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章节 伪道主
    第二千零四十章节伪道主

    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道器的诱惑,那怕是道主也是如此,特别是刑天所面对的还只是一个最弱的道主,一个没有道器的道主,而且道器在刑天手中双发挥出如此力量,这就更加让他难以放下心中的那份贪婪之念,更加让他痛恨刑天为什么会有那么好的机会,能够从血神道的道子手中抢到一件完整的道器,而自己却没有这份机缘。

    道主,镇压界域战场的这尊永恒天朝的将军是一尊取巧而来的道主,因为他根本没有祭炼属于自己的本命道器,仅仅只是完成了自身的积累,可以说他是最弱的道主,没有道器的伪道主,如今有这么一件道器就在自己眼前,他如何能不心动,可偏偏自己又受永恒天朝军规的约束不能够轻举妄动,这让他不由地第一次痛恨起自己的身份来,若是没有这个身份,自己就能够无所顾及地对刑天大大出手,夺了对方手中的道器。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刑天所要轰杀的那尊半步道主可是暴发了,原本他指望着永恒天朝这尊将军出面能够迫退刑天,而现在没有了这份希望的情况之下,他心中的恐惧全面暴发了,失去理智一样地疯狂反击,与刑天正面对战。

    不得不说人在绝望之下都会暴发出自身的潜力来,在看不到生存的希望之时,这尊血神道的半步道主就暴发了,一身力量疯狂地狂泄而出,搅动着天地风云,与刑天一时间打得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那怕是刑天再怎么暴发一时间也斩不了他。

    对于血神道这些半步道主来说,成也宗门,败也宗门,正是因为他们有着宗门做为依靠,所以他们很难遇到真正的生死危机,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之下,他们想要暴发潜力那自然就十分困难,所以他们的修为一直就卡在半步道主的程度之上,而现在他们却有了这个机会,至于他们能不能把握住那就另当别论了,至少眼前这尊半步道主把握住了,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全面暴发了自身的潜能,只要他能够在这场大战之中活下来,那就有机会突破自身的瓶颈,能够有望冲击道主之尊,当然若是他想要取巧也能够无需那无尽的积累一步登天成为道主之尊,只不过那只是最弱的道主,没有本命道器的伪道主。

    真正的道主之路那是身体与道器所积累的大道气息相同,两者一直都处于平衡状态,而伪道主不同舍弃了自己的本命至宝的蜕变,将所有的积累加注在自身之上,虽然生命得到了蜕变,可是本命至宝却失去了蜕变的机会,日后就算想要弥补也十分困难,所以这样的道主就是最弱的存在,甚至只能是伪道主,只要稍微有野心的人都不会选择走这条道路。

    一阵对战之下,这尊血神道的半步道主渐渐从疯狂之中清醒过来,当看到自身的处境之时,他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抓住了机会,可是机缘、气运却没有站在他这一边,如今他面临着刑天的绝杀,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他想要活命只有在进阶之上做出取舍。

    “算了,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日后,最弱的道主那也是道主!”想到这里时,这尊半步道主心念一动直接抽取了自己本命至宝之中所积累的大道本源气息加注于自身,借助着刑天所给自己带来的压力直接进行着肉身的蜕变!

    “完了,血神道这一次又赔大了,一尊抓住机会的半步道主就这样走上了不归路,为了活命要成为一尊伪道主,血神道为他的自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看到血神道那尊半步道主身上的气息变化时,很快暗中观战的一些半步道主都为之暗叹不已,他们在羡慕对方有这样的机会之余又在惋惜,毕竟这太不值得了。

    气运,这就是气运不足的下场,血神道虽好,可是一个中等的宗派没有得到大气运的情况之下自然不可能让这些半步道主有证道的可能,那怕是这些半步道主抓住了机会,但最终却依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不得不说是他们的悲哀。

    血神道这尊道主的变化则给了那永恒天朝将军一个借口,只见此人脸色一变怒声喝道:“刑天,你太放肆了,竟然敢断人机缘,削弱我永恒天朝的实力,你这是要与所有半步道主为敌,要与整个长生界为敌,你真得是罪该万死!”

    说着这尊将军对刑天则是大大出手,挥起手中的残破道器便对刑天发动了攻击,虽然他找到了借口,可是所有人都明白此人的真实用意,不过这个时候却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毕竟历史是胜利者所书写的,若是他能够斩杀刑天,夺了刑天手中的道器,就算是永恒天朝也不会对他严惩,毕竟此人为自己找了一个好借口,不堪这他若是失败,那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身死魂消,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这就是贪婪的下场。

    明知道这其中的危险,可是永恒天朝的这尊道主,不,是伪道主依然对刑天动手了,这就是道器对他的诱惑,或许有些半步道主能够忍受住这份诱惑,可是对于这样的伪道主来说他们却无法忍受,因为他们很难再有机会弥补自身的缺陷,重新祭炼属于自己的本命道器,所以道器对他们的诱惑就变得无比强悍,让他们心神为之失守。

    一瞬间,刑天的心中也爆发出无尽的杀意,对他来说这可是赤/裸/裸的挑战,虽然说刑天并不愿意与永恒天朝这个庞然大物对上,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刑天也没得选择,敌人要战,那便战,他不畏惧任何的挑战,既然自己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刑天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且刑天明白这仅仅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自己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