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十章节 疯狂再现
    第二千零十章节疯狂再现

    刑天的疯狂让所有观战的纪元之主都不得不恐惧,他们这些人生活在长生界,生活在东天域之中也有很长的岁月了,可是他们还从来都没有亲眼看到过如同刑天这样疯狂的人,这一次天宝秘境之行的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疯子,让他们如何能不感慨万分。

    感慨归感慨,但是他们却有自知之明,至少他们是不会轻易去招惹刑天这个疯子,那怕是那个一直都在叫嚣的血神道的盟友也只是打嘴炮而已,根本不敢展开实际上的行动,因为他同样明白自己不是刑天的对手,上去了那也只是自取灭亡罢了。

    血修罗在不停地躲闪着,而刑天则是疯狂地攻击着,两人的本源都在疯狂地消耗着,不过刑天有着强大的内世界存在,而且同修三千法则之力,本源之强大那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那怕是支撑如此恐怖的消耗,而刑天的攻击却一点都没有降低,可是血修罗却支撑不下来,毕竟他的力量是会献祭所换三类的,这样的结果让他为之疯狂!

    “不可能,你的本源怎么可能如此强大,你身上有恢复本源的道器,要不然怎么可能比得上我献祭得来的力量还要强大!”此时血修罗有些恐惧了,他简直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切,但是此刻根本没有留给他继续多想的时间,毕竟他在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刑天越是强大,对他来说越是危险,这让他无法过于分心他顾!

    对于血修罗来说,他如今的想法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拖延足够长的时间,等到血神道的其他高手赶到,否则今天,真有可能是他的死期,纵横了无数岁月的他将会彻底殒落在这天宝秘境之外,被一个境界低于自己的敌人斩杀!

    刑天淡然地看了血修罗一眼,平淡地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长生界如此广大,你所知道的又能够有多少,你是想拖延时间等待血神道其他高手的到来吧,可惜你看不到他们了,在他们出现之前,你是必死无疑献祭来的力量是有限的!”

    刑天说得没有错,献祭来的力量是有限的,那怕是血修罗献祭所得到的力量再强大,但是它都有一个限度,而现在这份力量正在不停地消耗着,已经支撑不了血修罗再这样继续浪费下去了,一但这份力量消耗一空,也就是血修罗的死期。

    “不,我不能就这样认输,不能死在这样一个混蛋的手中,就算是死,我也要拉这混蛋同归于尽!”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情况之下,血修罗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当血修罗的心态有所变化之时,他的身后直接浮现出了无数大道符文,那诸多大道符文快速在融合,没过多久便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大道虚影,而这道虚影之上给人一种无比厚重,无比凝重的感受,仿佛是要粉碎一切,这就是血修罗所领悟的力之大道所凝聚出来的大道虚影,力之所及可粉碎虚空,毁灭一切!

    在这一刻,血修罗的力量当真是已经提升到了自己的极限,甚至已经飙升到了他所未能掌握的境界,也就是半步道主之主的道主之境才能拥有的战斗力,而这也是血修罗用献祭的秘法所得到的力量,只不过这股力量只能够支撑他爆发一次,而隐患巨大,虽然说能够让他的实力瞬间暴涨,能够让他拥有超越极限的战斗力,但是一战之后,他的本源却是会直接消散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他的本源直接将会被永久性消耗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的本源将会永久消失,对于血修罗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若是没有机缘,这意味着他永远都没有机会证得道主之尊,一生都将被困于半步道主的境办之上,而能够恢复本源的机缘那是何其之少,若不是真得到了必死之境,血此伏彼起罗是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毕竟他的本性没有刑天那样疯狂!

    “刑天,我就不相信你能够挡得住我这样的一击!”血修罗此刻因为本源永久性消失而疯狂了,愤怒地咆哮着,金色的拳头此刻已经发生了变化,由原本的黄金转化为暗金,一拳轰出,那拳劲之上裹挟着无数的大道符文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大道之影,这恐怖的一击直接在这片虚空之中掀起了滔天的狂潮,让整个虚空都为之颤抖。

    这是最后的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这就是血修罗此刻的念头,因为他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也看不到一点生存的希望,所以他狂暴了,疯狂了,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量要与刑天同归于尽,就算是斩杀不了刑天,那也得给刑天留下恐怖的伤势,断掉刑天的生机!

    想法是好的,不过再好的想法也不见得能够实现,不能实现的想法那只是幻想,妄念!而如今血修罗的情况则限能够与之对应上,到了这一步他依然没有看透一切,没有看到刑天一直都在隐藏实力,若说是那些一直都在观战之人无法看透刑天的一切这还有话可说,毕竟他们没有真正与刑天正面对抗过,不了解刑天的真实情况,可是血修罗不同,他已经与刑天疯狂地战斗了这么久,却依然没有看透这一点,这只能说明他的心神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刑天所牵引,已经失去了冷静,正是这样他方才会看不透这么明显的问题。

    一个人若是在战斗之中失去了冷静,那意味着毁灭,意味着死亡,而血修罗正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若是他不做出这样疯狂而无知的决定,那何许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甚至是有可能等到血神道诸多高手的出现,可是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冷静,在暴怒的心境之下选择了这么一条必死之路,一条真正的灭亡之路,而这怨不得别人,只能怪他自己不够聪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