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节 道器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节道器

    虽然明白自己已经输了,可是做为血神道的道子,血神子却不能够认输,更不能投降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坚持下去,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刑天就算你真得是纪元之主,那又如何?这里是天宝秘境,容不下纪元之主的存在,你能够进来,那就说明你的实力受损,有伤在身,这样的无敌状态你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你依然会死在这里!”

    血神子也算得上是天资聪颖之辈,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猜出了刑天有伤在身,不过他却猜错了一点,刑天所表现出来的并非是无敌状态,以刑天的肉身,保持这样的状态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就算是刑天有伤在身灭杀集市所有的生灵也是举手之劳而已!

    不过,血神子的猜测虽然是大错特错,可是他的这番话却激起了很多人的野心,对于那些与血神子一样的天之骄子来说,他们都相信血神子说得没有错,刑天绝对有重伤在身,而且像这样的‘无敌’状态也坚持不了多久,一想到这里时,众多天之骄子一个个则是有些蠢蠢欲动,若不是他们还没有弄清刑天的真实情况,只怕他们已经忍不住跳出来为血神子挡灾了,毕竟刑天这样的纪元之主对他们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

    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我能否坚持下去你是看不到了,你敢如此,想必还有底牌,拿出来吧,让我看看血神道为你这道子准备了什么样的护身符!”

    身为各大宗门所培养的精英,很多天骄的身上都有着宗门所配给的护身符,做为自己的杀手锏,让自己能够在身陷危机的时候有保命的能力,做为血神道的道子,血神子自然也不例外,护道之人虽好,但是谁也不能够保证护道之人的存在能够随时都在身边,而这护身符自然也就是第二道防备措施了!

    “好,一个身受重伤的纪元之主也如此嚣张,只怕你看到了我的底牌后就不会再有现在这么大的底气了!”被刑天一步一步逼到绝境的血神子此刻也湍肝什么好保留的了,他一步一步地走上向去,在他每一步踏出之时,他身上都随之爆发出恐怖的气息来,这气息可不是之前那些连刑天一击都接不住的神帝所能够与之相比的,几步之下血神子的气势则是到了巅峰之境,而他的实力也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升,直接从神帝初期到了神帝巅峰之境!

    当看到血神子如此疯狂的变化时,所有在暗中观战的诸多天骄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都明白血神子的这番转变意味着什么,疯了,血神子这混蛋也疯了,居然想要逆天而行,想要血祭道器,难道他想一个人逆杀纪元之主吗?

    当有了这个想法之时,那些天骄一个个都要为之失神,那怕是在英杰辈出的永恒天朝之中,能够做到以弱胜强,跨大境界而屠杀笔人的也是凤毛麟角,就算是刑天有伤在身,那依然是纪元之主,在境界之上对他们这些神帝有着先天性的压制!

    诸多天骄的心中不由地疑惑起来,血神子这混蛋的信心是从那里而来,难不成就依靠着一件残缺的道器,就想要逆杀纪元之主,这未免有些太自大了,就算是血神子如今的情况十分危险,但是以血神道的底蕴,血神子想要逃走也并非难事,血神子为什么要如此拼命?

    不在其位,不知其害,血神子身为道子,虽然位高,但同样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毕竟利益与付出是成正比的,在他的指挥之下,血神道一次性被屠杀了上百尊的神帝天骄,这份责任之重,是血神子所无法背负的,他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想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伤,那只有放手一搏,只有逆杀刑天,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不过只是依靠着一件残缺不全的道器,你就想要逆杀我刑天,真是可笑至极,就算是我有伤在身,也不是你这样的蝼蚁所能够对抗的,今天就让你知道纪元之主与神帝之前的差距有多大,让你也能够死得明白些!”刑天缓缓开口说道,以他的眼光,仅仅只是一眼就直接看穿了血神子提升自身境界实力的真实底牌!

    以弱胜强,逆杀强者,刑天可是真正做到过,至于道器,刑天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到,别说血神子手中只不过是一件残缺的道器,那怕对方手中是一件完整的道器,刑天也不会震惊,非常的道器再强大,那也不是灭世道器的对手,要知道刑天可是吞噬了一件灭世道器的存在,又怎么会被这区区的手段所吓倒。

    “好,战吧,你们这两个混蛋最好是两败俱伤!”那一尊尊隐藏在集市中的天骄在听到这一番对话后,一个个都显得无比的兴奋,他们都在为刑天受伤之事而高兴,这可是解决了他们心中的大问题,让他们都为之疯狂,若不是现在血神子血祭了道器,只怕他们已经冲杀出来,对刑天来一场新的围杀之战,将刑天彻底留在这里!

    虽然说这些天骄的手中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杀手锏,但是他们却不想就这样浪费掉,所以他们在忍耐,在等待,等待着刑天与血神子来一场生死对决之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不得不说,刑天说得没有错,这些天骄都只是一群蝼蚁,一群连事情的根本都看不清的蝼蚁,刑天真得那么好杀吗,就算是刑天有伤在身,而他们又有谁有信心可以逆杀纪元之主,更何况他们之间都各有打算,指望他们这些散沙一样的存在来围杀刑天,那真得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他们若能够成功,纪元之主那就更没有什么什么威胁可言!

    可惜,这些天骄只看到了利益,没有看到隐藏在利益背后所蕴藏的巨大危机,更没有看到这一切其实都不过是刑天有意而为之的结果!(未完待续。)