军,毕竟一群散沙就算是再怎么有野心都没有用,他们凝不成大势,可是一群有组织、有纪律的大军则不同,若是让这些大军冲锋起来,对刑天来说可就会形成威胁,所以刑天这一次出手就是将他们给一网打尽。

    “刑天,你这混蛋给我住手!”看到刑天所施展的恐怖血云将自己手下的大军给笼罩起来时,正在攻击刑天的永恒天朝将军终于急眼了,他可以无视战场那些宗门弟子以及散修的死亡而坐视不理,可是他却无法无视自己手下的死亡,要知道这些大军可是他的直属,是他的真正心腹,若是这些大军被刑天给一网打尽,那他用无尽岁月所培养出来的大军将会全军覆灭,再也无力镇压这片界域战场,接下来他的下场也就是可想而知了!

    一个没有手下的将军,还是将军吗,谁还会将他放在心上?就算是永恒天朝的高层不对他惩罚,他也无力在这里立足,毕竟镇压这一方界域战场的可不仅仅只有他一个将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