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节 不安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节不安

    沉寂,很快众人又陷入到了沉寂之中,大家都在思考着这个说法会不会是真的,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着,过了片刻,又有人站了出来沉声说道:“这个说法或许真得有可能发生,不过我同样也有一个想法,永恒天朝或许是有意引我们入局,要知道近数十万年来每一次的界域大战都是我们主动挑起的,而这一次却洽洽相反,是由永恒天朝的那些小辈挑起来,若说他们没有阴谋那是不可能的!”说到这里他的语音为之一顿,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又口气又说道:“有可能他们真得找到了远古遗址,而且还找到了开启远古遗址的真正方法!”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为什么说永恒天朝的那些混蛋找到了远古遗址,并找到了开启远古遗址的方法,要知道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与努力依然没有到到丝毫踪迹!”一道声音从人群之中响起,而这些所有人的脸上也都带着无比震惊的神情。

    “还是那句话,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今永恒天朝已经掌握了主动,我们所有人都已经成为了他们手中的棋子,现在我们的生死只怕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我怀疑永恒天朝这些混蛋急于再次引发界域大战为得便是开启远古遗址,要知道在远古秘术之中有一种十分邪恶的秘术,那就是血祭,用苍生之生来强行破除一切禁制!”

    很快又是一阵沉寂,这个说法实在是太恐怖了,让这些半步道主都为之惊骇,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生死,谁都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要不然最终他们这些人都将身死魂消,成为血祭的养分,这可不是他们所愿意接受的结果。

    逃!一瞬间这些半步道主的心中都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不过很快他们都为之苦笑地放弃了,因为他们都明白若是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们这些人早已经被永恒天朝给盯上了,他们若是留下来,那还有一线生机,若是急于逃跑那就是十死无生。

    “混蛋,永恒天朝这些混蛋太阴险了,竟然做出这等下流的事情来,我们不能够坐以待毙,大家都全力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要不然我们可都得身死魂消在这里,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我们也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消息传递回去,不能让永恒天朝的阴谋得逞!”

    “住口,你这混蛋想死,那自己去死好了,不要把我们大家都给牵扯进去,你以为永恒天朝那些混蛋会给我们传递消息的机会吗,至于你说得解决办法,那更是可笑至极,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意为着永恒天朝已经完成了一切准备我们不动则罢,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轻举妄动,那就是十死无生,我们只能静观其变,等待一切的爆发,若是远古遗址真得出现,那方才会有我们的一线生机!”

    血神道的诸多半步道主可不知道界域战场之中有了这么一番的变化,他们正在疯狂地寻找着刑天,毕竟刑天身上可是有着他们血神道的道器,那可不容有失,而他们却不知道死亡正在一步一步地逼近他们,不知道一场阴谋正向他们而来。

    血神道的半步道主出现了,让整个东域一方的界域战场出现了变化,一场风暴开始凝聚,而这场风暴可不仅仅是会让永恒天朝为之震惊,甚至会让整个长生界都为之震荡起伏。

    血神道的半步道主出现了,刑天自然也不会继续隐匿在暗中,毕竟想要在长生界之中立威,那可不是凭偷袭能够做到的,这需要真正的正面对决,一场死亡对决,所以刑天离开了地灵宗进入到了界域战场之中,搅动天下风去。

    界域战场这可是一个古老一直存在的战场,在这战场之中有着我尽的杀气,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殒落在这里,可以说在整个长生界之中能够与这界域战场还杀气浓烈的地方可是少之又少,血神道之所以会进入这里,那也正是看中了这战场那浓烈的杀气可以加强自身,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刑天同修三千大道,在任何地方大战对刑天来说都不会受到影响!

    血神道在东域界域战场之中的隐秘驻地里,那些自以为行动隐秘的半步道主一个个都聚集在一起正在商量着如何灭杀刑天的方案,对他们来说这可是自己的任务,不容有半步差池,要不然血神道可就要丢人丢大发了,再一次浪费灭杀刑天的机会。

    “诸位,如今刑天那个混蛋已经显身于界域战场之中了,我们得加快速度,一定要在其他人找到刑天之前将其毁灭,夺回属于我们血神道的道器,要不然一但等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混蛋出手,我们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一道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平静的局面。

    “是啊,我们的确不能够浪费时间,要知道时间不等人,虽然我们的行动十分隐秘,可是刑天这疯子这一显身,这里立即将会成为风暴的中心,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知道界域战场可有着各大宗门的弟子,他们一定会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而地神教离这里十分近,一但他们动手,我们的计划可就白费了,依我看,我们用不着做什么商量,也不会有什么计划,直接现身用暴力直接拿下刑天这个混蛋,只要我们拿下这个疯子,那些暗中的混蛋就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我们背后是血神道,他们多少要有所顾及!”

    “想法是好的,可是谁又能够保证这不是一个陷阱,刑天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正大光明地出现在界域战场,他难道会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凶险吗,我怀疑这一切是刑天那个疯子所布的局,我们要小心提防,以妨意外发生才行,毕竟这不是小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