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十九章节 震撼
    第二千零十九章节震撼

    拿下陆柏,将其送交给地灵宗,那自然可以得到地灵宗的友谊,如此以来刑天便有很大的机会得到对方的认可,甚至是能够让自己借机混入到地灵宗之中,不过刑天不会这么做的,身为强者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这是强者所应有的心境界,没有这样的心境,那根本不佩称之为强者,只是一个不错的高手而已。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你就不怕我将你拿下来送到地灵宗吗,要知道这样能够让我得到地灵宗的友谊,毕竟对每一个宗门来说叛徒都是最可恨的,只要能够清理叛徒,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你难道就没有想到过这些情况的发生吗?”

    “想过,可是我没得选择,只要能够报仇,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而且我明白如果这一次我都不试一试的话,恐怖这辈子都没有报仇的希望了!”陆柏老老实实地回答着刑天的提问,不敢有丝毫的隐瞒,要知道以他的那点实力若是想要隐瞒,那实在是太可笑了,所以他只有老老实实地回答,而且这也都是他的心声。

    “如此说来日后若是你从我这里也得不到报仇的力量,那同样也会叛逃而去?”刑天脸色突然为之一变,气势瞬间为之大变,一道恐怖的威压自他身上疯狂地暴发出来。

    在这一瞬间,陆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仿佛是有一座大山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头之上,努力地吸了一口气后,陆柏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若是无法从前辈身上得到报仇的力量,那我同样也会选择离开,为了报仇,我愿意付出一切!”

    刑天是何等的修为,自然一眼就能够看穿一切,洞察陆柏的一切心思,听到回答后,刑天点了点头说道:“好,很好,你的回答我很满意,虽然你的说词让我有点不高兴,但是至少你这小辈没有试图要欺骗我,这很难得。”

    这番询问其实就是刑天对陆柏的另一次考验,若是在这番询问之中他有任何的掩饰那都将会失去成为刑天弟子的机会,至于说报仇的力量,刑天从没有认为自己会给不出来,只是前题得陆柏自己争气,要是他自己都不争气,任由自己给他再多的资源,再强的功法大道都没有任何用处,人自强方才能够强大起来!

    “晚辈不敢欺骗前辈!”陆柏连忙诚惶诚恐地说道,若说他心中没有一点恐惧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面对的刑天是一尊实力强大的存在,而且他心里更加明白叛宗,叛师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这更让他心中有所畏惧与不安!

    对于陆柏的反应,刑天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算了,你勉强算是通过了我的考验,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有些话那我就直接说了,我并不是地灵宗的人,甚至不是地神教的人,或许在有些时候会成为他们的敌人,这一点你可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其实,在陆柏看到刑天之时心中就有过这样的念头,只是之前那只是他的猜测罢了,而现在得到了证实,对于陆柏来说,他加入到地灵宗为得只是想要报仇,但事实证明地灵宗并给不了他报仇的力量,无论他在地灵宗怎么努力,都得不到报仇的力量,为了报仇他可以不顾一切,可以付出一切,这一点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那怕是日后遭受到地灵宗的追杀,他也并不在意,只要能够报仇一切都不是问题!

    “敢问师尊高姓大名!”很快陆柏则是为之高兴起来,他虽然执著,但并不是傻子,在清醒过来之后立即明白了刑天这番话的意思,于是连忙再一次转变了称呼。

    “你不要急着叫我师尊,你虽然通过了我的考验,但这仅仅只是最弱的考验,所以你还没有资格成为的弟子,想要成为我的弟子,你至少得有神帝的实力,不过只是一个老师,我还是当得起的,你现在只是跟我学习!”刑天平淡地说道!

    老师与师尊并不是一个概念,所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师,其实指得是师父,师父所传授的那是自己一身的所学,而老师则不同,只是负责传授一部分特定的知识而已,对于刑天来说,他并不认为现在的陆柏有资格传承自己的一身所学。

    三千大道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继承的,最重要的是那怕是陆柏现在通过了刑天对他的考验,但是刑天依然不会真得相信他,人心隔肚皮,刑天可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对于收徒自然是要小心谨慎,当年那诸多传承了他三千大道的众人,在他最危险的时刻一个个都选择了背叛,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很久,可是依然烙印在刑天的心中,所以对于陆柏,刑天自然要小心谨慎对待,不会再步以前的后尘,不想再教出一个白眼狼来,让自己受到反噬。

    陆柏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他却不敢表现出什么来,而且他也明白之前自己的回答有多么危险,没有任何强者愿意收一个随时都可能叛师之人为徒,而且老师也并没有把话说死,只要自己努力,那依然还是有希望拜在老师的门下,所以他心中还是有着一份希望。

    当想到这里后,陆柏则是再一次跪拜而下,大声说道:“见过老师!”

    对于陆柏的反应,刑天可是全都看在眼中,虽然说那一丝失望让刑天对陆柏并没有太多的认可,不过至少陆柏眼中没有怨恨,所以总体来说他的心性还可以,只是需要继续磨砺,最重要的是陆柏之人依然没有看穿这个世界的根本。

    失望,以他之前的回答,他有什么资格失望?没有,他一点资格都没有,也就是刑天这样一个心胸开阔之人,若是改了其他任何的纪元之主强者都不会理会陆柏,一个小小的神王是没有资格在纪元之主强者面前表露出这样的神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